范兴却继续得意的说道:“并且申真真已经答应我了,这周周六晚上一起去小旅馆,他妈的劳资终于要告别第一次了。”

  这个我倒是不怀疑,申真真这货啥事做不出来?不过我纳闷的是这申真真不是说上次做为了体验吗?那这次是为了什么?我虽然猜到了她会再次体验(从她对我说的话里就可以看出来),但我还是有些怀疑,这货是不是喜欢上了这种感觉?我很想问问他们周六去哪个小旅馆,然后悄悄跟踪一下,看看申真真究竟他妈的是有多极品,可是我纯洁的心灵却不允许我问出这个问题,于是我只能暗暗的忍住,然后不停的感叹申真真的魄力。

  范兴一个劲的傻乐呵,我却一个劲的心里发堵,因为这申真真和范兴是我一手撮合的啊。

  终于等到了中午放学,我跟魏楠等人打了招呼,就打算去二三班找欣姐去,看看能不能要回属于我的大豆腐,同时探探欣姐那神秘的身世。

  可是没等我走到二三班就又碰到了刘航那B,这B跟在一看起来很牛B的人旁边,我用我脚指甲缝里面的灰都能想到,这货肯定就是传说中的大哥于进了。

  刘航直接指着我说道:“老大,就是这小子。”

  于进停下了脚步,看着同样停下脚步的我说道:“军哥啊,久仰大名啊,这正准备去你们班里找你呢,想不到就在这巧遇了,咱们可真是有缘啊。”

  我心里咯噔一下:这于进原来是个笑面虎!这种人最他妈的不好对付了。于是我转身就想跑,好汉不吃眼前亏啊。

  可是于进手下的两个小弟立马就冲上来按住了我,一人给了我一脚,还骂道:“老大看得起你,你他妈的还敢跑?”

  两人的动静立马引起了一些人的驻足观看,刘航立刻骂道:“看你们麻痹的看,赶紧都滚。”

  人们一哄而散,原地空空荡荡。

  于进皱了皱眉,说:“这儿影响不好,咱们去这个教室里吧。”

  说着就带头走进了旁边的一个教室,然后我就也被押了进去。

  没想到大中午的居然有人不吃饭,正在梳头,是个美女,还他妈的是个熟人,但我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因为这个女的居然是我第一次通宵时遇到的那女的,对,就是嘲笑我是土包子的那货。

  那女生见教室一下子涌进这么多人,吓了一跳,待看清了来人后才说道:“于进,你大爷的来我们班做啥。”

  于进似乎没想到这个班开有人敢跟他这么说话,便看了过去,这一看却惊了,道:“巧姐,你怎么在这啊。”

  巧姐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梳子,似乎对于进有些不满:“这是老娘的教室,你说老娘该不该在这?”

  最l新章}f节上●酷匠7网=.

  于进便道:“那巧姐你忙,我换个教室就是了。”

  巧姐转眼就又看到了我,问道:“你们要收拾这个兔崽子?”

  于进点了点头:“处理一点小事。”

  我心里波涛汹涌,这尼玛似乎也是个牛B人,他妈的哥都惹了些什么人?

  巧姐似乎突然来了兴趣:“那你们就在这处理吧,我看看。”

  于进似乎有些不明白巧姐为什么态度转变的如此之快,但还是点了点头,直接就在讲台上坐了下来,然后抽出了一根烟。

  我本来以为他会自己点上抽两口,然后跟我算账,没想到他竟然将烟递到我面前,问:“军哥,抽不抽?”

  我心里被吓坏了,正所谓咬人的狗不叫,这于进摆明了不是那种乱叫的狗!

  但是这烟是几个意思?莫非示好于我?示好为什么不把我放了,反而还要押着我?

  我心里还在思考呢,旁边一个小弟就照我头上拍了一下:“妈的,老大问你话呢,你他妈到底抽不抽。”

  我狠狠的瞪了那小弟一眼,心想,你他妈的怎么这么没眼色?没见你们老大都对我客客气气的吗?

  于进的烟还在举着,没有一点不耐烦。

  我笑了笑,说道:“于哥,我可不会吸烟,别浪费了,你吸吧。”

  于进笑了笑,把烟又放回烟盒里,说:“我家那位管的严,我也不敢吸。”

  我没想到于进竟然跟拉家常一样跟我说话,但也无话可接,只能嘿嘿干笑一声。

  于进这才说:“我也不拐弯抹角了,说说你跟常欣的关系吧。”

  我这次学乖了,生怕那小弟有私自动手拍我脑袋,忙说:“她是我姐。”

  没想到于进还没说话,巧姐倒是开口了:“没想到常欣这骚b还会认弟弟啊?不过怎么认了个怂货?”

  于进皱了皱眉:“巧姐,你别打岔行吗?”

  巧姐却很不在乎于进:“哟,于老大这是想干什么啊?连我也收拾吗?”

  于进说:“巧姐,这地方是你让我用的,我就用了,但是你这样打扰我做事,可是赶我们走啊,巧姐,你倒是说说,让不让我们走?”

  巧姐撇了撇嘴:“爱走就走,我也管不着,我只不过跟这个小瘪三有点仇,想看他挨揍而已。”

  于进却笑了:“想不到军哥还挺威猛的啊,连巧姐都敢惹?”

  我可不想再给我加个罪名,忙说:“巧姐,你这可是冤枉我了,咱俩哪有仇啊。”

  巧姐嘿嘿一笑:“你小子上次不是还在网吧调戏我吗?怎么这么快就忘了?”

  于进马上伸出大拇指:“军哥,看不出来啊,巧姐你都跟调戏?”

  我讪讪一笑,看来今天是多灾多难了,于是我王霸之气一震,说道:“网吧那话是你自己说的,与我何干?”

  巧姐冷笑道:“哟,最挺硬的啊,看起来就是个欠揍的货!”

  我知道今天讨不了好,干脆就骂道:“你就是个欠干的货,大中午的不吃饭在这梳头,指不定又去找谁干呢。”

  巧姐气的脸色通红,提着凳子就朝我这扔了过来。

  尼玛我从没见过这么彪悍的女汉子,一不留神就被砸破了头,脑袋嗡的一下,心里直骂:你大爷的能不能换个地方?为什么每次受伤都是脑袋?

  但是巧姐似乎还很不解气,跑上来使劲抽了我一耳光,骂道:“你才他妈的欠干呢。”

  我身边的那些小弟们早就在凳子飞来的那一刻让开了,此时我被抽了一耳光,自是怒火攻心,伸手就还了一耳光,顺便骂道:“我就是欠干,你来干我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想起来昨晚吃饭时的事了:刚下过雨,天气不热,穿的薄甚至还有点凉,我吃完饭,擦擦嘴正准备走呢,就看见前面一片雪白,我仔细一看,心里很是吃惊,一个女汉子竟然把衬衫卷起来在吃饭,对,就是像平时汉子们吃饭时热了的动作,纤细的腰,雪白的背,都他妈的就在我眼前,我当时就觉得这世界要疯了,只想对那个女孩说一句话....(请看下面的萌)......如果是你,你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