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029 胆大包天的狗男女

  可是想起小美女我就想起了学校关于小仓库事件的处罚措施,想起这个我他妈的就一肚子气,诸位看官,你们知道这破学校怎么处罚的吗?

  学校的处罚如下:一、劝退刘玉龙,将其在校伤人不顾他人安危的行为公示于众,让广大学子引以为戒。二、刘航记大过一次,对其引领外部人员进入学校的行为处以警告。三、所有受伤人员医药费由学校、刘航和刘玉龙三方共同承担。

  我当时听常欣说起这处罚就他妈的极度不爽,学校的领导都是吃干饭的?虽然是刘玉龙喊了苏琳过去,但最后也是刘玉龙打败了几个混混,挽救了我们啊!

  可能有人会觉得刘玉龙是罪有应得,但我当时真的觉得刘玉龙很可怜。

  但我更气的是他妈的刘航居然只是记了一次大过!

  我正独自生气呢,就又看见刘航这B了,这货居然鬼鬼祟祟的从厕所出来,一看就是逃课了,不得不说这货胆真肥,刚被记了过就敢旷课。

  可恨的是刘航居然一眼就看到我了,然后他就得意洋洋的朝我走了过来。

  我立刻站了起来,妈的,一对一劳资怕你个鸟。

  刘航笑嘻嘻的:“哟,小子逃课了啊。”

  我冷笑一声:“彼此彼此。”

  刘航笑道:“你小子,少嚣张一点吧,会有人收拾你的。”

  我冷哼一声,不理他。

  刘航左右看了看,说:“你以为我真喜欢常欣那个骚B吗?我追她是有目的的,你破坏了我们老大的计划,你觉得那天那些混混能护住你?他们可不会到学校里面来打架啊。”

  我不理他,心里却是吃了一惊,想不到这事居然扯上于进了。

  刘航笑了笑,拍了拍我的肩膀:“这次我们老大邀亲自出马了,你小子啊,还是小心点吧。”

  这尼玛刘航居然提醒我小心,我心里虽然不解,但也不觉得他是好意,所以我依然沉默。

  刘航却是微微一笑,转身走了。

  追常欣是有目的的?什么目的?并且黑子也说过我惹不起常欣,常欣到底有什么背景?另外都说吕云东是来守护什么人的,并且上次听说常欣跟吕云东有关系,莫非这吕云东是来守护常欣的?并不是之前我所猜测的常欣勾搭上了吕云东?

  这样一想我才发现,这常欣简直就是一个谜。

  常欣为什么自甘堕落?难道真是她的天性使然?不可能,如果是天性,上次我忍不住的时候她就会把我吃了,可我清楚的记得,她还提醒我让我把第一次留给我的女朋友。

  那么常欣在学校的行为究竟是为了什么?

  j看正√2版V章)h节py上TZ酷V`匠网a(

  唯一确定的是,常欣有着连于进都窥觊的背景。

  我思虑重重却想不透背景庞大的常欣为什么放荡不羁,于是便踩着下课铃慢慢的回到了教室。

  回到作为之后却发现旁边的范兴居然一直在傻笑。

  这是什么情况?被申真真下药了?

  我猛地一拍范兴的脊背,立刻就把药性拍没了。范兴瞪着眼问我:“你干嘛!”

  我松了一口气,说:“幸好我回来的及时,你被下药了。”

  范兴怒道:“你他妈的才被下药了呢。”

  我疑惑的说:“那为什么你那么高兴?申真真给你啥甜头了?”

  依我的猜想,八成是申真真跟范兴商量好了一个约炮时间,这才让范兴如此高兴。

  哪知范兴竟然说出了一个令我瞠目结舌的答案:“我摸她的小白兔了。”

  我听了差点没跳起来,说:“啥时候?”

  范兴急忙看了看四周,小声说道:“你他妈的注意点,声音小点。”

  我迫不及待,压低声音:“是上课的时候?”

  范兴看了我一眼:“劳资正摸的爽呢你他妈的就说内急要去厕所,差点没把我吓萎。”

  我嘿嘿一笑:“你们俩可真是大胆啊。”

  范兴贼眉鼠眼的看了我一眼:“摸起来感觉很爽,我立马就硬了,唉,可惜的是看不到。”

  我笑笑:“估计你看到就真的萎了,原来不是小白兔,是小黑兔!哈哈哈。”

  范兴却满不在乎:“小黑兔也是兔子啊。你还没得摸呢。”

  我心里愤愤不平起来,劳资还没摸过呢,但我突然想起来刚认识小美女苏琳的时候那不小心抓的一下,心里又平衡了很多:“你他妈的怎么知道我没摸过?我摸的可比你这个漂亮多了。”

  范兴撇了撇嘴,显然不相信我的话:“更刺激的还在后头呢,说起来我还得感谢你中途去厕所。”

  我立马来了兴趣:“什么刺激的?”

  范兴神秘一笑:“我刚才不是说我正摸的爽呢就被你吓萎了?”

  我马上接口:“是啊,到底接下来怎么了?”

  范兴马上为我讲述起来,似乎希望我能分享他的快乐:“我被你这一吓,都快急哭了,也顾不上摸小兔子了,立刻就去摇我的小弟弟,结果硬是没反应。这尼玛可把我急坏了,就差拿把刀去找你拼命了,幸好我家真真拉住了我。”

  我立刻讥笑道:“哟,这么快就喊真真了?肉麻不肉麻?还你们家的呢,说不好是王明家的。”

  范兴大怒:“王明这小子敢跟劳资抢人,劳资非弄死他。”

  我目瞪口呆,这尼玛他还没跟申真真真刀实枪呢就成这幅摸样了,这要是真的体验了还不得跟王明来个生死决斗?然后一人一张杀,直打到天荒地老?

  但显然这不是我考虑的问题,于是我说:“你家真真拉你干什么?”

  范兴得意的一笑:“当然是测试我到底萎了没。”

  我吃了一惊:“她怎么测试?”问完我就想打自己一个嘴巴,申真真好歹是个女生,想试试一个男生是不是萎了还不轻易而举?

  于是我接着问:“她用手帮你那个了?”说着我还把手握成圆筒,做了一个撸的动作。

  范兴神采飞扬,得意的点了点头。

  我当时只觉得天翻地覆,尼玛上课你们都敢这样?劳资都还没让女生给做过这个呢,居然让范兴这崽子领先了!你们这对胆大包天的狗男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