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心里一阵得意,我的计划简直就是天衣无缝啊,连他妈的老天都在帮我。

  终于熬到了下课,我立刻就看到了申真真扭捏着向我们这儿走来,我忙对范兴说:“你女朋友来找你了。”

  范兴看了一眼申真真,估计也觉得这事会成,毕竟申真真那扭捏的态度十分罕见。于是范兴转头没好气的对我说:“八字都没一撇呢,别乱说。”

  我嘿嘿直笑,这一撇不就要到了吗?

  果不其然,申真真对我说:“铁军,能不能换个位置?”

  我得意的看了一眼范兴,说:“当然可以。”

  我拿着课本到了申真真的位置,心里还在想着申真真到底什么时候会强行上了范兴。

  没想到刚一坐下就发现石雪跟一个受惊的小兔子一样,问道:“你来做什么?”

  我是丈二的和尚摸不着头脑,这石雪怎么反应这么大?我坐这有什么不对?

  石雪似乎也发现自己失态了,忙说道:“昨晚的事你给我忘了,咱们还是假装的男女朋友。”

  我这才想起来我昨晚干的荒唐事,居然也有一些不好意思起来,忙说道:“恩,好,昨晚我是情难自禁。”

  石雪哼了一声,也不知道代表什么意思。

  我继续说:“谁让你长这么漂亮。”

  石雪立刻不愿意了,扭过头来瞪着我:“合着这事还怨我了?”

  我煞有其事的说道:“你总算说对了,你这么迷人,我被你迷倒也是很正常的啊。”

  石雪噗嗤一声笑了:“油嘴滑舌。”

  我嘿嘿一笑:“再说,你昨晚好像也挺期待的,还享受了一阵。”

  石雪立马怒了,拿着书就朝我身上拍来。但是力道不大,在我看来就跟打情骂俏一样。

  幸好还没上课,但大部分同学都看到了,石雪似乎还没和男同学这样嬉笑打闹过,一看班里的同学都看着,一下子就羞红了脸,忙将头趴在了桌子上,不敢抬头。

  何园坐在前面的身子挺得很直,肖丹转过头来看了我和石雪一眼。

  石雪悄悄抬起头,然后拉了我一把,也不管和我是否太过亲昵了,直接就让我趴到她身边,然后她才小声的对我说:“咱俩是假的,你不能假戏真做,昨晚可是我的初吻,我本来想留给……”她说到这儿竟似乎有些哽咽,竟然说不出话来。

  我这一下慌了,这女生的情绪怎么变这么快?刚才还好似对昨晚的事不介怀,这一会就对昨晚的初吻那么在意了?

  石雪摇了摇头,似乎想赶走脑子中的烦恼,然后才说:“算了,你以后别这样了,好吗?算我求你了。”

  我从没见过一个人这样,真的,这是第一次有人用这种语气跟我说话,我突然就觉得心里十分难受,就像是后来汶川大地震时在电视上看到那些可怜的孩子时的感受。所以我很想当时就答应了她。

  但是当时我一个小屁孩子,自然觉得被这种情绪莫名其妙的影响很是有失身份和面子,于是我果断的拒绝:“那可不行,万一哪次我再被你迷住情难自禁了怎么办?”

  石雪对我的回答很不满意,说:“你别油嘴滑舌了行不行,人家说正经的呢。”

  ?酷、7匠be网/唯一~正版,,!其PT他都Z.是IT盗e}版

  我左右看了一眼,发觉没人在看,心里觉得安全,就算妥协了也没人看到,也不算丢脸,但是我不能直接同意,于是我说:“那也行,不过你得告诉我你初吻是打算留给谁的。”

  石雪一下子脸色苍白起来,说:“你怎么那么八卦?”

  我见他有些对我发火的迹象,心里不爽,说:“你不说算了,大不了你找别人假扮你男朋友去。”

  石雪气呼呼的转过脸,也不看我,也不说话,不知道是不是在想找谁假扮她男朋友。

  我也不理她,反正我也不需要再用她女朋友的身份赶走谁了,可她除了范兴还没让我见到她其他的追求者呢,肯定还有大把的机会要用到我。

  这时候没人理我,我也乐得清静,却也稍显无聊。

  然后我就不自觉的看向了何园。

  何园在座位上默默的看着书,没有一丝动静,却肯定没有在听课,其实十三班十四班作为学校有名的差生班,老师也不愿怎么管我们,尤其是在秩序这么乱的学校。

  那么在此就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诸位老师。

  语文老师不怎么管,特别松。数学老师杨小眼,特别爱收拾人,因此最令人反感。英语老师贺大胖子,是班主任,自然不能不管我们。物理地理历史都是其他班的班主任,不怎么在意我们,所以,我们除了数学英语,基本上都是自习!太他妈爽了,对吧?

  肖丹也没好好听课,完全不给台上语文老师面子。

  肖丹看了看何园,然后拿起一张纸不知道在写着什么。

  没一会就写好了,竟然扭头塞给了我。

  我愣了一下,马上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你是不是跟石雪好了?你到底怎么想的?你不是喜欢何园吗?为什么还和石雪混在一起?你有空的话赶紧安慰安慰何园。”

  这尼玛闹得哪出?何园对我有这么死心塌地?我不就是给她看了几首诗吗?

  不过鉴于石雪对我的恶劣态度,我马上回复道:“我跟石雪清清白白,何园的事让我考虑一下怎么说。”

  我是真的没想好怎么面对何园,我觉得我这样先是调拨了人家的心,然后又不理会人家,实在太理亏,可是我现在喜欢的是和女生玩玩暧昧,真要做男女朋友,我还是下不了决心,所以我就来了个“拖”字诀。

  但是肖丹却明显对我的说辞不乐意,她立马就又回了纸条:“这有什么可想的?你要是喜欢她,就直说了,你们就在一起。你要是不喜欢,也直说了,别让她那么伤心。”

  这边石雪还生着我的气,那边肖丹何园又逼着我表态,我心烦气躁,就举手说:“老师,我内急。”

  语文老师停下了自言自语的教学,看了我一眼,说:“去吧。”

  我来到操场,一个人坐在那,开始思索这一段时间遇到的女生。

  萌妹子?不行,没感觉啊。

  石雪?也不行,她那样子一看就知道是有男朋友的。

  何园?行倒是行,只是如果跟她好了,以后还能跟常欣、石雪等人好好玩耍吗?

  我突然又想了苏琳,那个国色天香临危不惧的小美女。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