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4?新K最wf快8◎上$酷匠)}网…

  我心里乐开了花,他这么一表白,碰上了正好想再次体验那种刺激感觉的申真真,尼玛不成才叫怪了!再加上我的无敌情书,她连拒绝的余地都没有。我得意的笑,结果硬是得意了一个早自习。

  范兴却一直在小声嘀咕,也不知道是在求神还是在拜佛。

  终于等到下课,我到餐厅匆匆扒了几口饭就要回教室,扬哥等人惊奇不已,纷纷问我怎么了。

  我神秘一笑:“有好戏。”

  然后这群八卦狂就马不停蹄的跟我一起赶回了教室,结果他妈的范兴在座位上坐着,可申真真还没吃完饭呢,不在教室。我一看,还好,还没开始。

  扬哥们经我的授意,坐在座位上等待着,我也回到了我的座位。

  看范兴紧张兮兮的,我就问道:“怎么了?不就是上去读几句吗?”

  范兴鄙视了我一眼:“尼玛,你牛B你上啊。”

  我也不说话,等着申真真的回来。

  可是申真真这货也不知道大姨妈来了还是怎么的,居然一直没回来。

  眼看离上课还有5分钟,我他妈都急的差点去找石雪,问她申真真去哪儿了。

  范兴得意的笑,说:“到上课了就截止了啊,我就不表白了。”

  我心里将申真真的全家骂了个遍,正准备再往旁系发展的时候申真真终于到了,跟王明那个小二B边走边聊,笑的很开心。

  我心想,这货肯定是去找王明商量再刺激一次的事了。于是我赶紧推了推范兴:“快。”

  范兴看了看刚坐到座位上的申真真,深吸了一口气,不屑的看了我一眼,就拿着我给他准备的情书走上了讲台。

  大家都没注意,但我却全神贯注。

  范兴又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大家安静一下。”

  全班逐渐静了下来,都看着范兴,不知道他想做什么。

  范兴这才说道:“今天,我趁着还未上课,要对咱班上一位女孩表白。”

  全班哄的一声炸开了锅,都在猜测到底是谁。

  我往申真真那儿一看,却看到石雪的脸色苍白,我心里哑然失笑:这小妮子估计以为是向她表白的呢。

  范兴说道:“大家安静,听我说完。”

  教室里又静了下来,都在全神贯注的听范兴说话,想知道他到底对谁表白。

  范兴故意咳了一声,才继续说道:“在我说出这个女孩是谁之前呢,请允许我先对她奉上一首我写的情诗。”

  全班又一阵轰然,似乎都惊讶于范兴还会作诗。

  范兴见此微微一笑,说:“大家安静。”

  教室就又静了下来。

  我一看时间,尼玛啊还有两分钟,你小子倒是快点啊。

  范兴见大家这么听话,似乎心里有些小得意,就开始读了起来:

  你是一只留迹雪山的白狐

  一举一动

  都触动着我的念

  一颦一笑

  都温暖着我的梦

  太阳里灼灼的光

  映着你晶莹剔透的毛皮

  我是远处守望你的断崖古松

  你是一根河汉之丝织成的琴弦

  一拨一拉

  都扯动着我的心

  一音一乐

  都侵蚀着我的情

  张口闭口

  月亮中瑟瑟的风

  吹着你温润纤细的彩线

  我是近处支撑你的落寞琴身

  范兴读完,还不忘潇洒的甩一下他那汉奸头,教室里鸦雀无声,被范兴这别具一格的表白震惊的无与伦比。

  范兴看着下面平时不愿理他的那些女生都长大了嘴巴的看着他,脸上一阵得意,连我都看的清清楚楚,于是我暗骂了一句:“得意什么啊,还不是劳资写的。”

  我见马上就要上课,也顾不上范兴的感受了,立马喊道:“你他妈的到底对谁表白的啊。”

  台下的人一听,都跟着我起哄:“就是,你他妈的到底对谁表白的啊?”

  范兴似乎很是不满我打断他的状态,瞪了我一眼,然后他的脸色立刻从得意转成了苦逼,说:“我表白的对象就是…申真真。”

  这一下班里没有炸开锅,所有人都静了,没有一个人敢相信这是真的。

  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范兴一溜烟的跑了下来,也不等申真真的回复了。

  范兴坐下后慢慢的平复着心情,等到老师都讲了一半课才缓过劲来,对我说:“表现怎么样?”

  我笑道:“一个字,牛,俩字,牛B,仨字,很牛B。”

  范兴得意的道:“那是,也不看看我是谁。”

  结果没多久就有一个纸条到了范兴手里,范兴得意的说:“怎么样?这么快就有女生找我了。”

  我冷冷一笑:“你快看看吧,我猜八成是申真真同意了。”

  范兴打了个冷战,然后才说:“闭上你的乌鸦嘴。”

  范兴慢慢的打开纸条,竟然慢慢的瞪大了眼,我一笑:“咋样,我猜的没错吧?是不是申真真?”

  范兴慢慢的将纸条递给我,脸上还是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接过纸条,然后,我也慢慢的睁大了眼睛,只见纸条上写着:“尼玛,敢跟劳资抢女人,有种放学单挑。”

  一张连署名都没有的纸条,我跟范兴面面相觑。

  范兴说:“不是吧?这种女人都他妈的有人要?”

  我咂了咂舌,心里想,该不会是王明那小崽子吧?

  但是这张纸条还没处理,就又有一张纸条传了过来,我忙伸过头去,只见纸条上很嚣张的写着:“忘记告诉你了,劳资是王明。”

  这尼玛把范兴气的,抬眼就朝王明瞪去,却见王明竟然回瞪过来。

  范兴嘀咕道:“你大爷的,劳资就非抢一抢申真真,气死你。”

  范兴跟王明在那眼瞪眼,我却四处望去,却发现了一个惊人的事实:申真真竟然害羞了!

  申真真低着头,侧着脸,黑色的脸庞居然有一丝娇红,两只眼睛含情脉脉,不时的偷看着范兴。

  这个发现可把我惊呆了,我从没想到过,申真真居然有这么女人的一面!她那强大的男女体验理论似乎也没让她如此过。

  我碰了碰范兴:“申真真恐怕对你有意思了。”

  范兴正恨着王明呢,一听,马上接口:“艹,申真真只要同意,劳资绝对要了,气死这个傻B王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