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兴本来见我课堂上与石雪嘀嘀咕咕的心里就不舒服,此刻我一下就刺激到了他脆弱的神经,他瞪大了眼睛压低声音:“我一定去!”

  我又得意的跑回到石雪那儿,说:“走吧。”

  石雪笑了一下,跟着我出去了,他妈的还不忘回头看一下何园。

  我当时就想把石雪一脚踢翻,你大爷的劳资都妥协了你还看何园干嘛?刺激她呢吧?

  但我此刻怎么也不会跟石雪翻脸,于是我赶紧偷看了一下何园,果然发现她脸色极度难看,应该是看到了石雪跟我一起走的。

  我心里像被刺了一下,替何园感到难受,但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我咬了咬牙,心道:“小丫头,你就得意吧,一会到操场我要让你知道,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石雪不知道自己即将到来的厄运,还高高兴兴的跟着我走。

  范兴像一个间谍似的,跟在我身后。但却他妈的忒不专业,我跟石雪都发现了,但却没一个人说出来,因为这本来就是做给他看的。

  到了操场,石雪竟马上挽住我的胳膊,似乎想急切的表明我跟她的男女朋友关系,这尼玛可把我气坏了,她挽着我的胳膊,我还怎么搂她?我还怎么动手动脚?

  我心想,这小妮子怎么跟黄蓉似得,净耍小心思。但我想想也就释然了,一会让你赔了夫人又折兵。

  我想到我那猥琐的计划,不由嘿嘿一笑。

  石雪掐了我一下:“笑什么呢?看看范兴跟来没。”

  x看G正{{版☆2章$节`P上酷匠/网l

  我才不管范兴跟来没,果断说:“在后面呢,你别回头,一回头他就看到了。”

  石雪皱了皱眉,似乎不理解为什么她跟我都这么亲密了范兴怎么还不走。

  她想了想,然后把脑袋一歪,竟靠在了我的肩膀上。

  我突然就想起了那天和常欣在操场上的场景,一刹那,我竟然有了一种心动的感觉,很想将这个靠在我肩膀上的女孩拥入怀里。

  但我马上又想到了何园那苍白的脸,此时的我竟然不觉得是我的错,我一心认定,是石雪故意气她的。

  所以我马上就摆平了心态,心想,小丫头,我才不会上你的当,嘿嘿。我想到我的计划,又笑了起来。

  石雪却娇嗔道:“你又傻笑什么,范兴走没?”

  这时正好路过拐角处,我用余光瞄了一下后面,发现早已没了范兴的踪影,我心里一阵喜悦,马上就要实施我的千秋大计了。

  我心里想着一会让石雪求生不能求死不得,嘴里顺便告诉了石雪真相:“范兴走了。”

  石雪立刻抬起头来,并甩开我的胳膊,说道:“累死了。”

  我心里一阵大怒:你他妈的靠着我你还说累?你他妈的这么迅速的过河拆桥速度我还是头一次见到,用完就直接把我甩开了。这更加坚定了我实施计划的心态。

  石雪突然一笑,说道:“谢谢你啊,铁军。”

  这一笑这操场昏暗的灯光下竟如同绽放的鲜花,耀的我满眼都是小星星,我竟不由自主的说:“应该的。”说完还傻笑了一下。

  石雪噗嗤的笑了:“瞧你那傻样。”

  我这时候已经跟鬼迷了心窍似得,哪还记得我的千秋大计,只是不停的傻笑。

  石雪又开口了:“赶紧回去吧,今天的事就这样了。”

  我似乎真的迷失了心智,竟然一把拉过石雪,朝她嘴上就亲了过去。

  石雪似乎吃了一惊,竟然呆住了,让我亲了好一会才一把推开我,急匆匆的跑向女生宿舍。

  我摸了摸嘴唇,感觉不错。虽然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伸舌头。

  可是石雪走了,我也清醒了,我不由大骂自己,我本来打算狠狠的抓石雪的胸部的,谁让她欺负我家何园?而且我已经顺利的骗过了范兴,只要他拿着我给他准备的情书表白,拿下申真真也是轻易而举,石雪即使不再假扮我的女朋友也没关系。所以我才打算狠狠的占一把便宜。可是我居然被着小妮子迷住了!

  我心里大骂:男人怎么都他妈的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

  我骂骂咧咧的回到宿舍,直接就去找范兴了。

  范兴这货竟然直接就钻进被窝了,我心花怒放,知道他这是心情郁闷,于是我说:“小兴子啊,你也不吃亏啊,申真真学习那么好。”

  范兴没好气的说:“那么好你怎么不要?倒贴你你都不要。”

  我叹了口气:“我是想要来着,可是你也知道,我不是跟你打赌的吗?一不小心就赢了,这下石雪缠上我了,我怎么忍心伤害她?还是吧申真真留给你吧。”

  我这摆明了在刺激范兴,范兴转了个身,面朝黑墙,不再理我。

  我嘿嘿一笑,锲而不舍:“你情书准备了吗?”

  范兴依旧不理我。

  我继续说:“明天早自习是贺大胖子的英语,他要不去咱班就早自习表白,他要去咱班那你吃过早饭表白。你要是没情书不要紧,我替你准备好了,我的水平你也知道。”

  范兴依然静若处子。

  我的意思传达到了就行,才不管在床上心情悲催的范兴,我得意的哼着小曲回到了我的宿舍。

  第二天本想一大早就看表白呢,结果贺大胖子竟然坐到了教室里,这让我极度不爽。

  范兴说:“你放心,吃过早饭一定表白。”

  我说:“算你小子说话算话。”

  范兴又道:“那你总该把情书拿来让我先看看吧?”

  我嘿嘿一笑,掏出了早已准备好的情书。

  哪知范兴看了后大骂:“你他妈的是非想劳资跟申真真在一起吧?写个情书你他妈的写这么好干吗?”

  我震惊的无与伦比,这尼玛闹得哪出?情书不是应该有多好写多好吗?

  但是我好歹理解了范兴的意思,于是我的脑子在一秒内迅速的转了三百六十五圈,然后我说:“范兴啊,你怎么这么不开窍啊,我这是为你好啊,你想这封情书一读,你还不是立马成了班里的大红人?哪个小姑娘不对你刮目相看?说不定什么肖丹啊何园啊都直接扑你怀里了,石雪说不定都要后悔。”

  我料定范兴会动心,因为那个时候的女生特别崇拜那些有文采的人,而所谓的有文采,就是你可以写出让别人都看不懂的东西,碰巧,我就是这种人。要不何园怎么会对我芳心暗许呢?

  范兴咬了咬牙,就像黄继光在决定是不是用自己的身体堵枪眼。然后他重重的吸了一口气:“好,就读它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精彩不要错过哟,记得看下一章精彩的大表白。

突然发现多了好多有趣的新书,顿时感觉压力倍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