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把我整懵了,我怎么知道何园的想法?我还以为她不喜欢我呢。现在你这话什么意思?这摆明了是何园心里有我的意思啊。这尼玛让我怎么办?跟肖丹换座位?跟何园好好沟通沟通?

  但是现在我的目标是石雪,可不能让何园坏了我的千秋大计。

  于是我采取了最极端的手法:置之不理。

  石雪见我把纸揉乱扔了,悄悄说道:“写的啥啊?”

  我得意的看了她一眼:“情书。”

  石雪自然不信,撇撇嘴,一副不想说拉倒的样子。

  我酝酿了一下,说:“小雪啊。”

  石雪转过头来,疑惑的看着我。

  我装作很难抉择的样子,对她说:“我有一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

  石雪直截了当:“说。”

  我便四下望了一眼,发现除了范兴那货在关注着我,其余没人看我,于是我悄悄对石雪说:“范兴那小子对你有非分之想啊。”

  石雪不屑的说道:“我早知道了。”

  我进一步实施计划:“范兴让我过来的。”

  石雪道:“他又要干什么?”

  我见石雪有些不耐烦,知道计划已经成功一半:“那小子让我探探你的爱好,打算以后按你的爱好培养他自己的爱好。”

  石雪皱了皱眉,然后说:“要不让他知道我是你女朋友,让他死了这颗心?”

  我心里得意的唱:你说要我死了这颗心,最好永远停放在埃及,像木乃伊,敲也敲不破,连时间都忘记。

  这尼玛我绝对是天才中的极品啊,自己不用求她,她立刻就来满足我了。哈哈哈哈。

  于是我说道:“这样也行,不过我就怕范兴会想不开啊,毕竟我就和你坐在一起这一节课。直接就好上了他会不会怀疑啊?”

  石雪不屑的撇撇嘴:“想不开就想不开,怀疑就怀疑,我就是喜欢你,他能怎么样?”

  这尼玛可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之前的话声音都很小,这句话其实也就大了一丁点,但尼玛这肖丹和何园全听到了。

  。酷d匠',网T唯k8一@正√G版,其他{都是V盗(c版y

  肖丹扭过头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何园更是脸色苍白的看着我,一句话也不说。

  我心里都后悔死了,这石雪咋会是个二百五呢?其他声音都控制的极度完美,为啥这一句超出了常规音量?

  我看了一眼石雪,发现她居然有一丝狡黠的笑容,这尼玛绝对是故意的!

  我当时就想指着石雪的鼻子骂她,问她为啥打扰我的好事。但是我生生的忍了下来,赌局重要,不能因小失大。

  见我毫无反应,脸色很差的何园终于开口了:“你怎么就这么喜欢招蜂引蝶?”

  这一句话把我问的是无地自容,真的,毕竟是我先招惹她的。

  这时肖丹也说话了:“亏我还整天说你的好话,你呀,唉。”

  两人都转过头去,我也看不清她们什么表情,但我知道何园肯定很不好受。

  于是我狠狠的瞪了石雪一眼,没想到石雪怡然不惧,竟然还笑嘻嘻的小声对我说:“怎么样,我先替你解决了一个麻烦。”

  麻烦??麻烦你妹啊。哥求之不得啊!于是我说:“你以为哥认识的都是你这种美女?能有何园都不错了,你把她气走了我找谁去?”

  石雪眨了眨眼:“你不是还认识一个可漂亮的女生吗?那天人家都来班门口接你了。”

  我知道她说的是常欣,于是我一皱眉:“那是我姐。”

  没想到石雪竟嘿嘿一笑:“现在都很流行姐弟恋啊。”

  我用我最凶狠的目光瞪着她,说:“你能不能想点好的?”

  石雪竟然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看着我,还主动拉起我的手,边摇边撒娇:“我错了嘛,军哥,人家都当你女朋友了,你咋还为何园跟我生气啊。”

  我才不吃这一套,没好气的说:“你就让搂一下,何园成了我女朋友,肯定啥都让我干。”

  石雪思考了一下,似乎觉得我说的很在理,于是小心翼翼的说:“你真的很想做那个吗?”

  我这时候必须坚定目标:“恩,哪个男人不想。”

  我看着石雪,她似乎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我心里真是爽开了花:这石雪开始考虑跟我做那个了,这是假戏真做的节奏啊。

  石雪最后终于下定了决心,说道:“既然是我要你假扮男友的,就当是你帮了我的忙,我也该给你点补偿。”

  我得意的飘。我得意的飘。

  然后石雪继续说:“我在网上见过那种充气娃娃,虽然贵,但是我可以买一个给你,你需要的话可以用那个。”

  我一下子从云端掉到了地上,不过对于不常上网的我来说,充气娃娃这可是第一次听到,于是我疑惑的问:“充气娃娃?”

  石雪“恩”了一声,说道:“就是假的女人,该有的都有。”

  我心想,假的有什么意思?跟个死尸一样。于是我满脸的不愿意。

  石雪却不管那么多,说道:“你要不同意就没办法了。”

  我其实很想问,为什么用假的?你不就是个真人吗?可是这话问出来我怕我伟大的赌局计划就要泡汤了。于是我问了另外一个重要的问题:“咱们咋让范兴知道你是我女朋友呢?”

  石雪皱了皱眉,说:“要不你在班里向我表白,我当众接受?”

  我心里直骂:你大爷的不是坑我吗?万一你不同意哥岂不是太没面子了?于是我说:“为什么不是你表白?”

  石雪娇嗔道:“你怎么好意思让一个女生表白?”

  我心想也是,可是又没好的办法,于是我说:“要不你晚上陪我去压操场?咱做点亲密动作,故意让范兴看见?”

  石雪白了我一眼:“你就想占我便宜,做什么亲密动作?只许搂着,不许有别的。”

  我一看,石雪这是同意的意思啊,我大喜过望,搓了搓手,仿佛看到了非洲大妈申真真扑向了愁眉苦脸的范兴。

  石雪打断了我的YY:“你笑什么呢?傻乎乎的,你怎么让范兴去操场?”

  我得意的说:“这个你放心,山人自有妙计。”

  晚自习一放学我就跑到范兴旁边,小声的说:“等着表白吧骚年,今晚你去操场,让你看看什么是魅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