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a酷匠bv网A5首D发y/

  我心想,我才不管你有什么所需,反正我是需要急了,不仅能解决申真真和林宛鑫的问题,顺便连范兴的赌约也他妈的解决了,这等好事,我会放弃吗?于是我果断嘿嘿一笑,说:“哥同意了,不过,你要摆脱的是什么人?还有,得装多长时间啊?”

  我想的是,最起码也得装到范兴跟申真真真刀真枪的干上再说。

  没想到石雪也挺给力:“装到什么时间不好说,不过肯定不会短,我的追求者可不止一个啊。”

  我嘿嘿一笑,说:“你该不会是躲范兴吧?”

  石雪撇了撇嘴:“他还不值得我找假男朋友骗他,不过他也确实烦人,一跟我坐到一起就说个没完,讨厌死了。”

  我心中那个得意啊,他妈的一剑三雕啊,正得意呢就被石雪疑惑的眼神打断了:“你得意什么?可不许有坏心思,你要敢假戏真做对我图谋不轨,我饶不了你。”

  我故意苦着脸:“不做什么事,怎么能证明我是你男朋友啊?”

  石雪皱着眉思索了半天,才说道:“这样吧,你可以搂着我,搂着肩膀搂着腰都行,但不能有其他的动作了。”

  我心里简直爽翻了,这白送的便宜,不占白不占啊,于是我立马就搂住了石雪。

  石雪嗖的一下就跳了出去,说道:“你干嘛?”

  我故作不知的说:“我不是你男朋友吗?你不是说我可以搂的吗?”

  石雪气不打一处来,也不知是不是后悔找了我,直接说道:“那是需要证明我们关系的时候,其他时间你要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她“我”了一会却始终找不到威胁我的话,最后急中生智,说:“我就让申真真不停的缠着你。”

  尼玛这个威胁不可谓不吓人,或许石雪认为申真真长的丑,缠着就够吓人了,但是我可是知道,这申真真缠上了,是要实干的啊,这尼玛谁能受得了?我果断哆嗦了一下,立刻表态:“石雪同学,我肯定谨遵谕旨,绝不抗命。”

  石雪没想到她的威胁竟然有效果,立马咯咯一笑,说道:“你在人前也不能喊我石雪了,不亲切,你得喊我雪儿,或者小雪。”

  我还想继续占便宜,于是问道:“能不能叫媳妇啊老婆啊之类的?”

  石雪一皱眉:“不能。”

  我讪讪的“哦”了一声,心里却想:“等你需要证明咱俩关系的时候,我他妈肯定得叫两声老婆,占占便宜,叫你吃个哑巴亏。”

  石雪心里也是美滋滋的,看她脸上那若有若无的笑容就能看出来,然后她又开口了:“你还不回教室?”

  我想起旁边的申真真,幻想到申真真阴笑这脱着衣服向我扑来,立马哆嗦了起来:“不回。”

  石雪嘿嘿一笑:“想不到申真真把你吓得够呛啊,那我陪你一会儿吧。”

  我俩找了一个地方坐下,然后我就问她:“你是用什么借口出来的?”

  石雪道:“女生请假最容易了,你说你不舒服,老师立马批假。”

  我跟石雪又聊了一会,这才听见下课铃声,于是回到教室,果然范兴已经回到座位上了,我立刻兴奋的冲上去,说道:“范兴,你他妈可算回来了。”

  范兴却兴致很低:“妈的,石雪那个骚货,劳资去还没说几句呢,她就请假出去了。”范兴说到这儿,突然想起什么,道:“你不会也是故意躲申真真的吧?”

  我赶紧说道:“可不是,申真真吓死我了,跟非洲大妈似得,我他妈的躲在厕所躲到现在。”

  我可不能说我真的去了医务室,石雪请假也是说不舒服,这尼玛要是范兴看出点我俩的猫腻,我还怎么让他心甘情愿的找申真真表白?

  所以我又开口了:“我说过,你魅力不行,等晚自习的时候,我去跟石雪坐一起,保证搞定她,你上次的话还算不算话?”

  范兴可能也被石雪刺激的够呛,很是不信邪:“你去,你要是晚自习能把她拿下,哥明天就当着全班的面给申真真表白。”

  我心里得意的笑,马上说道:“那你赶紧写个情书,明天当场念一下。”

  范兴不信我能搞定石雪,“切”了一声,很是不屑。

  我心里冷笑,你不准备,哥替你准备。

  由于我刚出院,晚饭时欣姐跟魏楠等兄弟都要拉我去林峰那儿大吃一顿,我也没办法,只能去了。

  回来的时候晚自习已经上了半节了,我回到座位上,完全忘了跟范兴打赌的事。

  哪知道范兴竟然紧追不放:“你赶紧去找石雪啊,你要是追不上石雪,就得把我介绍给那个常欣,听说那货可骚了。”

  我才不在意我的赌注,我看了看在讲台上坐着看书的物理老师,说:“老师看着呢,要不你去找石雪换,就说想问申真真题呢。”

  范兴可不会管我:“你不是物理课代表吗?物理老师还会说你啊?反正你可是夸了海口了,就是今晚的晚自习搞定她,要不你等下节课?反正晚自习两节课嘛。”

  看着范兴衣服胜券在握的表情,我心里嘿嘿冷笑:“一节课?十秒钟不用劳资就搞定了。”

  于是我装作很懊悔而对样子:“唉,都怪马璐们一群,非得拉我出去吃饭。”

  范兴更加得意了,居然哼起了小曲。

  结果刚下课范兴就装逼起来了:“再多给你十分钟,你还是赶紧去吧,省的一会抱怨时间短。”

  我嘿嘿一笑,忙道:“是啊,我得赶紧去,预热一下。”

  我来到申真真面前,说:“申真真,咱俩换下座位吧。”

  石雪抬头疑惑的看了我一眼,何园肖丹都转过了头,看了我一眼。

  申真真却给了我一个神秘的眼神,似乎在说:“我明白。”然后神秘一笑,带着书去了我的座位。可能她认为我要对石雪下手了。

  我回头一看,范兴正得意的看着我,似乎在等待我的惨败而归。

  我坐了下来,还没说话,就见肖丹转过头来,递给我一张纸条。

  我打开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你上次不是说暗恋俺们何园吗?这次你住院,何园都担心死了,你回来也半天了,怎么也不跟何园说说话?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