然而我此时哪还有什么力气拉得动她,她又回过头来,冲我一笑。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还说你们没什么?他为了你连命都不要了,你为了他都可以给这群傻B舔了,你还说没什么关系?”

  苏琳不理他,只是扭头说:“谁要舔就赶紧掏出来。”

  那三个猛汉却没有理会苏琳,只是冲着来到他们身边的刘玉龙说道:“你他妈说谁傻b呢?”

  刘航见形势不对,立马跑了过来,说:“这是我兄弟,你们该干什么赶紧干。”

  那猛汉不乐意了:“你他妈的又算老几?要不是看在于进的面子上劳资知道你是谁?在劳资面前指手画脚的,他于进都没这个胆量。”

  刘航赶紧赔笑:“各位大哥,是我不对,你们赶紧享用这个小美女,我跟我弟弟先走了。”说着就伸手去拉刘玉龙。

  哪知刘玉龙一把甩开了刘航,对着三个猛汉说:“劳资就是说的你们,三个傻B。”

  这三猛汉一下子就火了,劈头盖脸的就朝刘玉龙打去。

  刘玉龙一把抓起地上的铁锨,直接就劈了下去,对,你没看错,是劈。

  刘玉龙可没我那么畏首畏尾,我是拍的,他是劈的。

  于是,我只看见一串血花喷出,一个猛汉就倒了下去。

  其余两个猛汉吓傻了,不敢再动刘玉龙,赶紧就跑了。

  刘玉龙不说话,蹲在一旁,开始从怀里掏烟。

  刘航傻了眼,站在那儿不知道干什么。

  苏琳说:“小芸,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啊,铁军受伤可不轻。”

  我没想到小美女居然还知道我的名字,就朝她傻傻一笑,就再无知觉了。

  我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萌妹子趴在我旁边。

  我拍了拍萌妹子的头,萌妹子一下就醒了,看着我高兴的说:“铁军,你醒了啊。”

  我心想这不是废话吗,不醒劳资怎么拍你头的?

  萌妹子却跟过年似的,大叫起来:“铁军醒了。”

  这时外面忙跑进几个人来,我抬头看去,见是魏楠、马璐、扬哥和振光,我笑笑,说:“兄弟们都来了啊。”

  魏楠说道:“你小子打架也不喊俺们,幸好这次福大命大,下次可不许单独行动了。”

  萌妹子开开心心,蹦蹦跳跳的问道:“小琳呢?”

  振光回头看了一眼,说:“刚才还在呢,这一会就不见人了。”

  萌妹子走出病房,想是去找小美女去了。

  但没多久就愁眉苦脸的回来了,似乎是没有找到小美女。

  萌妹子不回学校,非要在病房陪我,还把我的兄弟们都赶走了,我心里疑惑,就问道:“欣姐怎么没来看我?”

  萌妹子立刻撅起来嘴:“你就那么喜欢她啊。”

  我心说,我喜欢不喜欢她跟你有什么关系,但好歹萌妹子照顾我这么长时间,怎么也不能刚过完河就拆桥,于是马上说道:“你别多想,我就把她当姐姐看。”

  萌妹子这才一副原谅我的样子说:“我才不告诉她呢,谁知道她来了会干出啥事。”

  刚说完呢就听到门外有人说:“我能干出啥事?他是我男朋友,我想干啥就干啥,不用你管。”

  说完门就开了,常欣一脸霸气的走了过来。

  欣姐见我头上被包扎的严实,立刻就骂道:“刘航这个王八蛋,劳资不给他点教训他还真以为他是老大了。”说着就要往外冲。

  可是这时候门口又进来一个人,说:“常欣你想干什么?刘航的事学校自会处置,你给我安分一点。”

  常欣没说话,萌妹子却怯生生的开口了:“爸,你怎么来了。”

  黑子黑着脸,说:“赶紧跟我回去,你课都不上了?家也不回了?”

  萌妹子撇着嘴,一副不情愿的样子。

  黑子似乎有些生气:“是不是也想让我把他也开除了?”黑子说着还指了指我。

  这尼玛是什么状况?哥这次可是见义勇为啊有木有?不褒奖就算了还要开除我?

  然而这一招立马就起了作用,萌妹子依依不舍的看了我一眼,又看了常欣一眼,说:“你不许对做坏事。”

  常欣一笑,说:“放心。我们只会做好事。”

  萌妹子不知道常欣的好事指的是啥,于是没有计较,跟着黑子走了。

  欣姐这才说:“早知道我早上跟你一块去了,这赵芸也不说清楚,早知道刘航也去了我说什么也要去看看的。”

  我心想,你要去了事情就好解决了,你为那仨货服务一下,马上我们就得救了,但这话我能说吗?说出来我的真的是畜生了,于是我笑笑:“你去也不一定比这结果好,对了,刘玉龙咋样了?”

  欣姐撇撇嘴:“被拉倒派出所审讯去了。”

  我心想,那他妈的我好歹也是目击者,为毛不找我审讯?

  欣姐却自说自话:“那是崔家的三兄弟,是城里有名的无赖,不知道怎么跟刘航混一块去了,刘玉龙差点打死一个,那人手术还没结束呢。”

  我心里松了一口气,还好没死,死了问题就大了。

  bw最D新i%章q节√上f酷,B匠g网y

  可是问题大了也是刘玉龙的问题,我也不知道我为啥松了口气。

  欣姐没回学校,在病房陪了我一晚,第二天传来消息,那个猛汉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我便不再担心了。

  又住了两日,我家没电话,学校也联系不上,于是就没告诉我家里,这次的医药费由学校和刘航等人共同承担,因此我一点损失都没有,生龙活虎的回到了学校。

  哪知刚坐到座位上就见申真真拿着课本过来了,对范兴说:“下节课换个座位。”

  范兴还没来得及问候我呢,就被这一幕惊得目瞪口呆,不理解我怎么会和申真真搞在一起。

  其实我也不知道申真真过来干啥,但我还记得我跟范兴的赌约,看着范兴和申真真出现在一个画面里,心里不由一阵阴笑。

  申真真却没那么多花花肠子,坐下来后直接问道:“你是为了女人打的架吗?”

  我一想,是啊,为了小美女嘛。于是点了点头。

  申真真叹了口气:“你可真傻,不就是想做一次吗?犯得着这样吗?实在不行你来找我,我先把作业放一放也行啊。”

  我心里一阵发寒,这尼玛是怎么个情况?这申真真真的看上我了?难道我这两天桃花运旺盛?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亲们给点力啊,追书达到70人会再加更一章,撸撸达到100也会加更一章,有人打赏也会加更哦。。有没有土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