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时心里一阵凌乱,这还有没有天理?就是班里那个看起来比我还懦弱、还带着两个瓶底厚的镜片的王明?这货居然比我还先没了第一次?

  何园和肖丹也顾不上申真真的其他话了,都是扭头去看还在那认真读书的王明。

  申真真似乎也不在意,又说道:“至于能找到哪个档次的,就看你自己了。”

  我凌乱的目光下意识的扫过肖丹和何园,这两个乖宝宝立刻就脸红了,赶紧扭过头去,再也不敢回头看我和申真真。

  申真真开始看书了,我自然不会招惹这个猛女,赶紧去把同样想换回座位的石雪换了回去。

  范兴意犹未尽:“你大爷的,离下课还有十分钟呢,这么早回来干啥?”

  我真的十分想把申真真的事情分享给他,但是我又怕申真真恼羞成怒强行上了我,自然不敢乱说:“你丫的这么长时间都搞不定她还好意思说我?”

  范兴撇撇嘴:“对付这种女生,要像温水煮青蛙一样,千万不能操之过急。”

  我依然不屑:“你不行就你不行,还不能操之过急呢,换了我,分分钟给你拿下。”

  范兴像看白痴一样的看着我:“就你?打个赌,我给你一个小时你也拿不下她。”

  我自然不可能跟他打赌,我又没疯,干嘛再去纠缠一个女生?

  于是我笑了一下,说:“我要是拿下她了你怎么办?还是给你留着吧。”

  范兴怒发飞扬:“哥的事不用你操心,你只要把石雪拿下了,我就...”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好他就怎么样,最后一不小心看到了申真真,说道:“我就去追申真真。”

  我这一个激灵就精神了:“你小子是不是处?说实话?”

  范兴期期艾艾的说:“早就不是了,给了..给了..五姑娘了。”

  我心里一笑,这简直就是天大的姻缘啊,这范兴若是去追申真真,只怕申真真立马就跟他真刀真枪的干上了,这小子还不缴械投降?

  想到这儿我就忍不住一笑,看的范兴直发愣,似乎知道自己好像吃亏了,马上补充道:“我就追一次啊,不成可别怨我。”

  我心里只想笑:一次?估计半次就够了。于是我立马一锤定音:“成交。”

  范兴坐在那儿心神不宁,似乎被我的气势吓到了。

  我却在苦苦思考怎么样才能一个小时拿下石雪。

  然而还没想起什么就听到放学的铃声响了,于是我端着饭缸往外走。

  结果在教室门口就看见常欣了,常欣一拉我的胳膊:“走这么慢。”

  我心里一紧,这欣姐该不会真来了解昨晚情况的吧?那也就是我要吃更大的豆腐了?

  我还没说话呢就见申真真从我身旁走了过去,还回头对我伸了个大拇指,似乎在夸我找了个石雪档次的。

  我心想,那是现在天冷,要是天热,欣姐的档次绝对比石雪高了去了。

  }!酷{、匠网mw首》G发s

  但是欣姐却不乐意了:“弟弟啊,你看你在班里都交的什么女生啊。你怎么没一点眼光呢?”

  我只顾想着大豆腐的事,当然要夸夸欣姐,于是说:“是啊,我们班的女生都长那样,哪能跟欣姐你比呢?”

  哪知正好何园从一旁路过,顺口就骂了过来:“不要脸。”

  我一见是何园感觉特别尴尬,毕竟自己早上还说过暗恋人家呢,这么一会就跟另一个女生眉来眼去阿谀奉承的。

  但是欣姐就没那么客气了,她不知道那句不要脸到死是骂她还是骂我,但骂我俩任何一个欣姐是都不会给好脸色的,于是欣姐的王霸之气直接膨胀,说道:“你骂谁呢?”

  何园本来都从旁边走过去了,听见之后又回过头来:“骂谁谁知道。”何园说着还瞪了我一眼,分明在怪我到处沾花惹草。

  哪知欣姐以为何园在骂她到处勾搭男生,不由的回击道:“有些小骚蹄子就爱装清纯。”

  何园何时受过这种侮辱?脸都被气白了,却硬是反击不出一句话来。于是我赶紧圆场:“欣姐,别误会,她是骂我呢。”

  欣姐白了我一眼,说道:“我弟弟原来是个多情种子啊。”

  我忙说道:“那是,你弟弟可是玉面小飞龙铁掌水上漂。”

  欣姐才不管玉面小飞龙跟铁掌水上漂之间的关系,直接拉着我就往餐厅走。

  何园看了看我,也扭头就走了,似乎有些生气。

  我跟着欣姐来到餐厅,点了饭就坐下吃,打算欣姐不问我就不说。

  哪知快吃完了欣姐还是慢慢悠悠不慌不忙,我只得说道:“欣姐,快点吃,我还要去教室呢。”

  欣姐妩媚的看了我一眼:“又去欺骗小女生?”

  我心想,说的跟你多大似的。

  欣姐又说:“你可别到处留情,上次那萌萌的妹子就被你祸害了,你还想祸害多少个女生?”

  我心想,还说我,你自己祸害多少男生了?于是我无所谓的说:“没办法啊,你弟弟魅力太大了,小姑娘们都乱窜,挡都挡不住啊。”

  欣姐白了我一眼:“你就不听劝吧,最后吃亏的始终是你。”

  其实我才不信,我能吃什么亏?不就吃亏点精华吗?所以我就不耐烦的问道:“你还想不想知道昨晚的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下一章半夜了,先睡吧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