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冷汗被晚上的冷风一吹,心里不由打了个激灵,却什么都不敢说了,连在心里说都不敢,生怕一不留神又说了出来。

  黑子不理贺大胖子,自顾自的向政教处走。

  我为难的看着贺大胖子,没想到他又踢了我一脚:“赵校长叫你去你没听见?你还敢站着不走?”

  于是我小心翼翼的跟着赵校长,来到了政教处。

  √8最Iv新…章节@7上酷*f匠v!网

  黑子一如既往的坐在办公桌前,拿着一支笔不停的敲打着办公桌,嘴上还不忘不时吐着烟圈。

  我老老实实的站好,等着黑子的训话。

  然后黑子开口了:“我女儿还小。”说完这句他又去抽烟去了。

  我被他说得摸不着头脑,心里实在不理解,这尼玛哪跟哪?你女儿小不小跟我有什么关系?

  幸好现在酒已经醒些了,没有顺口说出来。

  然后我就又听到了黑子的声音:“她现在翅膀硬了。”

  这尼玛就更神乎其神了,之前一句和这一句似乎不是顺承关系啊,我脑袋里不停的回响:女儿还小,翅膀硬了。女儿还小,翅膀硬了。

  这都是说的什么?我用求知的目光看着黑子,只见他依然在吞吐烟圈。

  黑子似乎发现了我的疑惑,这才抬头看着我,说:“我不知道你们两个是怎么认识的,也不知道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但我只希望你最好不要影响我女儿学习,也不要伤害她。”

  我心想,这尼玛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一直老老实实的待在教室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哪里能影响到萌妹子的学习?哪里能伤害萌妹子?

  黑子又抽了口烟,真尼玛一个大烟鬼,然后他就叹了口气:“她不听我话,我就只能找你了,你们在一起玩我允许,但不要做出格的事。”

  我靠,我似乎听到了什么?没错,黑子居然允许我跟萌妹子在一起玩?这尼玛我没听错?

  黑子这时候却不那么慢腾腾的了,直接又说道:“像你跟常欣在一起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就不许跟我女儿一起做,另外,你最好少跟常欣打交道,你惹不起她。”

  我疑惑了很久,我跟常欣没做什么乱七八糟的事啊?乱七八糟的事我们还没做呢。难道搂搂抱抱也是乱七八糟的事?

  不过我显然没这么觉得,我认为只有突破最后一步才算乱七八糟的事。

  但是黑子明显不想理会我的感受:“刚才贺老师说你下午打架了?”

  这尼玛我哪能实话实说?赶紧解释:“我们不是打架,而是被打了。”

  黑子明显有些疑惑:“被谁打了?”

  我脱口而出:“刘航。”这黑锅便宜卖,减价大促销,我果断替刘航预定了一个。

  黑子皱了皱眉:“你怎么惹到刘航了?这小子容易治,但于进好不好办啊。”

  看着黑子皱眉我竟然突然有一种恐惧感,这。。这黑子莫非真把我当女婿看?要不然怎么会打算为我出头?

  最后黑子安慰了我几句就放我回宿舍了,我忐忑不安的心更加焦虑了,这黑子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但是酒精的麻醉还是让我沉沉睡去,半夜竟然做了一个梦,我跟萌妹子成了一对,然后我背着萌妹子跟常欣偷情呢被黑子发现了,黑子大发雷霆,当即把常欣开除了。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嗖的坐了起来,却发现宿舍人都还在睡着。

  我走到魏楠床头,摸出了他的手机,对,就是开篇时我在厕所玩的那个手机,看了看时间才四点多,但是我毫无睡意,一直想着萌妹子和常欣。

  后来到了教室里我还是没想明白,为什么我跟萌妹子就成了一对。

  所以早自习的时候我一直在照镜子,想看清楚我到底哪里帅,竟然让黑子如此看好,把我当成女婿对待。

  结果后面的林宛鑫就又嘴贱了:“哟,今天臭美起来了,照镜子照这么厉害。”

  我心想,与你有屁关系,闲吃萝卜淡操心。

  但我嘴上却一句话也不说,我觉得这就足够我表示出蔑视的态度了。

  但可能是我对林宛鑫理解力的认知有所偏差,竟然导致了林宛鑫的变本加厉:“哟,害羞了?连话都不敢说了?没事,你扭过来,姐给你看看你哪个地方需要改进。”

  我不理她,但是心情早就被她惹烦了,便将镜子放了起来,突然想起何园来,便看了过去。

  哪知竟然发现那个一向不爱说话的肖丹也在看我,她一见我看过去,便嗤嗤一笑,转过头去,也不知跟何园在说什么。

  我心想,这尼玛绝对在谈论我,但不知道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

  我这么一想,心里便不安分了,总想过去探个究竟。

  于是我对范兴说:“你等着,我给你换个好同桌来,你可要把握住了。”

  范兴两眼冒光:“谁?”

  我抬头看了一眼肖丹,然后说:“石雪。”

  范兴怔了一下:“石雪?”

  我点了点头,这石雪坐在肖丹后面,是我们班有名的小美人,虽然比不上苏琳那种国色天香的,但在我们这班也是数一数二了。

  但范兴还是有所不信:“你要去跟申真真坐同桌?”

  我暗暗吸了口气:“是。”

  申真真是我们班有名的学霸,肤色漆黑,跟非洲人都有的一拼,每天的头发都是乱糟糟的,我一度怀疑她是从非洲溜过来的。

  班主任安排石雪跟申真真坐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全班人的眼几乎都瞎了,这尼玛是什么节奏?绿叶?红花?可谁是绿叶谁是红花?要知道石雪的学习可是一团糟啊,比申真真的头发还糟。

  早自习一般是语文或者英语,通常老师都是同时带好几个班,因此早自习时候大多教室都是没老师的。

  我带着语文课本和我写诗的那个作业本走到石雪旁边,说:“石雪,能不能换个位置啊,我想问申真真点问题。”

  石雪懒洋洋的看了看我一眼,这一眼立刻就感到这女子也是个尤物,可此刻我的目标在何园,虽然何园长得很普通。

  石雪看了我之后没什么反应,又回头去看了看我的座位,范兴正在那傻愣愣的看着石雪,一脸傻笑。

  石雪撇了撇嘴,似乎有些不满,但也没说什么,拿着课本过去了。

  哪知我刚坐下就听到申真真那毫无感情的声音:“你想问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这是今天第二更,不在通知的更新时间,也算是加更,为了求追书求撸撸,同时承诺,追书超过50时加更一章,撸撸超过100时加更一章,有人打赏时加更一章。书友们要给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