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子强说完就想出去,哪知道此时宿舍门扑通一声就被关上了,吴子强向上看去,只见靠门的床铺上铺睡着振光,振光现在正一手紧紧按着门,防止吴子强出去,另一只手去掀自己的被子,似乎准备下去。

  而此时睡在振光斜对面下铺的魏楠也起来了,手里拿着自己的水桶,来到吴子强的后面。

  吴子强并没有发现这些,当振光关上宿舍门的时候他就说话了:“哟,余老大这是准备干吗呢?在老子面前耍酒疯?”

  吴子强只顾自己说话,哪注意到身后的魏楠?他的话刚落音,魏楠就一把将水桶扣在了他头上,然后振光直接从上铺伸出脚来,狠狠的往水桶上踩。

  我跟扬哥见状,立马跑过去对着吴子强就拳打脚踢,当时醉醺醺的,我已经忘了是什么感觉,但那是我第一次打人,我只知道我下手异常之狠。

  后来吴子强就抱着身子蜷缩在地上,头上的水桶也不敢取掉,任由我们拳打脚踢,不时哼咛两声,似在表达他还活着,还可以挨揍。

  我们打了一阵觉得无聊,酒精也不停的发挥着自己的功效,于是我们都各自回到各自的床铺,开始睡觉。

  吴子强等了半晌才将水桶取了下来,见我们都在睡觉,没敢再说话,灰溜溜的溜走了。

  哪知我们又没睡一会,就被捏着耳朵捏起来了,我张嘴就想骂,可是马上就闭嘴了,因为我看清那是贺大胖子。

  贺大胖子皱了皱眉:“你们四个小子行啊,居然学会喝酒了?晚上还敢旷课?都给我穿好滚出来。”

  我们见贺大胖子出去,才慢悠悠的穿起了衣服,这尼玛都半夜了,他能干什么?总不能不让我们睡觉吧?所以我们并不担心。

  我们出去找到贺大胖子,才一溜站好,都低着头。

  贺大胖子说:“你们去站到宿舍外面,那儿风大,你们醒醒酒,一会我再去收拾你们。”

  我们苦逼的站在宿舍外,那些路过的女生都睁大了眼睛看我们,我分明看到了常欣那幸灾乐祸的表情。我心里骂道:你这个骚货还笑,要不是你,劳资能和刘航杠上吗?劳资不和刘航杠上,能打架吗?不打架能喝酒吗?不喝酒能被罚站在这儿吗?

  但我也只是心里过过瘾,嘴上啥话都没有,不一会常欣就鬼鬼祟祟的过来了,伸着自己的脑袋问道:“弟弟们,你们这是咋了啊。”

  振光那二笔居然笑呵呵的说:“没事,就喝点酒而已。”

  常欣点了点头,对我说:“弟弟啊,你这么小可不敢多喝,下次喝酒带上姐,姐替你挡酒。”

  我心想,劳资为啥要带上你?你又不是我女朋友。但嘴上与心里完全相反:“行啊,欣姐,下次弟弟可就找你了。”

  常欣一扬手,满不在乎的说:“放心,姐可是千杯不醉。”

  我看贺胖子还没来,就往常欣那边站了站,说:“欣姐啊,你这还不回宿舍,一会关门了你咋回去?不怕宿管那阿姨又说你去勾搭男人了?”

  常欣白了我一眼,一把将我拉到了她怀里,说:“姐我就是去勾搭男人了,她能咋地?我才不回去呢,我还想看看你们一会怎么挨训呢。”

  我被他猝不及防拉倒了怀里,忙四处看了一眼,见虽然有人指指点点,但好在贺大胖子还没过来,于是赶紧在她怀里蹭了几下,才说:“欣姐,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明天,我一定把这事原原本本的还原给你。”

  常欣点点头,伸手拍了拍我的头:“看你还算乖巧,又肯为姐着想,刚才吃姐豆腐的事姐就不跟你计较了,不过你明天要是表现更好的话,姐可以让你吃更多的豆腐哦。”说着还他妈的挺了挺胸,我心里骂道:真是个迷死人不偿命的小骚货,这才高二呢就这样,长大了还不是为公交车事业做贡献?

  常欣告辞离去,振光才贼兮兮的说:“小子真是狗屎运啊,什么时候哥能摸两把她那大兔子哥就满足了。”

  我这才一惊:尼玛啊,哥跟她发生过这么多次亲密关系了,但哥还没摸过那大白兔呢,不行,明天一定表现好点,好摸摸那大白兔。

  我们一个个正YY的开心,就听见贺大胖子说:“想不到你们几个挺抗冷的啊,这么大风你们还都笑嘻嘻的?”

  “K酷_匠a网z正"w版%+首发G

  我这才感觉到冷,赶紧抱了抱肩。

  贺大胖子又说:“听说你们下午在校外打架了,胆子不小啊?”

  我们都没说话,贺大胖子在我们面前来回的转,边转边说:“你们这种行为是可以直接送往派出所的你们知道吗?”

  我当时有些醉,风吹的脑袋有些晕,心里不屑的想:“还派出所呢,整天就拿这个吓唬劳资。”

  哪知道我那时候状态模糊,这么一想,就顺口说了出来,只见贺大胖子直接踢了我两脚,说道:“你说啥?你当谁劳资呢?”

  我冷汗立马就出来了,这尼玛怎么说出来了?贺大胖子一个巴掌就扇了上来:“连老师都敢骂了?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

  这一巴掌把劳资气坏了,俗话说打人不打脸,这尼玛都打脸上了,是可忍孰不可忍?错了,我还是忍了。

  但是贺大胖子没完没了:“你再骂一句我听听啊,你骂啊?”

  贺大胖子见我没反应,就对他们三个说:“你们先进去。”

  魏楠看了我一眼,我赶紧示意他们先走,毕竟能走一个是一个。

  等他们三个走了后贺大胖子立马就又踢了我一脚:“你最近很张狂啊是不是?连我这个班主任都不放在眼里了?”

  贺大胖子正打我打的爽呢就听到旁边有人说:“贺老师,体罚学生也要有个度啊。”

  贺大胖子扭头见是黑子,忙说道:“赵校长,现在这小崽子混牛逼了,下午在校外打架喝酒,晚上就骂我,不治不行啊。”

  黑子很是吃惊,仔细看了看我,才说道:“又是你这个兔崽子。”

  我被打的憋屈极了,听到黑子这么说,心里立刻就骂:“你才是兔崽子,你们全家都是兔崽子。”

  哪知我的状态还没调整过来,又顺口骂了出来,这一下黑子的脸简直在黑夜里都找不到了。

  贺大胖子说:“怎么样,赵校长,这小崽子现在可是牛逼的很啊。”

  黑子冷冷的对我说:“你跟我来政教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昨天15章写完后就去吃饭了,回来才发现好多错别字,已经改过来了,对大家说声不好意思,以后我会自己审查一遍再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