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厅的人四下散去,常欣和萌妹子扶着小美女离开了,竟然连招呼都没跟我打,他妈的好歹刚才还争着要劳资呢,现在居然都不知道表现好一点。

  振光咽了口唾液:“军哥,你这次可是要出名了,学校三个重量级的女生都跟你扯上关系了,这他妈就是刘航不打死你刘玉龙也要打死你啊。”

  我踹了他一脚:“你他妈的就不会说点好听的?劳资死了你有啥好处啊?她们三个怎么就重量级了?两个高一的一个高二的,离重量级差远了。”

  振光鄙视了我一眼:“男生是年纪越高越牛逼,女生是年纪越低越牛逼,那些老大们,哪个不是喜新厌旧的货?除了吕云东。”

  我心想,这他妈也对,萌妹子是黑子的女儿,哪个敢惹?常欣有吕云东护着,也是称霸一方;小美女是刘玉龙他女朋友,谁愿意惹这个疯子?

  但是我还没说话呢振光就又开口了:“真没想到啊,常欣居然是吕云东罩着的,我以前还以为常欣这么骚,肯定和各个老大都有关系呢。”

  我没理他,说:“都赶紧吃饭,就剩咱们几个了。”

  魏楠鄙视道:“还吃个毛啊,都几点了,马上就要晚自习了,回教室吧。”

  振光却是什么也不在乎,拉着我:“军哥,你怎么认识常欣的啊?她的骚可是全校闻名啊,你上过没有?”

  我鄙视了他一眼:“亏人家刚才还帮咱,回头你他妈的就YY人家了。”

  振光却不在乎,继续YY:“她让我们喊她姐啊,你说等关系熟了,我们是不是也能爽一爽?”

  我干脆不理他,跟着扬哥魏楠马璐回了教室,尼玛这才想起来正事给忘了,还没讨论好怎么找刘航呢。

  我又去找振光时被鄙视了:“你他妈的直接去找常欣啊,刘航追常欣是全校都知道的事,常欣一句话,刘航还不乖乖就范?”

  我骂道:“就你妹啊,我就是因为常欣才惹的刘航。”

  振光说道:“也是,你他妈搞了人家女朋友,人家自然要搞你。”

  尼玛的劳资都他妈的晕了,劳资什么时候搞他女朋友了?常欣可不是他女朋友,再说劳资也没搞常欣啊。

  可是我还没说话呢振光就又开口了:“据说每次常欣勾搭一个人,刘航就他妈的要打那人一顿,你就认了吧。”

  我不服气:“那常欣咋还能勾搭来人呢?”

  振光对我似乎很是无语:“他妈的只需挨一顿打就能搞一个长得好看的女人你搞不搞?”

  我思索了半天才说:“坚决不搞,劳资可不想挨打。”

  振光无奈极了,摇摇手说:“你他妈的自己去玩吧,哥跟你实在说不到一起了。”

  我心想,不说就不说,哥找老马去。

  我说:“老马,咱们怎么干那刘航?”

  老马正在看书,只见他把书一放,气势汹汹的说:“怎么干都行,一个当小弟的也敢这么嚣张。”

  我心里那个佩服啊,不愧是老马啊,这气势都快赶上马文了,虽然我不知道马文是什么气势。

  我赶紧趁热打铁:“那咱啥时候干?”

  老马低头沉思了一会:“星期六吧,下午放学大家都出去,在校外黑子不管的。”

  我一盘算,还有三四天呢,今天才星期二晚上,我有足够的时间准备一下我的获胜感言,于是当即同意:“行,就这么定了。”

  当天晚上在宿舍洗脚的时候隔壁的吴子强过来了,说:“今天听说你在餐厅大出风头啊。”

  吴子强这货不是我们班的,是十四班的,我们两个班挨着,平时来往比较多,所以大部分人都认识。

  但这个吴子强绝对是天下无人不识君,这货的贱可谓到了极致,你干什么他都想要搀和一下,关键他妈的搀和就搀和了,还他妈的总爱影响你的办事进度或者办事结果,然后哈哈大笑,似乎在表达着自己的聪明。而且这货是不管男女,啥事都行。

  例如有一次,我们班两个女生在踢毽子,这货非要加入,加入就加入吧,踢着踢着就把毽子的毛给拔了,拔了就拔了还他妈的哈哈大笑:“你们看这像不像拔鸡毛?”尼玛你说你能不能贱的有品位一点?

  我们甚至一度怀疑这货精神有问题,可是一直没有证据。

  所以我在他说完那句话并没有理他,谁知道他又会干出什么石破天惊的事来。

  哪知他贼兮兮的坐到了我身边:“常欣那骚货上着爽不爽?给兄弟我介绍介绍呗?”

  尼玛为什么每个人都他妈的认为我和常欣有一腿?劳资可是清清白白的啊。

  但是劳资现在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了,于是说:“哟,想不到吴老大也会有这方面的需求啊。”

  吴子强似乎有点生气,绷着脸说:“你他妈的到底介绍不介绍,不介绍劳资自己去找她去。”

  我冷笑一声:“哟,吴老大生气了啊,那你自己去找呀。”

  我完全不在意,除非常欣愿意,否则人家吕云东是吃干饭的?其实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吕云东会护着常欣,还任由常欣勾搭男生。

  然而即使常欣愿意,他妈的你还得经受刘航的洗礼,这常欣能是好玩的?所以我一点都不在意。

  吴子强似乎想通了什么,也不生气了,嘿嘿一笑,说:“军哥啊,不想介绍就算了,我也不是非得找她,军哥,你给小弟说说,你跟那赵芸和那苏琳的事呗。”

  我这才知道萌妹子就叫赵芸,而不是赵小芸这类的,而这也是初次知道小美女叫苏琳。

  I酷匠网"正#9版》i首发

  但是我怎么可能跟这傻b讲?但我还没说话呢就见吴子强点了一根烟,坐在了我身边。

  我皱了皱眉:“吴老大,我们寝室都不吸烟啊。”

  吴老大哈哈大笑起来:“军哥,当男人咋可能不吸烟?你别跟兄弟开玩笑了,赶紧说说你跟赵芸和苏琳的事吧。”

  我心想,说你妈比的说,但是嘴上却说:“吴老大,我洗完脚了,要倒水睡觉了。”

  吴子强听到我有赶人的意思,便伸出脚在我的洗脚盆边缘一踩,然后看着那流到地上的水哈哈大笑道:“军哥,你看这不就不用跑出去了嘛?”

  然后他华丽丽的转了个身,扬长而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