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全场不仅仅是安静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全场人心里的迷茫。

  大家都呆呆的看着小美女,眼里都充斥这巨大的问号:你怎么也搀和进去了?

  小美女傻傻的看着我,似乎没有反应过来。

  常欣最先反应过来,她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说:“弟弟,你没搞错吧,这小美女可是大名鼎鼎的啊,你知道她男朋友是谁吗?”

  我他妈的被闹了个大红脸:卧槽,她居然有男朋友了?他妈的我怎么不知道?她还大名鼎鼎?他妈的我怎么没听过?我只知道她叫小琳,可是连她姓什么我都不知道啊。

  小美女依然有些呆,完全没有了以前女汉子的气势:“你真的要选我吗?”

  我心想,他妈的反正今天都这样了,这么多人看着呢,于是我王霸之气一漏,大喝道:“是的,我就选你!”

  说完我不看常欣跟萌妹子,一下子来到小美女身边,一把就拉起了她的手:“你上次亲了我还没对我负责呢。”

  小美女脸色通红,急忙甩开我的手,红着脸争辩着:“那是不小心,亲脖子,不算亲。”

  哪知这话刚落音就听到有人说:“小琳,你真亲他了?”

  大伙都扭头看去,只见一个瘦瘦的个头不高的黑小伙走了过了。

  小美女一下子脸色苍白:“玉龙,不是的,我没亲他。”

  那小伙子可不是聋子:“你刚才明明说亲他脖子了。”

  小美女记得都快哭了:“玉龙,不是你想的那样,那次真的是不小心的,对,对,小芸可以作证的,小芸,小芸,你说呀。”

  他妈的原来这货就是传说中的刘玉龙,我吃惊了一下,上下一打量,尼玛还没我高呢!

  小美女的请求立马起了作用,只听萌妹子说道:“刘玉龙,你别怀疑小琳,那次是个意外。”

  刘玉龙笑了,似乎有些凄凉:“我怀疑?意外?什么意外都能亲上了?妈的整天跟劳资说年龄小,以后再做,除了让拉拉你那骚b的小手你让我干过什么?亲脖子?他妈的劳资连你的脸都没摸过!”

  刘玉龙似乎有些疯狂,指着我对小美女说:“亲这个B崽子了是吧?你喜欢这种B崽子是吧?劳资今天就废了他!”

  刘玉龙说着就要上来打我,扬哥等几人立马就要过来,可是旁边的欣姐说话了:“刘玉龙,你他妈的想干什么?你那婆娘亲我弟弟跟我弟弟有啥关系?要打打你那婆娘去,欺负我弟弟算什么本事。”

  刘玉龙似乎刚来没多久,这才看到常欣,似乎有点不相信:“这B崽子是你弟弟?”

  常欣皱了皱眉:“你嘴巴放干净点。”

  刘玉龙却笑了,笑的有些让人感到悲伤,然后他突然停了下来,指着常欣说:“你他妈的又算什么东西,整天骚的到处勾搭男人,不就仗着吕云东护着你吗?别人怕他吕云东劳资可不怕!”

  他妈的我这才知道原来常欣还有这么强硬的后台,难道说欣姐把那个似乎没有七情六欲的吕老大拿下了?要不人家怎么会护着她?

  常欣脸色很是冰冷,看着刘玉龙:“你他妈的又算什么东西,敢这样骂老娘,老娘找男人管你鸟事,你他妈的要真有种今天就把我跟我弟弟弄死到这,要不然咱这事就算没完!”

  刘玉龙冷哼了一声,四处扫描了一下,众人纷纷后退,生怕他暴起伤人。

  刘玉龙走到一张餐桌旁,拿起了一张凳子,径直朝我们走来。

  萌妹子脸色有些白,喊了一句:“刘玉龙,你别乱来。”

  小美女脸色更是苍白,站在一旁什么话都不说。

  常欣立的挺直,昂首挺胸视死如归。

  扬哥魏楠马璐振光也来到了我身边。

  }f更H新A“最!◎快g上酷dG匠网R

  刘玉龙笑了笑:“人还不少嘛,都是来送死的?”

  小美女终于开口了:“玉龙,不管他们的事,这是咱俩的事,咱们回去慢慢谈,行不?”

  刘玉龙却一下子暴躁起来:“行你麻痹,劳资他妈的干啥没想着你?你说一劳资从来不说二,你说往东劳资从来不往西,谁欺负你了劳资二话不说就去找他们拼命。为了你劳资被记几次过了?为了你劳资家长都被请了好几回,为了你劳资连市里的高中都没去,劳资当年也是全校前三名,劳资为啥考到了这?不都是为了你这个骚b吗?从初二到现在,你他妈的除了会对劳资颐指气使还他妈做过什么?劳资无怨无悔,但是你他妈的为啥背着劳资跟这个小B崽子搞?你他妈的想跟他搞你跟老子说啊,劳资放手还不行么?你他妈的为啥非要背着劳资搞?劳资是不是很好玩?很好骗?”

  刘玉龙说着竟然扔了凳子在一旁蹲着哭了,我们全都傻了眼,没想到故事竟然发展成这样了。

  小美女慢慢走到刘玉龙前面,也蹲了下来,说:“玉龙,你别哭了,我跟他真的没什么,你要是真想要我今晚就可以给你,你放心,我保证是第一次。”

  刘玉龙不理她,依旧蹲着,头低着,只能听到他压抑的哭泣声。

  小美女又靠近了刘玉龙一点,似乎想伸手去给他擦眼泪,但这时刘玉龙突然一把推开了小美女,扭头就要跑。

  小美女“哎呀”一声,坐倒在地上,似乎扭到了脚。

  刘玉龙忙回过头来,看了一眼,但却没有去扶小美女,然后又转过头去,跑了出去。

  我们更加面面相觑,故事越来越离谱了。

  萌妹子赶紧走了过去,扶着小美女,但是小美女似乎伤的不轻,萌妹子一下子没扶起来,自己反倒也摔倒了。

  萌妹子气呼呼的看了我一眼:“还不快过来帮我扶一下小琳?”

  这尼玛要在以前我指定就屁颠屁颠的上去了,可现在他妈人家男友正怀疑我跟她呢,现在还让我去扶?这萌妹纸实在秀智商吗?

  果然欣姐说话了:“我来扶吧。”

  萌妹子似乎很是不满,但却没有说话,小美女似乎心不在焉,根本不管谁扶。

  常欣和萌妹子把小美女扶起来,然后说:“都散了吧,都结束了还围着干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