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愿跟黑子多扯,万一他看中我非要撮合我和他那萌女儿在一起怎么办?再说,我真不想告诉他我在哪个班,于是我大义凛然:“黑校长,我不睡了,我到教室学习去。”

  黑校长似乎已经习惯了我喊他黑校长,也似乎只是不愿和我多做纠缠,于是他说:“你们赶紧回去吧。”

  我拉着常欣就走,为啥拉着?尼玛,马上就各回各班了,谁知道以后有没有机会?所以我才不管黑子在后面看没看。

  常欣任我拉着,见远离了政教处,才拍拍心口,说:“你不怕黑子再来几下,你还敢喊黑校长。哎,你在哪个班啊?”

  我嘿嘿一笑:“高一十三班。”

  常欣飞快的在我脸上亲了一口,然后说:“弟弟,以后我有空去找你玩啊。”

  我都懵了,这尼玛上演的哪出?亲了我还喊弟弟?哥可是第一次被女孩子亲,这尼玛是不是不想负责了?但我可不敢真叫她负责,等我回过神来已经没见她的影子了,四处一看,她都跑到女寝门口了,正回过头来向我打招呼呢。

  我见她进去,摸了摸被亲的半边脸,感觉挺不错的。不过我可不打算回宿舍睡觉,被班主任逮到旷课和在课堂上上睡觉,完全是两个概念啊。

  现在是早操时间,我也不去操场做操,直接回到教室,开始了我庞大的睡觉计划,中途去吃了早饭就继续回来睡了。

  直睡到中午我才迷迷糊糊被扬哥魏楠喊起来,一起又去吃午饭。

  魏楠神神秘秘的问:“怎么样爽不爽?第一次多久?”

  尼玛哥愣是反应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这一帮畜生居然认为我跟常欣去宾馆了。

  这尼玛不能接这脏水,我果断骂道:“爽你妹啊,昨晚被黑子抓到政教处了,罚站了一晚上,现在腿都是困的。”

  魏楠和扬哥半信半疑,但也没多问,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就问道:“你们知不知道谁是刘航?好像很吊的样子。”

  魏楠骂骂咧咧:“不认识,哪个傻b?敢在军哥面前吊,废了他丫的。”

  我指着前面一个背影:“就那个傻b叫刘航,你去废了他丫的。”

  魏楠不说话,看了半天,才说:“我好想见过那丫的,有一次在校外打架就有他。”

  我心里有了底,不就一个小混混?还来威胁哥?不过,哥到底该怎么办?对着干?当时的哥是绝对没有勇气的。

  但是不管怎么说,这一顿饭他没发现我,我也顺利吃完。

  下午继续睡,正睡呢被扬哥喊起来了,我说:“干嘛呢。”扬哥说:“赶紧走啊,微机课。”

  我以前对微机课一点兴趣都没有,因为啥都不会,可现在他妈的我会QQ了啊,于是我飞快的跟着扬哥奔往微机室。

  微机老师是个青年壮汉,据说爱好打篮球,这货上课的时候老是不讲课,连了网就让大家自己玩,所以深得人心。

  我正玩QQ玩的爽,扬哥却突然说,为啥我的电脑不会动了。

  我向旁边看了一眼,也没在意:“我也不知道。”然后就继续我的QQ了。

  哪知没一会数学老师杨小眼就亭亭玉立的站在了班门口。之所以说亭亭玉立,如你所料,他有点娘。

  杨小眼的出现并没有带给大家混乱,因为大家都没看见他。

  杨小眼可能对自己的出场方式有点不满,便霸气的喊了一句:“薛扬在哪?”

  扬哥扭扭捏捏的不想回答,似乎还在纠结自己的电脑不能运行。

  杨小眼三脚并作两步,飞一般的走到扬哥身后,拉着他就往门口走。

  凳子倒地的声音惊动了班里所有的学生,大家都震惊的看着杨小眼当众施暴。

  杨小眼把扬哥拉到门口,觉得大家似乎都在看着,便拿出手机,点了几下,然后将手机伸在扬哥脸前,问道:“这是你发的吧?”

  微机老师似乎在为大家解惑:“你借助QQ发短信骂,甚至是威胁老师,这就是网络犯罪,你知道吗?”

  这尼玛这一句吓坏了我们所有人,网络犯罪?听都没听过啊当时,只觉得极度高端霸气威武上档次。

  杨小眼没理睬我们的反应,拿着一本书使劲抽在了扬哥的脑袋上:“是不是你发的?”

  扬哥向前踉跄了一下,但没有说话。

  杨小眼又抽了一下:“是不是你发的?”

  扬哥忍着疼痛,默不作声。

  @4最新{(章¤L节Y上酷:匠u网Us

  杨小眼使劲又抽了一下,状若疯狂:“你说话啊,哑巴了?不是挺会骂的吗?你说话啊。”

  扬哥又是一个踉跄,撞到了前排的凳子,前排的学生早已躲到了后面,凳子哗啦倒下一堆的声音让我们心惊胆战,大气都不敢出。

  微机老师在一旁添油加醋:“这种人,送派出所都绰绰有余了,留在这也是个祸害。”

  杨小眼见扬哥不说话,又疯狂的推了扬哥一把:“你说啊,你以为你不说我就查不出来了?”

  扬哥低着头,一句话也不说,任由自己原本飘扬的发丝遮住自己无辜的双眼。

  杨小眼的疯狂持续了很久,最后才骂骂咧咧的去了,我们都松了一口气,觉得这事过去了。

  我偷偷问扬哥:“咋样?”

  扬哥摇摇头:“没事。”

  我又说:“他怎么知道是你?”

  扬哥瞄了瞄专心玩电脑的微机老师,说:“他控制了我的电脑,他那是主机。”

  我心里很是吃惊,因为我当时根本不知道自己当时玩的电脑还能被人控制。

  可是我们都低估了杨小眼的疯狂,没一会儿,班主任贺大胖子就来了,说:“薛扬,出来一下。”

  我不知道贺大胖子说了什么,反正就看到他踢了扬两脚,看到这儿,我不禁想起了我,以为我也曾先后被这俩人打过,并且打我的理由我一直都很不服气。

  那是高一开学没多久,有一次我一向拿手的数学作业没做完,第二天上课杨小眼就说:“谁作业没做完站到门外。”

  我心想,我数学成绩挺不错,杨小眼或许不会惩罚我,于是我就跟那些同样没做作业的站到了门口,排成一排。

  那几个孩子怕杨小眼发飙,都主动往后站,我才不怕,我数学成绩不错,我怕什么?

  当时我心里挺得意:小样们,都他妈看着,哥给你们做示范。然后,,我就真的做了示范。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