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欣可怜兮兮的看着我说:“我现在去女寝那个老婆子肯定会骂我又去勾搭男人了,说的话可难听了,你忍心啊。”

  我心想,卧槽,人家说的是事实,肯定平时这事没少干。但好歹常欣刚替我解围,总不能翻脸不认人,于是我答应了:“在这怎么睡啊。”

  常欣马上站了起来:“你坐这儿,我做你怀里。”

  。。。

  我当时的心情犹如前面那三个句号,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尼玛你就这么渴望?尼玛你就不能矜持一点?

  当我怎么会骂出来?这等好事可是千年难遇,于是我果断过去坐下了。

  常欣却没立即坐我怀里,反而是去关上了门。我心想,这骚货还挺细心的嘛。

  然后,然后她又关上了灯。这尼玛是要办我的节奏?我心里忐忑不安,同时有一股兴奋。

  然后常欣才抹黑走过来,摸到了我之后,才小心翼翼坐下来。

  我这下可没那么傻了,直接就搂住了她的腰。

  …0看It正版`章=节Pn上f酷F匠f网、,

  她也没反对,用胳膊环住了我的脖子,然后靠在我的肩头,似乎真要睡觉。

  尼玛不是办我?我还以为我的第一次要光荣的牺牲在政教处呢。这尼玛我金箍棒都准备好了你他妈却准备睡了?

  但我却不敢说出来,这女的特别疯啊,一旦真在这把我裤子剥了我肯定会退缩,所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也缓缓闭上了眼。

  没多久就听到常欣说:“弟弟,我还不知道你叫啥呢。”

  我心想,你大爷的裤子都脱一半了才知道问客人的名字。然后我就说:“欣姐,我叫李铁军。”

  欣姐笑了一下:“这么俗气的名字。”

  我不服气:“哪里俗气了?泱泱大国,铁血军队。”

  欣姐摸了一下我的脸:“你小子就是嘴硬,俗气就是俗气,还非得争辩。”

  我嘿嘿笑了一下,很希望她再摸一下我的脸。

  常欣叹了口气,自语道:“没找到这次走眼了,居然找了你这么一个混小子。”

  我摸了摸她的腰,很柔软的感觉,这才问道:“你平时都找的什么样的人啊?”

  常欣似乎白了我一眼,说:“找的都是那些敢光明正大调(禁?)戏我的,这些人基本都是混混,做了就做了,谁也不会当真,哪知道这次居然碰到你了。”

  我似乎有些委屈:“我哪有调(禁?)戏你?”

  常欣冷哼一声:“哪个正经学生会低着头忘我裙子里看?你那两个同学都是偷偷的,就你光明正大啥都不怕。”

  我却没在意这些,只是突然想起了裙子里的东西,粉红色,有些诱人。

  于是我的手不自觉的向下摸去。

  常欣打了我一下,说:“现在怎么胆大了?在操场上你可是动都不敢动。”

  我见常欣只是打了我一下,没有不让我摸,也没有把我手拿开,于是把左手移到她大腿上,说:“当时天虽然黑但还有月亮啊,我害羞,现在害羞你也看不出来。”

  常欣咯咯笑了:“你小子别摸了,再摸你那玩意就变成朝天椒了,我要忍不住把你吃了你就等着后悔吧。”

  我脸皮也厚了起来,更加放肆的摸着,还说:“吃了就吃了,第一次给欣姐也不吃亏。”

  欣姐却叹了一口气,说:“别傻了,你们这种乖学生我也遇到过,对第一次看的很重要,你还是别浪费在我身上吧。”

  我突然感觉欣姐有些悲伤,但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停止了手上的动作,任由欣姐的悲伤逆流成河。

  欣姐往我怀里钻了钻,说:“抱紧我。”

  我抱紧欣姐,却感觉她尽然有些瑟瑟发抖,我心想,难道欣姐冷?也是夜都深了,欣姐穿的也少。于是我就又紧了紧胳膊,想用我的身体来温暖这个可怜的女孩。

  我睡的极浅,不时担心黑子回来抓我俩的现行,于是天微微亮就睁开了双眼。

  而欣姐似乎睡得很熟,躺在我怀里一动不动,睡的老实极了。

  我不忍心打扰她,便就这么看着她。

  看她小巧的嘴唇,看她秀气的鼻子,却也看到了她微蹙的眉头。

  我心里知道,这个骚气冲天的女孩必定有着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但我不会去打听。打听这干什么?为她出头,笑话,像我这样懦弱的孩子。

  不一会儿我就听到一阵脚步声,我赶紧摇醒了常欣,她睡眼朦胧的看了我一眼,嗔道:“摇什么嘛,再让我睡一会。”

  我却担心得紧,说:“有老师过来了。”

  她有些不满意:“来了就来了嘛。”

  我心想,尼玛啊你不怕我怕啊,我爹妈辛辛苦苦挣钱让我来上学,最后知道我在学校和一个骚货在政教处过夜,还不剥了我的皮?

  常欣却噗嗤一下笑了,揉了揉眼,说:“不逗你了,看把你吓的。”

  常欣离开了我的怀抱,站在了一旁,我也赶紧站起来,没想到常欣却一屁股又坐回了太师椅。

  我心想,你个小姑奶奶,老师都来了你还敢坐他们的宝座?但我还没说出口政教处的门就被打开了。

  黑校长看到我和常欣明显愣了一下,然后问道:“你们两个在这过了一夜?”

  我不敢说话,怕黑子发现我和常欣之间的旖旎。

  常欣却坐在那儿大大咧咧的说:“赵校长啊,你这也太不负责任了,丢下我俩就跑了,我俩没你的批准敢回去吗?”

  黑子似乎有些尴尬,说:“我在那边瞄了一眼,见这儿灯也关着门也关着,还以为你们走了,就没再过来。”

  常欣说:“我倒是没事,坐在这儿睡了一宿,我睡觉见不得光,就关了灯,只不过我这男朋友昨晚可是一直没睡。”

  黑子说:“那你们赶紧回宿舍睡觉去吧。”

  常欣却不依:“我们班主任会批斗我们的。”

  黑子想了想:“我跟你们班主任说一声。”

  常欣笑道:“那就谢谢赵校长了,我是二三班的。”

  黑子看了看我,但我可不能说,于是我赔笑:“赵校长啊,我就不用跟班主任说了,我去教室睡就行。”

  黑子有些不满意:“教室学习的地方,不能睡觉。”

  尼玛我怎么忘了这黑子还是个老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