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说完就发现全世界变得更加安静了,常欣长大了嘴巴吃惊的看着我,那一对情侣也是一脸惊讶。

  黑子的脸更黑了,也不知道是天太黑了还是我感官出了问题。我都没有意识到黑子姓赵不姓黑。

  黑子缓缓出了一口气,却没说什么,直接向政教处的方向走去。

  妈的,这明显就是带领我们去哪个阴暗的小黑屋啊。

  我担心的看了一眼常欣,没想到她居然冲我一笑,还眨了眨眼。尼玛,这都什么节奏?这小妮不知道她将会走进那个暗无天日的地域?传说在哪里老师们都会变成恶魔,下手忒狠,打的你能疼好几天但却一点伤都没有。

  我不知道这些老师修炼了多久才练出这种绝世无双的神功,反正他妈的我是不想进去,虽然我跟常欣压个操场不至于被这样毒打,可我心里有心理包袱啊。你想,平时没愿意没事了跑去火葬场?

  可是面对黑校长及一大堆老师们强大的气场,我只能默默的屈服。

  终于熬到了小黑屋,我神奇的发现小黑屋居然有灯,这尼玛顿时让我松了口气,毕竟有光的地方才能让人不那么恐惧。

  黑校长让我们四人站好,然后自己坐在办公桌旁。那一群老师纷纷走了,顺带关上了门,只剩下我们四个和正在吞吐烟圈的黑校长。

  黑校长又吐了一口烟圈,欣赏着自己的烟圈慢慢的飘散,然后才缓缓的郑重无比的说:“我不是个顽固的校长。”

  黑校长开了这个头,自己觉得十分满意,然后自己点了点头,才又说道:“你们青春期萌动是很正常的。”

  我们都松了口气,没想到黑校长居然真他妈的不顽固,莫非是黑校长那萌女儿不停的开导所致?

  黑校长终于又开口了:“但是你们大晚上的不回寝室就是不行!你们他妈的在校园影响多不好?难道不会去宾馆?”

  我们几个面面相觑,显然都没想到这黑校长居然在给我们支招。。。

  黑校长却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办法,微微一笑,对我说:“你小子一看就是高一的,居然他妈的这么早就学坏了,除了刘玉龙那小子你是第二个因为男女关系进我这里面的高一新生。”

  我心想,他妈的我竟然不是第一个?那个王八蛋叫刘玉龙?他妈的为什么要在我前面?

  黑校长却不管不顾,咳了一声,正要说话,却听得政教处的门响了。

  这半夜了谁还来这儿?只听黑校长张口就来:“进来。”

  这时一个令我意想不到的人出现了,她推门进来,立即就看到了我。

  她似乎吃了一惊,但马上就转过头不敢看我,同时嘴上说:“爸,我妈让你早点回去。”

  黑子没发现他女儿的异常,淡淡的恩了一声,又说;“你先回去,我教育玩他们几个就回去。”

  黑子又吐了一个烟圈,才发现自己的女儿还没离去。

  于是黑子问:“咋还有啥事?”

  萌妹子似乎有些娇羞,弱弱的问:“他。。他们咋了啊。”

  黑子看看我们,说:“他们可就是反面教材啊,小芸你可别这样啊。他们这是乱搞男女关系啊。”

  这尼玛都说的是什么啊?乱搞男女关系????哥什么时候乱了??

  萌妹子可没想这么多,她听了这话脸色煞白,竟然哀怨的看了我一眼,然后转身跑了出去。跑了出去。

  这一下尼玛就是个傻子也看出问题了,常欣一脸惊异的看着我,那一对情侣也是满脸惊诧,就跟我喊了黑校长之后一个表情。

  黑校长的脸色似乎更黑了,我似乎都分不清他的五官了,只有那厚厚的眼镜片在反射着那些微弱的灯光。

  黑校长朝我一步步走过来,常欣下意识的理我远了一点,我心里大喊:“黑校长,你他妈的冤枉我了,劳资跟你女儿毛关系都没有!!!”

  然而黑校长听不到我内心的呼唤,他只是轻轻地问了我一句:“你认识小芸?”

  我似乎听到大家的呼吸在这一刻都停止了,似乎生怕错过我的回答。

  我唯唯诺诺的回答:“认识。”但我突然来了勇气:“但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黑校长,你要相信我,我绝对没有泡你女儿。”

  这尼玛我怎么觉得黑校长的脸又黑了几分,难道这黑可以无限叠加??

  黑校长一把就拍在了我的头上,对他们几个说:“你们先回去睡觉吧。”

  我当即就感觉很委屈,他妈的明明是你闺女在追我,你他妈的还打我。现在让大家都离开,肯定是要收拾我的节奏。于是我使劲向常欣抛媚眼,传达出去一个重要讯息:“你不是说要当我姐吗?现在到你保护我的时刻了。”

  那边常欣也不知道看懂没看懂,但明显我的美男计施展成功,常欣居然说话了:“赵校长,他是我男朋友,我会看着他的,不让他以后骚扰你女儿。”

  黑子明显有些不满:“你是叫常欣吧,你别以为我不认识你,你被我抓到这个地方没三次也有两次了吧,你这才高二就换了这么多男朋友,明显也不是什么好学生,我没叫你家长都够给你面子了,现在连我的家事你都想插手了?”

  尼玛。。。家事。。。。家事。。。这怎么就成家事了,我明明说了,跟你女儿没有一毛钱关系。

  常欣脸色有些不好,似乎有些生气,但她还是说:“赵校长,我交几个男朋友是我的事,你看不过眼大可把我开除,不用拿我爸妈来威胁我。”

  黑子似乎没想到常欣居然敢跟他顶撞,见另外一对情侣已经走了,便哐的一声关上门,看着常欣:“我威胁你?我用得着威胁你?”说着竟然一巴掌就把常欣拍倒在了地上。

  我和我的小伙伴简直惊呆了,这黑子尼玛连女生都打?还有木有人性?

  我忙蹲了下来,扶起常欣,见她似乎没多大的伤,那一巴掌太快,我也不知道打在哪儿,便问她:“你没事吧。”

  常欣对我笑笑,然后看着黑子:“今天我们熄灯前没回宿舍是我们不对,但赵校长你不该打我们,他是我男朋友,和你女儿没有关系。你为什么打他?”

  我当时心里简直感激坏了,根本没想到常欣为了我居然敢喝黑子对着干。

  黑校长似乎有些怒了:“和我女儿没关系?那我女儿为啥脸色发白的跑出去?分别就是这小子背着我女儿和你在外面混!”

  这尼玛我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从一个作为老师的父亲讲出来的,你有没有依据啊,我他妈根本就没跟你女儿好,又怎么谈得上背着不背着?

  于是我也怒了,吼道:“我根本就没跟你女儿好,是她死缠着我的!”

  说完就看见那刚推开门的萌妹子愣在了门口,她盯着我看了一会,突然就扭头又跑了。

  黑子见女儿似乎哭着跑了,赶紧追了出去,边追边喊:“小芸,小芸。”

  我根本管不了那么多,我只想看看常欣怎么样,于是我看着常欣:“欣姐,他打到哪儿了?疼不疼?”

  常欣摸了摸我的脸,笑了:“没事,我弟弟还挺关心我的嘛,没白为你出头。”

  我笑了笑,说:“那咱回宿舍吧。”

  常欣摇了摇头:“咱们在这等着吧,你个小冤家也不知道怎么惹了黑子女儿,人家老爸当然生气,咱要不等着这事情说清楚,恐怕以后还得吃亏。”

  我看了看旁边只有办工作旁有张太师椅,就扶着常欣说:“姐,你坐那等,咱总不能坐地上。”

  常欣点点头:“就是,咱不能委屈了自己。”

  常欣坐到太师椅上,说:“这感觉好极了,就像我是政教处主任一样。”

  我也笑了:“那欣姐你看见我在学校里勾搭小妹子可得手下留情。”

  常欣笑的像春天里的花,我都感觉快窒息的时候才听她又说:“你跟那个萌萌的小美女什么关系啊?”

  我知道她说的是萌妹子,于是一摆手:“别提了,她非得缠着我,我躲不躲不掉。”

  常欣嘿嘿一笑:“想不到我弟弟还是个万人迷啊。”

  我得意的一笑:“那当然,要不你怎么能找上我呢。”

  常欣鄙视我一眼:“也就你敢明目张胆的低头往我裙子里看吧,别人哪个不是偷偷摸摸的?”

  我傻傻的笑笑,其实我也不知道我那时为什么那样傻,居然会低头去看。

  常欣见我站的难受,就说:“要不你也坐这儿吧?”说着拍了拍她自己让出来的一半椅子。

  我心里异常愿意,这他妈谁不想跟美女挤一张椅子上?但嘴上却说:“算了吧,要是让黑子看见,又该批斗咱了。”

  常欣怒目圆睁:“批就批,他整天就闲得慌。”话虽这样说,但常欣终究没坚持让我跟她挤一块,毕竟这是政教处啊。”

  我跟常欣等了一会,不见有人,于是我说:“咱回去吧。”

  酷匠D网-'首发(

  常欣苦着脸:“寝室大门肯定锁了,女寝那大妈可恶心人了,我才不想半夜求她开门。”

  我说:“那怎么办?”

  常欣嘻嘻一笑:“只能在这过夜了。”

  我简直都要惊呆了:“在政教处过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