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话那男生就睁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我,而女生也转过头一副不可思议的样子。

  我当时感觉哥真他么的帅极了,一股自豪感油然而生,然后我就听到了那男生说话了:“很好,很久没人敢这么跟我说话了!”

  那女生又把我的胳膊往她怀里拉了拉,似乎生怕我受到伤害,这才说道:“刘航,你别太过分了,我常欣看上的人你动一下试试。”

  刘航似乎有些为难,说道:“欣欣,这小白脸有什么好的,你这么护着他。”

  常欣用另一只手捋了捋自己脸上的长发:“刘航,我的事不用你管吧?你赶紧走,别耽误我时间。”

  我心里其实挺发怵的,这尼玛一听就知道俩人都不是什么好鸟,哥可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好学生,从没见过这场面,这让我怎么应对?

  于是哥就英姿飒爽的站在那儿,任由他们俩人争执。

  刘航恶狠狠的说道:“小子,你要敢对欣欣做什么,劳资要了你的小命。”

  常欣似乎有些恼怒,说:“刘航,你他妈的非要跟我作对?”

  刘航却不理她,头也不回的走了。

  常欣见刘航离去,这才笑笑,竟有些撒娇的对我说:“真是个讨厌精,坏咱们的兴致,咱们走吧。”

  俗话说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我早就被这个骚货迷了心智,只想跟她一起去压操场,再享受一下她把我胳膊抱到怀里的感觉,哪里知道她以后会跟我有那么多的纠葛,会给我带来那么多的麻烦?但这都是后话,暂且不表。

  却说我亲亲密密的跟着常欣来到操场,一对对不舍得分开的情侣都在绕着这个没有路灯的操场转着。

  我却没什么话说,于是常欣就说话了:“想不到你挺腼腆的啊。”

  我笑笑:“恩,不大跟陌生人说话。”

  常欣娇嗔一句:“跟我还是陌生人啊。”

  我他妈的心都酥了,这句话说的我都有点感觉了,但心里还是很清醒:尼玛啊,我这才刚刚认识你,不是陌生人是什么?

  常欣似乎感觉到什么不妥,便又说:“今天确实穿的少了,感觉有点冷。”

  我当时还是个邹鸟,哪里知道这句话里面的门门道道?于是就特失望的说道:“那怎么办?你要回宿舍了?”

  常欣噗嗤一声就笑了出来,用手指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放心,小傻瓜,我会多陪你一会的。”

  我被她这一笑给迷住了,差点当即表示愿意献身给她,可是一个我更担忧的问题被我问了出来:“那你冷了怎么办啊?”我看了看我的衣服,毅然的脱下衣服,就打算给她披上,心里挺得意,他妈的电视上不都这一招吗?

  然而常欣竟然没有调笑我,竟傻傻的看着我,问:“这样你不冷吗?”

  我得意的笑了笑:“我身强力壮,不碍事。”

  常欣披着我的衣服,用手抓了抓我衣服的边缘,看了看只剩一个单薄长袖t恤的我,然后把衣服有脱了下来,说:“你穿上,要不冻着就不好了。”

  我傻了眼,没想到这骚货还有点良心,但我也是好人一个:“那你怎么办?”

  常欣一笑,说:“你搂着我我不就不冷了?”

  尼玛我当时脑袋都快缺氧了,这骚货果然是骚货,她说她冷居然是想表达这么一个意思,我愣愣的站在那儿,一时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

  常欣忍不住笑了,撒娇说:“别那么拘谨嘛。”然后还站到我身边把我手拉着,从她背后绕过去放在她另一侧的腰上。

  这尼玛我什么时候跟女生有过这样的接触?当时就懵了,手就想往回缩。哪知常欣似乎早就料到了似的,一把攥紧我的手,不让我挣脱,然后缓缓靠在我怀里。

  我整个人都愣在那儿了,后来想起来我就感觉我当时整个一木桩,站在那儿任常欣为所欲为。

  常欣似乎对我的不作为有些不满,嘟囔着说:“走着啊,别傻站着,手要是放这不舒服,你就换个地儿。”

  我手确实有点不舒服,毕竟我没这样搂过一个人,平日里跟那些狐朋狗友一起都是搂着肩头,哪里搂过腰?

  但他妈我实在舍不得把手从她的腰上拿开,心想,换个地儿?换哪才能两全其美?

  我想不到答案,只能依旧把手放在她的腰上。

  常欣靠在我怀里跟着我慢慢走着,此刻竟然不说话了,也不知在想什么。

  我更是什么话都没有,这尼玛有美女让摸着,有美女在怀里靠着,还说什么?闭目享受吧骚年。

  转了一圈就听常欣叹了口气,我马上感觉到了不安,问:“怎么了?”

  E酷9k匠l*网--正版¤|首发nr

  常欣嘻嘻一笑:“你肯定还是个处吧?”

  我心里不服气:“不是,早就不是了!”

  常欣笑道:“不是才怪,不过你也太拘谨腼腆了,平日我跟别的男生来这,哪个不是上下其手?哪个跟你这样手都不敢动一下。”

  我心想,这货果然骚极了,平时到底跟多少个男生一起压过操场啊?还让人家上下其手!这简直就是典型的潘式风格啊。

  但我的手还是放在她的腰上,并没有因为好多男生摸过她而拿开我的手,也没有因为她不介意而上下乱摸。

  常欣又是叹了口气,我不禁疑惑:“你怎么老是叹气?难道在怪我没对你下手?”

  常欣又是笑了起来,我不禁为她的表情变幻莫测感到佩服,只听她说:“是啊,人家浑身都不舒服,你也不替人家摸摸。”

  这。。。这尼玛我都不敢想象我认识了一个什么样的女生,这简直就是秦淮河畔的迷人尤物啊。

  我口干舌燥,只想找个地方将她就地正法,但我也知道,我就只敢想想,于是我干咳了一声,说道:“姐啊,你别这样。”

  常欣似乎没想到我居然还害羞了,咯咯笑了起来,说:“好弟弟,姐姐认了。”

  正说着只见几道手电筒的光芒射了过来,常欣脸色一白,拉着我就跑。

  我四下看去,操场上的情侣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走得差不多了,此刻也只有一两对情侣和我俩一样正在没命的逃。

  后面传来赵校长那雄壮的声音:“小兔崽子们都给我站住!小小年纪都不学好就干这些有伤风化的事。”

  赵校长和他的小伙伴们是从宿舍的方向追过来的,我们只能朝远离宿舍的方面跑,我心里直骂,这尼玛让我们往哪儿跑?你好歹给条活路啊?我这辈子还没进过政教处,这尼玛要是因为跟女生压操场而被抓进去简直有损我的英名啊,虽然我没什么英名。

  我正胡思乱想呢就被常欣一拉,然后就听到她说:“这儿。”

  然后她就把我往一个草坑里推,我扑通一声就进去了,这儿有这么大一个坑是我怎么都没料到的,坑旁边有一棵树,这树斜的都快倒了下来,正好把这坑掩饰的极度完美,不认真瞧绝对发现不了。

  我刚进去就见常欣也跳了进来,这地方不大,她直接就坐我怀里了。

  大家不要忘了,她穿的是裙子。而她又是跳下来的,裙子自然就张开了,虽然天色太黑我什么都看不清,都我还是知道她现在肯定很尴尬,因为她坐我手上了,我手上的感觉明明白白的告诉我,她的屁屁离我的手背只隔一层薄薄的布。

  她扭了一下,说:“手拿出去。”

  我干笑一声:“你不是想让我摸吗?”

  常欣扭头白了我一眼:“你也不看看时候,黑子在外面呢。”

  黑子就是赵校长,因为长的黑,又整天黑着脸教训人而得名。

  我坐在下面视线被常欣挡着,自然什么都看不到,闻言只得抽出手来,她于是就直接坐在了我下身上。

  我问道:“欣姐。黑子走了吗?”

  常欣“嘘”了一声,小声道:“朝这边过来了,别吭声。”

  这坑这么小,我把手抽出来后也没地方放,全身地方都被她的身子占据了,于是我只得把手放到她腿上。

  她吓了一跳,骂道:“刚才干嘛去了?现在这么胆大,也不怕被抓住。”

  我嘿嘿一笑:“抓到就抓到,跟欣姐一起,什么都是好的。”

  常欣似乎心情也不错:“你小子嘴还挺甜的啊。”

  我正准备自夸两句,哪知常欣突然扭动了一下身子,俯下头去,低声道:“别出声,来了。”

  我当时也不知怎么想的,反正就没意识到黑子在外对我带来而对威胁,只知道我怀里有个美女,常欣突然扭动的那一下立马就激起了我荷尔蒙的使劲分泌,然后我就可耻的硬了,这一下毫无征兆,常欣裙子又是摊着的,一条内内显然阻挡不了什么力道,只听常欣“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

  常欣扭过头,正准备说什么却发现几道光芒同时照了过来。

  然后我跟常欣就被抓了出来,我们俩互相看了一眼,都低下头去,就像我们都是乖孩子一样。

  黑子看了我们一眼,随便指派了一个老师看着我俩,然后又向另一个方向走去,不多久,另一对情侣被抓了过来,和我们站在一起。

  黑子看了我们四个一眼,说:“真是丢人,在学校都这样,出去了是啥样?”他突然又看了看我:“这么小,你不会还是高一的吧?”

  我不答话。废话,才不能让他知道我哪个年级哪个班的。

  黑子怒了:“说话。”

  我顿时想到了苦情计,干脆哭着说:“黑校长,我知道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换血魔衣说:

感谢铃风为我做的本书封面和《四剑说》封面,也感谢铃风对这本书的看好,更感谢铃风对我讲的一些经验。

作为在本站认识的第一个写手,我决定为你加一更。另外,你还是除了我自己现实中的朋友第一个看好这本书的。

希望你有空再来指点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