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没有命令手下追上去,估计是对陈语堂的实力有些忌惮吧。我的心里狠狠的松了一口气,要不是巫寨的支援及时,这件事情真的不知道要如何收场了。

  刚刚的那个招待我们的年轻人来到了长老身边,恭敬的说道:“长老,刚刚兽神雕像捕获到了极大的巫力反映,我们猜到是您跟人动手了,所以就按照兽神的指引来支援了。不过看起来,我们来晚了?您已经把敌人全都赶走了吗?”

  “没有赶走,相反,我被敌人打败了,幸亏你们来的及时。”长老露出了慈爱的笑容,摸着青年的头说道:“这没什么丢人的,我也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的人,比我强的大有人在。孩子,你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的道理,不要骄傲,好好的努力,知道吗?”

  其实我现在很佩服长老,作为苗寨最有威信的存在,能够坦白自己被人打败的事实,还能坦然的面对一些,这实在是太值得人尊敬了。

  就在这个时候,从巫寨的方向又冲过来一个人,跑到长老的面前说道:“长老,仰阿莎出事了!”

  “出事了?出什么事了?”长老眉头一皱“仰阿莎死了,刚刚我们发现她被人杀死在自己的房间,就在大家刚刚出寨子之后不久。”青年回答道。

  长老点了点头,然后大手一挥:“回寨子,加快速度。”

  回到苗寨之后,大部分的人都被长老驱散了,只有三四个人跟长老向仰阿莎的房间走去。我和岳阳不声不响的跟在了他们背后,长老也没有阻止,我和岳阳也乐得不去提及这件事情,至少在我的心里,对那个女孩还是真好奇的。

  可是就在我进入了房间,看到仰阿莎的尸体之后,我才知道我真的不应该来,这简直是丧心病狂!

  仰阿莎浑身赤裸,致命伤在胸口,好像是被人用利物刺入的。她的双手被绳子捆着,挂在了棚顶。其实这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仰阿莎身体的每个洞,都被一种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堵住了,每一个……

  岳阳走上前,用一种很是惊诧的语气说:“这个女孩得罪过什么人吗?要不然是多么大的仇恨,能让行凶的人用这种手法杀死她?禁魂锥刺进胸口,然后用炼魂石封死身体的每一个孔窍,这分明是想让她的魂魄不能离体,不能投胎,慢慢的被炼化,直到魂飞魄散啊!”

  长老没有说话,而是看着那个接待我们的那个青年问道:“从我带她回寨之后,有没有什么异常?有没有陌生人的出入?”

  青年摇了摇头:“没有,除了和您一起回来的这二位,寨子里并没有什么陌生人的出现。”

  听到这个青年的话我就生气了,这是什么意思?把矛头指向我和岳阳吗?我看着这个青年就气不打一处来,竟然敢在我和岳阳的酒中下毒害我们,现在还想要诬陷我们,这简直是丧心病狂,活腻了吗?所以我开口对长老说道:“长老,我有一件事情要跟您说一下,是今天晚上发生的。”

  岳阳显然是知道我要说什么,连忙在我的身后捅了我两下,示意我不要继续说下去。可是我哪会理会他?被人暗算了还不说话,那不是被人欺负到家了吗!

  所以我指着青年,理直气壮的对长老说道:“就是他,今天晚上给我们弄了两碗米酒,说是招待客人的礼节,可是他竟然在酒里下毒!长老,我知道您是不可能做这样的事情的,所以他很有可能对苗寨心怀不轨,还请您彻底的调查一下!”

  岳阳在一旁不住的摇头,嘟囔着你非要说,都告诉你别说别说了,就是不听话之类的。

  我本以为长老会大吃一惊,然后指着青年一通臭骂,把他抓起来严刑拷打之类的,最次最次,也要问问青年这件事情是怎么回事之类的吧?

  可是长老的反映非常淡定,语气平静的说道:“这件事情我知道了,天晚了,你们先回去好好休息,等我调查之后会给你们一个满意的答复。休息好了,明天早上来老地方找我吧,我在那里等着你们。”说完,长老命令别人身边的人处理一下仰阿莎的尸体,然后就带着人离开了。

  我直接愣在了原地,岳阳却拉着我向住处走去,回到住处后,狠狠的把门关上。

  “袁佳倩我发现你就是一个愣头青,告诉你别问别问,你就是不听话!你看,你问出来什么了?反倒把问题给弄复杂了!我告诉你,以后无论做什么事情之前先给我经过大脑,你的脑子不光是让你用来吃饭的!”岳阳小声的呵斥着我。

  可是我不服气啊,那本来就不是我的错,你骂我凶我干什么?于是我反驳道:“照你的意思,被人欺负了,还得咬碎牙往肚子里咽?本来就是他给咱们下毒,我说错了吗?!”

  “难道你没看出来吗!长老对那个青年一定是青睐有加的,摸着青年的头说话,这一看二人的关系就很近!而且,仰阿莎的死让长老已经不高兴了,你在刚刚那个时候还提这件事情,你是嫌事情还不够乱吗?”岳阳看我的眼神,就像看傻子一样。

  RC酷$匠网7永m久免费看…小U说

  “那你说我应该怎么办?难道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吗?如果就这么算了的话,那岂不是还要被人暗算吗?”我一脸的委屈。

  “这件事情,没那么简单,可能不是那个青年下的毒,否则长老的反应不会那么淡然的。我本来想要偷偷的调查,被你这么一闹,我也不用调查了。”岳阳叹了一口气:“算了,也无所谓调查不调查的了,早点睡吧,明天还要去长老那里,解决你的事情呢,”

  我略带抱歉的看了岳阳一眼,知道这件事情是我鲁莽了,所以有些不好意思。岳阳被我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索性留下了一句以后注意点之后,就上床睡觉了。

  “喂喂喂,你就不能把床留给我吗!”我大声的对着岳阳喊道。

  “你是尸妖,不睡觉都可以,凑合凑合吧。我是人,床对我还是很重要的,我先睡了,晚安了您内……”岳阳把被蒙在了头上,不理我了。

  其实就像岳阳说的,我睡觉不睡觉其实都没什么影响,只是我睡习惯了而已。可是今天不知道怎么了,可能是刚刚太紧张了吧,总是感觉特别累特别乏,迷迷糊糊的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是被岳阳叫醒的,感觉岳阳在我的胳膊上碰了两下,一边嘴里喊着我的名字。

  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抬起头,发现岳阳正闭着眼睛拿着毛巾擦着脸。我揉了揉眼睛,问道:“几点了?”

  “差不多六点,天已经亮了,去洗洗脸然后去长老那里吧。”岳阳把毛巾放下,然后看着我,表情突然一愣,然后瞬间掏出了自己的八卦,冰冷的问道:“你是谁,袁佳倩呢?”

  岳阳这一句话反倒把我问愣了,岳阳中邪了?我就在他的面前,他当着我的面问我是谁?

  “岳阳,你发烧了吧?我就在这,你问我去哪儿了?你在这逗我呢?”我一脸无奈的说道。

  “不可能,你绝对不是袁佳倩,你当我是瞎子吗?”岳阳斩钉截铁的说道:“麻烦你变成她的样子也变得有技术含量一点,袁佳倩那么难看,你变了一个这么漂亮的女人在我面前,你是在逗我玩吗?”

  听到岳阳的话,我才发现事情貌似有些不对劲,于是我连忙转头望向我左侧的镜子。

  然后我惊呆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九九不加一说:

  仍然求撸撸票,都给我吧,打滚求!!!

  看书的人不少啊,就算一人给我一张,我都能一天一百多张的T.T你们就给我吧求求你们了,跪求跪求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