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这次又及时的赶到了,相比于前几次在最后一刻出现,这次来的还算比较早的,倒是没让我太过担惊受怕。

  岳阳走到了我的身边,拿出了一个小瓶子打开递到我的鼻子前,让我吸一下,说是能够安神。我吸了一口,果然有些心悸的感觉被一扫而空,眼睛也明亮了许多。

  “我说岳阳,你是不是暗恋我,然后一直关注我的?要不然你怎么总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跟Supperman似的,这不合常理啊!”我调侃道。

  “去你的吧,就你出门的时候那么大声,跑起来跟火车似的,聋子都能听见!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把自己当成BOSS了?什么都不会就敢往上冲?你现在给我用一个法术试试,除了把苍蝇弄疯,你还能用出来别的法术吗你告诉我?”岳阳丝毫不留情面的嘲讽着我。

  “你不告诉我直接抡圆了拳头往上冲吗?那我还需要什么法术啊!”我无所谓的看着岳阳:“再说你刚刚睡的跟猪一样,把你叫起来那蜗牛都跑没影了!”

  酷匠网正+版I首b^发

  “行了,那还不是让人给留在这里了吗,你追上有什么用?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岳阳撂下了一句话,然后开始观察起了战场中的情况:“哟,我当是谁要吸我的阳气呢,这不是被我一剑劈到地底下那个白痴女人吗?怎么,自己打不过我,找帮手来找场子了?”

  “小道士,我告诉你别太猖狂了,别以为自己学了点本事就了不起了。今天就算我身边的人不出手,我自己也能把你打的跪地求饶,你信不信?”可能是被岳阳戳到了痛处,孙小优指着岳阳,怒气冲冲的说道。

  “把我打的跪地求饶?你可真逗。”岳阳不屑的一笑:“你真当我那次出全力了?要不是那个尸王偷袭我,而且他皮糙肉厚的我懒得动手,你觉得你能活过那次吗?跪地求饶?嘿,你当我是茅山那群道士,会被僵尸打的跪地求饶吗?我告诉你,我……卧槽……”

  我刚刚觉得岳阳的话有些不大对,还没来得及提醒他,孙小优身边的一具僵尸用闪电一样的速度冲到了岳阳的身边,狠狠的一拳头把他砸飞了出去……

  “茅山,茅山……吼……”那具僵尸出手之后就立刻回到了原地,双眼喷着火焰,死死的盯着岳阳,那表情恨不得把他生吞活剥了一样。

  岳阳一边呻吟着,一边从十米开外的地上爬了起来。还好,岳阳这次只是被掀飞了撞到了树杈上,树杈把惯例抵消了一些,否则现在又是我单挑尸王的节奏了。

  岳阳一边揉着腰,一边一瘸一拐的回到我的身边:“卧槽,我说茅山弟子没骨气,你们急个毛啊?偷袭,又是偷袭,就不能摆开了阵势干一仗?!这他吗的什么世道,僵尸都跟茅山道士同流合污了吗?卧槽!哎呦,我的腰啊……”

  “你给我闭嘴,白痴岳阳!”我狠狠的骂道:“陈语堂,也就是那个尸妖,还有他身边的人,原来全都是茅山的道士,后来一起变成僵尸的!你侮辱人家的师门,不把你的脑袋拧下来就不错了!我看你才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败!”

  “啊?茅山的道士,变成僵尸?!”岳阳一脸的不可置信:“这当真是太讽刺了,茅山的弟子变成僵尸,这是什么情况?难不成是炼制法尸炼制的走火入魔了,脑子秀逗了,都开始把自己变成僵尸了?诶,这可是……卧槽,你还来?!”

  听见岳阳的话,那具僵尸又抡圆了拳头冲了上来。眼见着岳阳又要被打飞了,我直接站到了岳阳的面前,伸出拳头,把僵尸的攻击挡了下来……

  ‘铛!’的一声,我只觉得手臂一阵酸麻,后退了两步,撞到了岳阳的身上才停了下来。可是那具僵尸直接倒飞了出去,沿途不知道摧残了多少花草树木,终于停了下来……

  我最近一段时间无数次的想,现在我面前的二比岳阳,还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岳阳吗?见到岳阳第一次的时候,我觉得他挺帅的,尤其是一个人和一群人单挑的时候,那感觉简直是帅呆了。还有他那冷漠的语气,霸道的行事风格,都让我觉得这应该是一个很有型的男人才对!

  可是现在的岳阳呢?活生生的就是一个逗比啊!大脑就像缺根弦一样,一举一动的二到不能再二了。莫非是我太欢乐了,把岳阳也给带成二比青年欢乐多的节奏了?!

  暂且不提岳阳的变化,他二就让他二下去吧,反正跟我也没什么太大的关系。刚才的那个场面可是把所有人都给惊呆了,谁也没有想到我这纤细的身躯能够抵挡住彪形大汉的全力一拳,而且我还占了上风,这不科学!

  当然,我也不敢相信这一切。刚刚挡在岳阳的身前,我只是觉得我好歹能比岳阳身体强度高一些,岳阳虽然会点招式,但是绝对不可能有僵尸蛮力大的!就算我挡不住,受伤好歹也能比岳阳轻一些吧?

  可是现在这个情况完全出乎我的意料啊,我没什么事儿,反正那具僵尸成了滚地葫芦!要是一般的僵尸也就罢了,可它是岳阳的师兄啊!生前不知道多大年纪,死后又修炼了一百多年的人物,就这么让我给放翻了?

  那具僵尸倒是没什么太大的反应,起身直接走到孙小优的身边站定了,只是一直怒视着岳阳。

  “没看出来啊,袁佳倩,你最近也很有长进嘛。”孙小优从震惊中缓了过来,用阴阳怪气的语气说道:“不知道你是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能够在肉体力量上不输它们了,呵,呵……”

  “你呵什么呵?大半夜的不好好伺候男人,把我们引过来是什么意思?”看到我这么猛,岳阳顿时有了底气,指着孙小优喝道:“今天既然让我见到你了,你就别想走了!火葬场的事情,这次的事情,加上上次吊死鬼的事情,新帐旧账咱们一起算!”

  “小道士,大话说的有点早吧?”孙小优不屑的一笑,从怀中掏出了一只箫:“这是首领送给我的法器,我今天就用它,送你和袁佳倩下地狱!”

  岳阳看了看孙小优,又看了看孙小优手上的箫,愣了愣,突然放肆的狂笑了起来……

  “哈哈哈,卧槽,果然是什么人用什么样的武器……你这武器都拿的这么有诗意,吹箫,哈哈吹箫……果然是拼命的时候都不忘了练习你的老本行,卧槽,卧槽……不行了,笑死我了……”

  我满脸黑线的看着岳阳,心中默默的骂了一句:“二比。”

  孙小优却被岳阳的话气的头上都冒青烟了,指着岳阳半天都说不出来一句话。咬咬牙跺跺脚,孙小优直接把箫放在了嘴上,吹奏了起来……

  似乎是感觉到了危险,岳阳也收起了笑容,掏出了他的桃木剑和八卦,引动了真元。

  “袁佳倩,我要专心的和那个贱女人斗法了,不能分心。恩,你现在这么强,我估计对付那两句僵尸没问题的吧?这个伟大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就交给你了,好好完成组织交代的任务,不要让我失望。”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之后,岳阳闭上了眼睛,开始专心致志的调动真元了。

  我被岳阳的话弄愣了。我,对付陈语堂的师兄,还是两个???

  岳阳,我,我草你大爷!!!你这是坑娘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