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老和其他人对话说的都是苗语,只有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才用的是汉语,估计这个地方的人基本都是用苗语的,所以长老找来了一个会汉语的年轻人来招待我和岳阳。

  “谈不上怠慢,我们来到了这里,反倒是打扰了你们。”我扮出了淑女的样子,对青年微笑着说道:“可能要在这里呆几天,这几天就要多多麻烦了。”

  青年笑了笑,没有说什么,到前面去引路了。

  “行啊袁大仙,没看出来你还有这么淑女的一面呢?”岳阳一脸贱笑的看着我,小声的说道:“怎么着,看上这个小伙子了?”

  “岳阳我发现你还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会不会说话?”我白了岳阳一眼:“什么叫我还有这么淑女的一面?我本来就是淑女、软妹子,只是跟你在一起没这必要淑女罢了。”

  “什么叫跟我在一起没必要淑女啊?你这话我听着怎么这么怪?”岳阳不满的说道。

  “你见过跟二比这装淑女的吗?那不是比二比还二比了?”我留下了这么一句话,然后专心走路,不看岳阳的脸色了。

  七拐八弯的,青年带着我们来到了一间草房,打开门带着我们走了进去。

  “二位今天就在这里委屈一晚上吧,明天早上,我会叫人帮你们打扫一间客房的。”青年的表情略带歉意:“今天实在是太晚了,只能找一间还算干净的房子给二位住下了,实在抱歉。”

  “没关系,本来就是我们打扰,挺不好意思的。”岳阳大方的拍了拍青年的肩膀:“兄弟,不早了,你也先去休息吧。”

  “那好,二位先休息,有事情叫我就可以了。”青年点了点头便走了出去。

  房间很朴素,除了一张桌子一张床两张凳子就什么都没有了。屋子中间有一个小火堆,是青年临走之前从外面抱了一捆柴点燃的。总之,这里太破了……

  “我说岳阳,你到底带我来的是什么地方啊?”我四处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你是不是真的要把我卖到这儿?这一看就是买媳妇的地方啊,太破了吧!”

  “卖你?我怕砸手里!”岳阳挑着眉毛说道:“将就将就吧,不说了明天就给你收拾客房了吗?别抱怨了,一晚上挺挺就过去了。”

  “我倒不是娇气的人,不过岳阳,我从来到这里之后就一直感觉有些不对劲。”我微微皱着眉头:“你的道行应该很高,你应该比我更能感觉到才对吧?岳阳,今天晚上咱们别睡了,我总感觉心惊肉跳的。”

  “袁佳倩你是不是有点太敏感了?苗寨对一般人来说是很神秘的,尤其是巫家,这里的鬼神气息太重,觉得不舒服是很正常的。”岳阳不以为然:“你说的不对劲,是哪里不对劲呢?”

  我仔细的想了想,然后低声说道:“那种感觉很奇怪,如果要是让我形容的话……同类的感觉吧。”

  “同类的感觉?”岳阳走到我的身边,摸了摸我的额头,然后用一种很夸张的口气说道:“袁大仙什么时候变成吸血鬼了,都能找到自己的同类了?”

  “行了岳阳,不跟你说话了,你还真就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我把头撇向了一边,不再理会这个二比了。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传来了两声敲门声。岳阳说了一声请进,刚刚的那个青年端着两碗米酒走了进来。

  “二位请喝下这碗米酒吧,这是我们款待客人的方式,贵客上门,都是要先干一碗米酒的。”青年微笑着把酒递到了我和岳阳的面前。

  青年都这么说了,我和岳阳自然也不好拒绝。把碗端起来,我刚刚要喝,却发现岳阳在我的屁股上摸了两下。

  我当然不相信岳阳是个色狼,况且以他的性格,就算是有贼心那也是没贼胆的。所以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这酒有问题!

  于是我用抱歉的语气对青年说道:“对不起,我不是很会喝酒,这个酒的味道有些太烈了。我喝一口表示一下可以吗?毕竟我是个女孩子,喝醉了酒影响很不好的。”

  我本以为青年会坚持让我把酒喝完,没想到青年很痛快的说:“可以,喝一口也是那个意思,只要意思到了就可以了。”

  我点点头,喝了一小口,却没有咽下去。岳阳却很大方的把酒喝完了,这下把我看愣了,莫非岳阳真的是想占我便宜,这个酒其实没事儿?

  青年接过了我们手里的碗,说道:“那二位就先休息吧,明天早上我会来叫二位,带你们去长老那里的。”

  我矜持的点了点头,没敢说话,那酒还在嘴里含着呢!岳阳豪爽的一笑:“麻烦兄弟了,你也早点休息,多谢你的美酒了。”

  我和岳阳把青年送走了,等青年把门关上走远了之后,我连忙把嘴里的酒给吐掉了。岳阳更直接,张开嘴,掐动了一个法诀,酒液顺着他的嘴巴‘滴溜溜’的全部流了出来。

  “我说岳阳,这是什么情况啊,你怎么知道酒有问题的?”我疑惑的看着岳阳。

  “我还以为你没看明白我的意思,把酒给喝下去了呢!”岳阳狠狠的呼出了一口气:“我有一个习惯,每接触一个陌生人给的东西,我就会用道术检查一下。刚刚道术对这杯酒的反应很强烈,这杯酒里绝对不是单纯的草木之毒,很有可能是尸毒、巫毒或者其它更高明的毒术。”

  “你的意思是,他们要害我们?”我惊讶的看着岳阳:“你不是说你来过这里的吗?再说那个长老也认识你的师傅,怎么还会害我们呢?”

  “长老是不会用这些阴谋诡计的,他比我们强的多,如果想害我们,早在见面的时候就下手了,根本用不到这些阴谋诡计。”岳阳反驳了我的观点:“我看八成是这个青年想要害我们吧,毕竟大半夜了还送米酒过来,说是待客你信吗?不过这件事情也不好说,长老安排他肯定是因为他可靠,而且我们和他无冤无仇,他没理由害我们的。”

  “你看,我就说这里不对劲吧,你还不信。”我理直气壮的看着岳阳:“那现在怎么办?我建议我们还是赶快离开这里吧,刚刚见面的第一天晚上就要给咱们下毒,我总感觉咱们再待下去,就是要死在这里的节奏了!”

  “离开这里?你的毒不想解了?”岳阳的一句话直接把我弄的没了脾气:“你要是说不想解读了,想回去嫁给那个尸妖,或者说想等着毒发身亡,那我现在就带你回去。”

  我狠狠的摇了摇头。

  “既然这样,你就给跟我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呆着,走一步看一步吧。”岳阳叹了一口气:“能救你的地方只有这里了,离开就是死,在这里还有可能活,对不对?”

  我承认岳阳说的有道理,甚至让我的心里有了一些愧疚。岳阳本来就跟我没什么交集,可是他从认识我的第一天就开始帮我,现在还跟我陷入了险境,我是很过意不去的。我现在是尸妖,他是道士,没除了我我就万幸了!

  于是我感激的看向了岳阳:“不好意思啊,我对你那么不好,你还一直为我着想,我真的很不好意思的……等这件事情过去,我一定好好的补偿你。”

  “你以为我跟着你是白跟着你的啊?”岳阳像看白痴一样的白了我一眼:“别以为我是什么乐善好施的人,要不是因为我见过的尸妖太少想好好的研究研究,你以为我愿意跟着你吗?笨的跟猪一样。”

  WO酷√匠b$网*\唯}一E正版't,1其…4他都(是mA盗版

  卧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