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这个人生气就只有那么一小会儿,用不了十分钟,我的气就会消了。

  所以我在生了二十分钟的气后,就在那里考虑怎么样才能收场。刚刚表现的太激动了,再说岳阳说的也对,毕竟是鬼,还是恶鬼,岳阳杀了它也是应该的。

  正在这纠结要不要和岳阳主动认错呢,这个时候我却听见了敲门声……

  “喂,袁佳倩,你把门锁上是什么意思?我还要睡觉呢,快把门打开。”

  恩?岳阳这是要服软了吗?那我可好好好的矜持一下了。

  “袁佳倩,你把门给我打开,我是不会杀你的。你又没有作恶,我杀你干什么呢?快把门打开。”

  我知道岳阳是想给我一个台阶下,可是岳阳既然主动说了,那就证明他现在也后悔了。不过我不打算轻易放过丫的,不把他治的服服帖帖的,那以后我肯定不好过啊!所以我还是选择默不作声。

  “袁佳倩,袁大仙,你把门给我开开吧。刚刚是我态度不好,我下次一定注意,好不好?你说你把门打开了,你要我睡沙发吗?你要是不给我开门,我可再开一个房间去了啊……”

  我听到岳阳的语气越来越软了,所以我决定,岳阳再说一句话就把门打开原谅他。可是……

  十秒钟……二十秒钟……一分钟……

  卧槽,岳阳他丫的,不会真的去开房了吧?!

  我心说岳阳他丫的就是一个愣头青啊,这事儿他是绝壁能干出来的!所以我连忙起身走到门口把门打开,想下去阻止岳阳的行动。奶奶的,这一晚上的钱,一瓶迪奥可就出来了啊!

  可就在我刚刚把门打开,还没等出门呢,却看见岳阳站在门口,正一脸笑意的看着我……

  “袁大仙儿出门,这是要尿尿去吗?我还以为你能憋一晚上呢。”岳阳一脸讽刺的笑,原来丫在这儿等着我呢!

  “别闹了,明天赶紧去苗疆,我可不想毒发身亡。”我白了岳阳一眼,转身回到了床上。

  岳阳没说什么,而是来到了我身边,看着我说道:“明天就要去苗疆了,那里危机重重,我可能不能随时随地的保护在你身边。所以,有些事儿我必须和你说清楚,省的你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我点点头示意岳阳说下去,于是岳阳又翘起了二郎腿,一屁股坐在了床上。

  “我先给你讲讲什么是巫。所谓巫,能够与鬼神相沟通,能调动鬼神之力为人消灾、预言、祈雨、治病,巫的年代久远,甚至比道家的历史还要悠久一些。”

  “至于巫师,巫师也分很多种,第一种就是白巫师。白巫师主要是帮人消灾解厄,消除病痛的。每个白巫师都精通药理,治病救人是绝对的行家,很多医学解决不了的事情,白巫师都能够解决的。这种巫师很受人的喜欢和尊敬,无论是在什么地方,他们的地位都很高的。”

  “第二种呢,就是灵巫。灵巫就是专攻灵魂之力的巫,用自己的巫力沟通鬼神,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有些善良的灵巫师,他们是使命就是守护苗疆,用巫术帮苗疆子民消灾,祈雨,还有就是为整个部落的命运预言。有些邪恶的灵巫师,他们会残骸生灵,抽取生灵的魂魄,用来祭祀那些邪恶的鬼神。总之,他们的目的就是使自己变强,然后达到称霸苗疆的目的。”

  “第三种,也是最低级的一种,那就是力巫。力巫没有灵根,当不了白巫师,也当不了灵巫师。可是力巫的身躯很强壮,他们肉搏能力很强,甚至力巫们能够和僵尸对拼。通常力巫是用来保护灵巫的角色,因为灵巫的身躯太脆弱了,如果没有礼物的保护,他们根本没办法使出巫术的。”

  “对了,袁大仙儿,你到了南疆可别像个愣头青一样,记得入乡随俗。总而言之到了那里我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别乱说话,否则那些巫会发飙的。”

  我似懂非懂的听完了岳阳的解释,感觉还是没听懂我到底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再说了,我光看人家巫师,我也看不出来他到底是白巫师还是灵巫还是力巫啊!

  所以我直接抛开了这个话题,问岳阳:“你先别说巫师不巫师的事情了,我现在连我自己的情况我都没有搞清楚。你还是先跟我说说我的情况吧,刚才那个吊死鬼说的什么尸妖之类的,是什么情况啊?”

  “你还没明白么?”岳阳看了我一眼:“刚刚那个吊死鬼表达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人死后,灵魂没有去投胎的,就是鬼魂。鬼魂没有实体,害人的方法就是迷惑人,达到自己想要达到的目的。还有就是僵尸,僵尸是没有魂魄,但是肉身还在,嗜血,力大无穷。鬼魂和僵尸根本干不到一块去,因为一个没有肉体,一个没有灵魂,根本就不是一个层面的怎么干啊!”

  岳阳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不过你也别不愿听,像你这种,还有你朋友那种,就是尸妖了。大部分尸妖是被僵尸咬过,被尸毒侵蚀,肉身死亡,但是灵魂还能够控制身躯的。不过大部分的僵尸都能够控制它咬过的尸妖,因为尸妖的身体里被种下了他们的印记,所以不得不听从僵尸的命令行事。小部分尸妖,就像茅山老僵尸那样的,就是自己把自己炼成了尸妖。这种尸妖因为生前就是有能力的,所以很强,而且不用受人的控制。尸妖是介于鬼魂和僵尸之见的存在,不过肉体能力和精神能力都不如僵尸和鬼魂,只能说综合能力比较强吧。”

  “你说我的肉身死了吗?”我摸了摸我的胳膊,皱着眉头问岳阳:“可是我的身体还有温度,我也没有吸血,我跟正常人是一样的啊!”

  岳阳摇了摇头:“这你就要去问那个茅山老僵尸了。它好像是把能力给了你,并没有把你变成尸妖,只是你沾染上了尸妖的一些习性罢了。”

  其实听岳阳说完,我才感觉其实陈语堂实在是太天真了。我知道给一个普通人这种能力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肯定对自己的能力消耗极大啊!就因为我这一句我爱你,陈语堂想都没想就把能力给我了!

  而且陈语堂说自己很快就要突破了,就在要突破之前还把能力给了我,这是多么善良的孩子啊!恩……虽然他用活人骨粉掩盖尸气这件事不是很善良,但是至少他内心是好的,只是从小被惯坏了,不把人命当回事儿罢了。

  所以,我决定不怪陈语堂喂我毒药这件事情了。毕竟他什么都不懂,我当时那么说他也一定很生气,所以才会用那种方法逼迫我就烦的。

  X酷*◇匠2网-永g*久D免●_费看小60说

  起身,对岳阳摆出了淑女的微笑:“岳大师,你看你给我讲了这么多,我除了我是尸妖以外什么都没弄明白,这样吧,你不是说我的能力很强吗,那我怎么才能用我自己的能力啊?你是不是应该给我讲讲这个?”

  岳阳上下打量了我几眼,那眼光就像看小白兔的大灰狼似的,看的我汗毛都立起来了。我刚要骂他,却听岳阳说:“那这样,今天晚上我教你怎么用你的能力,看你的悟性高不高了。不过我可说好了,如果你练不好,今天晚上你就别想睡觉了,这东西一旦开始就不能听,一定要一鼓作气的!”

  我突然就后悔了,其实我很累啊!于是我对岳阳说:“那我就不练了,睡觉,明天再练好不好?”

  可是岳阳却来了兴致,一把拉住了我:“那怎么行?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教人的机会!再说你话都说出来了,可不能反悔!快,起来我教你!”

  我恨我自己啊,好端端的非要说学这个东西干嘛?让岳阳保护着我不好吗?这一晚上不能睡觉啊,尼玛啊!

  此时此刻我真的想对岳阳说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