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阳的话显然是把吊死鬼给听愣了,人家鬼也是很纯洁的,你怎么能这么羞辱人家呢?所以吊死鬼怒了,张牙舞爪的扑了过来,看样子不把岳阳吃了它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可是岳阳淡定的看了吊死鬼一眼,从身上掏出了一张黄纸,嘴里念叨着:“敕敕洋洋,日出东方,吾赐灵符,普扫不祥,口吐山脉之火,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破瘟用岁吃金刚,降伏妖魔死者,化为吉祥,太上老君吾吉吉如律令!!!”

  那张黄纸在岳阳的手里起火,化为灰烬。与此同时,吊死鬼的身上燃起了青蓝色的火焰,烧的吊死鬼在地上直打滚儿,嘴里求饶不迭。

  “上仙饶命,上仙饶命啊!!!”

  “我说岳阳,你平时施法不都是很简单的吗?怎么这次嘟囔了这么一大堆,莫非这是小说里的禁咒之类的?”我趴在岳阳的耳边,小声问道。

  “哪儿啊,我用的是茅山的道法,不是很熟练,所以必须念法诀。恩,茅山的道法吓唬鬼那是最好用不过的了。”岳阳阴笑道。

  “你最好老老实实的别放肆,你也应该知道我身边的这个是什么身份,不用我出手,她就能弄死你。”岳阳恶狠狠的说道:“我把神通收起来,你要是还敢起那些歪心思,那你就直接魂飞魄散吧!”

  说着,岳阳喊出了一个‘收’字,吊死鬼身上的蓝色火焰就消失不见了。

  此时,吊死鬼正趴在地上奄奄一息,我看到它的身躯已经快要变成透明的了。稍微缓了一会儿,吊死鬼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颤颤巍巍的看着岳阳,一动都不敢动了。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有什么目的?”岳阳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上,像黑社会老大审手下的小弟一样。

  “禀上仙……是一个女性尸妖派我来的,她说只要我杀了你身边的那位,就有方法送我去投胎……”吊死鬼委委屈屈的说道。

  “扯淡!”岳阳一声大吼,把我都吓了一跳:“派你杀她?莫非你进门的时候没有发现她的能力比你强多了吗?你一个小野鬼,能打过她?!”

  “上仙息怒,上仙息怒!”吊死鬼慌慌张张的跪在了地上:“那个女人跟我说,你身边这位尸妖……不,这位仙姑还不会使用自己的能力,我才敢对她下手的啊……”

  吊死鬼说出尸妖这几个字的时候我直接就把勾魂玉掏出来了,吊死鬼见状连忙改口了,否则我肯定直接把勾魂玉甩过去!妈蛋,敢说我是尸妖这么难听的名字,活腻了吗?

  岳阳想了想,又问:“那个女人长什么样,都跟你说什么了?是怎么找到你的?”

  “不用问了,那个女人是孙小优,你见过的。”我打断了岳阳的话,然后看向了吊死鬼:“你就说她是怎么找到你的,然后都对你说了什么就可以了。说完了,你就可以走了,不过要是被我知道你隐瞒了一些什么,那我是不介意再帮你整整容的。”

  吊死鬼一听,连忙说道:“那时候我正在一间阴宅里啊,那个女人找到我,她的法力比我高太多了,我打不过她啊!我以为她要吞了我,结果她说,让我跟她走,帮她杀一个人,然后就帮我投胎,我就来了啊……”

  “她比你强,为什么不自己来?”我皱了皱眉头:“你在骗我?”

  “没有没有,您有所不知……”吊死鬼一脸的委屈:“她是尸妖,肉体能力比较强,但是对于精神上的控制不是很强,所以才会找上我这种精神力比较强的鬼魂。就像您一样,我攻击不到您的肉体,但是您却可以攻击到我的本体,这就是尸妖强大的地方。对于鬼魂类的攻击,尸妖只要做好防范,根本不会被控制。所以,尸妖对一般的鬼魂,是有压倒性优势的……”

  我点点头表示同意,从刚才跟吊死鬼的交手我就发现了,只要是掌握了能力的尸妖,鬼魂根本就不可能打得过它们的。*“那你们总会约定,得手之后如何联系吧?”岳阳插了一句:“你帮我们找到她,你就可以走了,我可以送你去投胎。”

  吊死鬼的脸上先是一喜,然后又哭丧起了脸,低声说道:“我现在找不到她了,我们约好了得手之后用精神联系的,可是刚刚我被困的时候就联系了她,她没有回应,可能她已经知道我失败了吧……”

  我望向了岳阳,岳阳点了点头:“恩,他不像说谎,那个孙小优很警惕,不会让我们找到她的。估计这个吊死鬼也是被骗了,就算它成功了孙小优也不会帮她投胎,她哪有那个能力?就算有,她也不会冒着暴露行踪的风险来找这个吊死鬼的。”

  岳阳叹了一口气,把那个困字局破开了:“好了,我们想要了解的已经全都了解了,我现在就送你去投胎吧。”

  吊死鬼狂喜。连忙跪在地下磕头:“多谢上仙,多谢上仙,如果您能帮我投胎了,我下辈子一定好好的报答您!”

  岳阳满意的点了点头:“行,起来吧,闭上眼睛,我帮你做法。”

  我也来了精神,仔细的看着。送鬼投胎,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应该会挺好玩吧?

  吊死鬼听话的闭上了眼睛,我却看见岳阳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他的八卦,嘴里小声的念叨着什么。这个咒语似曾相识,我总感觉在哪里听过。

  “尊天剑,诛魂……”

  ‘膨’的一声,吊死鬼被一道从天而降的剑气劈在身上,魂飞魄散了……

  “你……不是要送人家去投胎吗?”我长大了嘴巴,呆呆的看着岳阳问道。

  “送人投胎啊?那是地府应该干的事儿,我哪会干这个啊!”岳阳理所当然的说道:“送它去投胎,不就是送它去死的意思吗?你没听过这典故?”

  盯着吊死鬼刚刚存在的地方,我先是愣了愣,然后,我生气了!

  ,i酷"匠{网}永☆久Z免费(看ZT小…\说%w

  “岳阳,你有没有点职业道德啊?你说话算不算话啊?你都答应人家要送人家去投胎了,你怎么就给它弄死了啊?人家都已经要一心向善了,你还把人家杀了?”我指着岳阳,激动的说着。

  “袁佳倩,抽什么风,你哪只眼睛看到它要一心向善了?”岳阳理直气壮的反驳我:“他死后害了多少人,你知道吗?你看它身上,都快要形成业火了!就这样的鬼,哪怕我给它送到了地府,它肯定也会受尽磨难之后被投进畜生道,说不定畜生都当不了,直接就把它给处理了!”

  “那你刚刚也是答应了他,要送他去投胎啊!岳阳,我告诉你,做人不能这么没有原则!既然这个事情你办不到,那么你就不要说!你这么做,让我以后怎么相信你?”我是真的生气了,因为在我的心里,答应人家的事情就必须要做到啊!做不到为什么要答应?

  “袁佳倩,你怎么就不能相信我?我会害你吗?我要是会害你,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为什么一直帮你,我闲的吗?!”岳阳的情绪也很激动:“我告诉你,它害人,我杀他,那是扶正辟邪,维护人间正道,这是因果循环!就算是在三清祖师那里他也不会怪罪我的,你在这乱操什么心?再说了,道士抓鬼还需要理由吗?是鬼,我就有理由杀了它!”

  “岳阳,我也是鬼,那你杀了我吧!”我狠狠的喊出了这一句,然后转身走进了卧室,狠狠的把门关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