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说过,我的能力现在越来越强了,可以看得到一些不干净的东西。

  一开始进入这个房间的时候,我并没有发现什么问题。更何况当时岳阳也在,他可是个职业的道士,根本不会有遗漏的。

  不过现在这个房间已经不是原来的那个房间了,因为它多了一样东西,这个东西就在角落!

  对,就是它,站在墙角,伸长了舌头,蓬头垢面,还留着口水的那位!!!

  我的脑袋迟疑了一秒钟,然后我果断的装作没反应过来一样,关上了门。然后我作出了一副没有发现任何问题的样子,走进了房间。

  其实说实话我的心理还是有点胆虚的,毕竟那个东西的造型确实有些对不起观众,而且这还是我第一次和这种东西交手,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对付它们。

  不过我并不怕,因为我的能力本就已经很强了,而且我的身上还有岳阳送给我的勾魂玉,我根本没必要害怕,至少我有自保的能力,顶多就是被恶心一下罢了。

  我之所以没有马上离开,是因为我想要抓住这只鬼,想看看它到底要做什么!孙小优不见了,这是我唯一的线索。

  我打开了电视,然后把房间里的灯关掉,因为这个时候是人体最放松,也是最容易被鬼魂趁虚而入的时刻。

  果然,那个鬼魂开始动作了。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一些幻觉,被我马上就察觉到了。于是我连忙把我的意识全都分了出去,留下了一小部分意识迷惑那个鬼魂,而我就像在电影院看戏一样,默默的观察着我被控制意识的一举一动。

  那个鬼魂用的方法是让我产生幻觉,让我觉得我现在是一个囚犯,一个被判了死刑的囚犯。刚刚警官把我带到了办公室盘问,他突然有些事情就离开了,把我一个人留在屋子里。可是我却清楚的看到,这个房间的窗子没有关!

  我已经大致的明白它要做什么了。以一个死刑犯的心理,自然是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逃生的机会,所以我一定会从那个打开的窗子跳出去!可是,我所处的毕竟不是真正的监狱,是在酒店三十多层的客房!三十多层,就算是钢筋水泥,也会被摔碎吧?!

  看来孙小优真是害我之心不死,用这么恶毒的鬼魂来对付我,简直是丧心病狂!

  于是我将计就计的控制身体向窗边走去,因为设定里我此时还带着脚镣,所以行动并不是很方便。

  刚刚走到窗边,那个鬼魂就来到了我的身边,顺势想要推我一把。可是我根本就没有被控制,而是闪开了一下,然后狠狠的一膝盖,顶在了鬼魂的肚子上!

  鬼魂吃痛,被我打到了墙角,一脸愤怒的看着我。我却直接把脖子上挂着的勾魂玉掏出来了,在它的眼前晃了晃,强忍着恶心问道:“知道这是什么吗?哦,就算你不知道,也能感觉到它的能力吧?所以我劝你最好别动,否则出了什么事情,一切后果由你承担的哦……”

  忘记说了,刚刚也是我发现的一个我的特殊能力。我可以对鬼魂产生实质伤害,但是鬼魂却触碰不到我,除非是有肉体的僵尸!我只对精神攻击有反应,不过我现在的精神力,也不是一般的鬼魂能够攻破的。

  鬼魂仍不死心,张开了血盆大口就想咬我。它虽然不会真的咬到我,可是它实在是太恶心了,精神上被它咬一口也受不了啊!!!所以我连忙躲开了,另一只手直接把勾魂玉甩到了它的脸上……

  只听‘刺啦’一声,我帮它整容了……

  “恩……整晚容之后看起来舒服多了,就不管你要报酬了。”我把勾魂玉放到了它的面前:“这个东西完全可以杀了你,所以你最好配合我别动,否则你连投胎都不用了,直接魂飞魄散吧!”

  可能是我让它魂飞魄散这句话让它下到了,鬼魂忙不迭的点点头。

  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拿起了手机,拨通了岳阳的电话。

  “岳大师,你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拖着长音说道:“我们的房间里,有一只很萌很可爱的小鬼哦,你要不要回来看看呢?”

  “卧槽,卧槽?袁佳倩你别怕,你先别激怒他,我现在就往回赶。”岳阳的声音很惊慌:“记住念南无阿弥陀佛啊,能帮你稳定心神,千万别被迷惑了!!!”

  “岳大师,你那么激动干什么?”我笑着说道:“这只萌萌的、可爱的小鬼已经被我制服了,我等你回来,咱们学学包公,晚上枕阴阳枕审鬼呢!”

  “啥?你把鬼抓了?你会吗?”岳阳的声音显得很是不可置信:“我告诉你袁佳倩,我现在就回去,你可别骗我。你要是骗我了,那我可就不管你了啊。”

  “恩,我不会骗你的,我什么时候骗过你?”我不悦的说道:“把你上次说的那个困字局跟我说一下,如何布阵?我和它大眼瞪小眼的太累了,它要是个帅哥还成,关键它长相太对不起观众了!你教我摆一个困字局困住它,我也能休息休息。”

  “恩,好,你先挪一个凳子,摆到西南……”

  按照岳阳的指引,我很快就把困字局给摆好了。鬼魂开始慌了,因为它清清楚楚的感觉到了这个风水局对它的禁锢,可是它又不能自己把那个东西挪开,那着急的样子别提多逗了。

  “好了,你还是省点力气,一会儿好面对严刑拷打吧。”我坐在床上,翘着二郎腿:“一会儿回来的人可不会像我这么仁慈了哦,人家可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道士。所以我劝你最好还是识相点,知道什么直接招了吧,免得受苦。”

  “你也是鬼……你竟然和道士混在一起……”鬼魂怒视着我。

  “我和道士混在一起怎么了?别把我当成你们这种白天不敢见人的,姑奶奶可是高级的,白天也能在外面自由活动的。”我骄傲的说道。此时此刻我还真的很是感谢陈语堂,至少我以后不怕鬼了嘛……

  大概过了半个小时岳阳就回来了,进门的第一句话就是:“我发现你袁佳倩真是个扫把星,每次我见客户的时候你都能给我弄点幺蛾子,这回的这个大客户又让你给我耽误了。娘的,我看看你这次抓了一个什么鬼,别是弄了一个刚刚死的小鬼糊弄我吧?那种鬼可是连人都怕的……”

  我直接无视了岳阳的嘲讽,丫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我都习惯了。于是我直接指了指那个困字局的方位:“诺,就在那,长的对不起观众的那位就是。”

  “呦,袁大仙长能耐了,抓了一个吊死鬼?”岳阳看了我一眼:“这个鬼还算是挺高级了,而且也存在了一阵子,约莫也害过不少人了。今天你把它抓了,冥冥之中也算你的一份功德,以后投胎的时候会给你找个好人家的。”

  N最+新*6章T节E上酷w匠网%h

  “投你大爷投,你咒我死?能不能说点好听的!”我被岳阳的话气的鼻子都歪了,哪有这么说话的?简直是个愣头青。

  岳阳没有理会我,而是直接来到了那个吊死鬼的面前问道:“小伙子,说说吧,为什么来这儿?我想这个地方你是没必要来的吧?人气那么重,也没什么你留下怨念的地方,你来这里度假吗?还是说你生前就是个色鬼,来偷看人家女孩洗澡的?这就是你的不对了,鬼要有鬼的原则,没事儿偷看人家洗澡,那你可就太不地道了……”

  我在一旁捂着嘴偷笑。调侃鬼?估计也就岳阳这二比能干得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