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了贵阳,已经是下午了,和岳阳打车来到了一家名叫金源的酒店。

  我在酒店门口张望了一会儿,怎么看都感觉这里是五星级的档次啊,卧槽,莫非岳阳要带我住这里吗?

  酷匠.网首发s《

  “岳阳岳阳,你确定咱们两个今天晚上要住这儿吗?”我拉了拉岳阳,小声的问道。这地方住一晚上,最少也要千八百块钱,太贵了!

  “不住在这,难道直接去苗疆?”岳阳挑着眉毛看着我:“苗疆可是在贵州的山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你确定你不需要休息休息?放心,毒性没有那么快发作,你死不了的!”

  “不是,我的意思是这个地方住一晚上应该很贵吧?我们去如家之类的地方就好了,何必这么浪费呢?”

  “哦,这个意思啊……没事儿,我出门算是出差,这边也有客户在,我就当来见客户了。我开一个房间的钱公司能报销,索性就直接住好一点的地方了。况且这个地方有餐饮,餐饮也是能报销的,这是我的特权。”岳阳的一番话说的理直气壮。

  听到岳阳这么说,我也无所谓了,反正有他老板这个冤大头让他宰,我在这瞎操什么心呢?

  和岳阳走进了酒店,来到了前台,还没等他张口,我抢先说道:“小姐你好,开一间房。”

  我是想帮岳阳省点钱的,毕竟他帮了我这么多。岳阳也说了,开一间房是可以报销的,两间房就要自己掏钱了,这多贵啊?我也不怕岳阳对我做什么,看他那一副小处男的样子,估计连女孩的手都没摸过,估计也没这个胆子。

  可是岳阳听见了我的话,却连忙说道:“不不不,小姐,开两间!”

  “不要,开一间!”

  “先生,小姐,您二位到底是要开一间还是两间?”收银小姐疑惑的看着我们:“您二位的意见不统一,我到底应该听谁的?”

  “喂,袁佳倩,为什么开一间啊?”岳阳看了我一眼:“男女授受不亲的懂不懂?”

  “我不是想帮你省点钱吗?”我的理由很充分:“你也说了,开一间房是可以报销的,你的钱也不大风刮来的对不对?”

  “可是……”岳阳还想说什么,却被我打断了。

  “别可是了,就这样吧。我一个女孩子都没说什么,你一个男人怕什么?”我白了岳阳一眼,对前台妹子说道:“麻烦你小姐,开一间。”

  妹子微笑着接过了我和岳阳的身份证,一边办理着入住手续,一边小声的说着:“人家女孩的意思都这么明显了,你一个大男人还矜持什么呀……”

  我看见岳阳的脸变成了红苹果,好可爱。

  在前台妹子鄙视的目光中,岳阳要了一个行政双床房,然后带我上了楼。转身的一瞬间,前台妹子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来开房的情侣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岳阳的脸色都红的发紫了,而我则是强忍着笑,拉着岳阳上了电梯。

  简简单单的把行李收拾了一下,岳阳坐在沙发上对我说道:“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见见我在这边的那个客户。恩……我就不嘱咐你了,嘱咐你你也不会听的,反正那个茅山老僵尸既然给你下毒了,也不会来找你的麻烦了。”

  我淑女的点了点头,然后问岳阳:“我可以出去逛街吗?来到了一个新城市,不好好逛逛,太对不起自己了……”

  岳阳想了想:“可以,但是一定要注意安全。这边的奇人异事多,你现在的情况要是遇见他们一定会被当成鬼收了的。”

  “恩恩,我一定会注意的,你就不必担心我了。”岳阳的同意让我很是开心:“那你一会儿早点回来,晚上我可不敢一个人在酒店睡觉的,酒店总闹鬼……”

  “你自己就是鬼,就算是凶灵见到你也得叫一声祖师奶奶,你怕什么?”岳阳戚了一声,然后开门走出了房间。

  卧槽!!!又黑我!!!

  其实我最近一段时间也发现我的能力渐渐的增强了。临行前的晚上,我特意用小刀子在自己的手上划了一个小口子,可是瞬间就愈合了。我又不信邪的拿起了岳阳家里一个纯钢的茶壶,用力的按了按,可是那个茶壶竟然像一团泥巴一样,被我硬生生的捏扁了……

  当然,我趁着夜色偷偷的把茶壶的残骸丢到了窗外,我想第二天早上应该会被环卫工人捡走吧?

  而且我最近的感觉也很不一样了,总是能看到一些莫名其妙的东西。在漆黑的夜路上能够看见一些不像是人的东西在行走,亦或是在某个阴暗的角落看到一些奇怪的身影。

  其实它们大多数都不会害人,我有一天,竟然清清楚楚的看见一名小女孩走丢了,一个像是婴灵的小鬼带着那个小女孩回到了家!还有,一个老人家和一个年轻人下一盘棋,老人家给年轻人讲了无数的道理,至少我觉得那个年轻人很是受用。

  不过坏的鬼也是存在的,我就亲眼看见过一个被车撞死的鬼在马路上徘徊,总是给路过的行人下绊子,要知道这是很危险的。不过我想他就是有一些怨气吧,等找到了一个垫背的,怨气消了,约莫着他也应该去投胎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你能保证你日常生活中见到的所有人,都是人吗?!

  暂且不计较岳阳总是黑我这件事了,现在是夏天,忙碌了一天的我出了一身汗,感觉还是很累的。所以我脱衣服进浴室洗了个澡,然后在床上休息一会儿,想休息过后去逛街,好好的买点东西。

  可是我刚刚躺下没多久,房间里的电话就响了。我拿起电话一听,里面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

  “您好是袁佳倩小姐吗?一位名叫岳阳的先生叫您去餐厅吃晚餐,让我帮他转达一下。”

  “好的,谢谢你了。”我礼貌的回答,然后挂断了电话。

  我慵懒的从床上爬起来,开始穿衣服。我心想岳阳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而是让前台通知我呢?难道说他丫的电话欠费了?

  我根本就没有多想,直接下楼走去了餐厅。可是我到了餐厅之后,找了好久,都没有找到岳阳的身影。

  什么情况?

  餐厅里还是有几桌客人吃饭的,我找了一张桌子坐下,一边拨通了岳阳的电话。

  “喂,我说岳大师,你不是叫我来吃饭吗?人呢?”

  “叫你吃饭?你脑子坏了吧,我现在和我的客户在一起,准备去吃饭呢,你说什么呢怪怪的。”

  “恩?没叫我?”我心里有些疑惑,不过我知道岳阳忙,也就没有纠缠:“那行,可能是我听错了吧,你早点回来。”说完,我便挂掉了电话。

  正好我也饿了,就在餐厅里随便吃了点东西,当然我没有忘记要发票报销。吃过饭回到房间,可是我刚刚走到酒店的大厅还没等上电梯,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背影,此时她正在向酒店的门外走去。

  孙小优?!

  于是我连忙追了出去,可是当我走出酒店门的时候,左右看了看,却发现孙小优已然不见了。

  难道是我眼花,看错了?不过不可能啊,孙小优的背影我简直太熟悉了,她就算是化成灰我也认得她!

  可是现在孙小优已经不见了,我也没有做无用功,直接回了房间。途中我一直在想,孙小优出现在这里干什么?她怎么知道我和岳阳来了这里,是受陈语堂的指示,还是说这是她自己的行动?

  想着想着,就走到了房间,打开门走了进去。可是刚刚打开门,我就发现了问题。

  这个房间不对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