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岳阳坐在他的家里,岳阳愁眉苦脸的看着我,我却一脸的微笑,因为我发现岳阳无奈的样子实在是太好玩了。

  “笑什么笑,还有脸笑?”岳阳气急败坏的看着我:“你知道我布置这么一屋子符箓要多少钱吗?黄纸没什么,朱砂也没多贵,主要是那些珍惜的材料是有钱都买不到的啊!你倒好,直勾勾的就让人家骗出去了,我这一屋子符给鬼准备的啊?!”

  “可不就是给鬼准备的吗?要不然你给人画符,人也不搭理你啊。”我憋住笑看着岳阳说道。

  “他妈的,我发现我自从遇见你之后,我就活生生的给自己找了一个麻烦!”岳阳狠狠的啐了一口:“你自己算算,跟你认识这两天,我操了多少心,挨了多少揍,费了多少心思,这说不定还得陪你大老远的跑一趟西南苗疆,你当我不用上班的?!老板刚刚还打电话骂了我一顿,说我不把那个客户弄回来,就不用去上班了,我容易吗我?!”

  “好啦好啦,我都没着急没生气,你急什么?”我安慰着岳阳:“不行我就帮你去联系那个客户,我大学可是市场营销专业的,算是我对你的补偿吧……”

  “补偿,你那叫赎罪!”岳阳眯上了眼睛:“不过我那个客户是一百八十多斤大胖子,一米六,小眼睛,好色,你确定你要去吗?”

  我的脸色顿时比吞了一只苍蝇还难看。

  “行了,不和你扯这些没用的了,我还要睡觉呢。”岳阳起身向卧室走去:“明天我要去公司忙一天,你最近应该没什么危险了,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然后我看看能不能请个假,陪你去苗疆,赶紧把你的毒给解了。你也别急,这个毒的潜伏期三个月,苗疆的巫很好找,人家愿意救你就救你,不愿意救你那谁也没办法了。”

  “你等等,岳阳。”我把岳阳喊住,然后走到了他的身边,装作害羞的说道:“我可不可以……明天跟你一起去公司啊,你不在我身边我害怕……”

  “害怕?还有你姑奶奶害怕的事儿呢?”岳阳又开始嘲讽我了:“都敢独闯龙潭虎穴了,还说你自己会害怕?应该是我怕你了才对啊!”

  我低着头没有说话,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事实证明这招还是很管用的,岳阳以为我真的害怕,所以口气也软了下来。

  “先睡觉吧,明天再说让不让你跟我去公司的事儿。我在公司的形象很好的,带个女人过去毕竟不是什么好事儿,追我的女同事们会想多的……”岳阳咳了两声,然后自己也觉得有点不好意思了,转身走进了卧室。

  就你,还有人追你?小处男……

  第二天早上我早早的就起来了,从岳阳的钱包里掏出了一张粉票票帮他买了早餐,自己则是从岳阳的冰箱里翻出了小块牛肉,煎到了三分熟吃下了。我发现我自己越来越像僵尸了,早上去买早餐看见又卖鸭血的,就想直接拿起来这么喝掉……

  七点钟的时候,岳阳起床了,看到一桌子的早餐和坐在桌前正冲着他微笑的我,睡眼朦胧的问了一句:“你抽什么疯?”

  “快去洗漱,然后出来吃饭吧。”我微笑的看着岳阳:“凉了就不好吃了,一大堆好吃的,可别浪费了。”

  岳阳虽然很迷茫,但还是乖乖的去洗脸了。洗完脸,岳阳坐到了桌子前,一边看着早餐一边对我说:“这可真丰盛,你怎么突然变得这么有心了?哎,要是每天早上能给我来上一份这样的早晨,我让你住我这里也行啊!”说完,就狼吞虎咽了起来。

  “也不是不可以啊,不过你确定每天早上都要这样的早晨吗?恩,这顿早餐一共五十七块,我从你的钱包里拿的,剩下的钱已经放回你的钱包了……”

  “扑……”正在喝粥的岳阳,听见我的话,直接就是一口粥从喷了出来……

  E{更新最P快e上酷^匠网

  “你……你这个败家女人,一顿早餐要我五十多块钱,你疯了吗?!”岳阳气急败坏的吼道,鼻子上还带着大米粒:“你可真是我的活祖宗,我享受不起你这早餐,以后可别这样了!!!”

  “你激动什么啊,我就想感谢感谢你,你好心当成驴肝肺。”我扮出了可怜兮兮的模样,用蜡笔小新的眼神看着岳阳。

  或许岳阳被我打动了,嘟囔了一句:以后可别这样了之后,就继续低下头享受着属于他的爱心早餐了。

  吃过早餐,岳阳带着我去了他的公司。不得不说,我没想到岳阳还是一共有为青年。岳阳在的广告公司是一个在业内非常有名气的公司,几乎可以算得上是龙头了。而且岳阳从走进公司开始都有人跟他打招呼,显然他的人缘不错。

  “你女朋友?”岳阳走到了前台打卡,前台的妹子看了看我,然后对岳阳调侃道。

  “不是,我祖宗。”

  岳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整理了一下,然后带我来到了他们老板的办公室,敲了敲门,听到请进二字后走了进去。

  岳阳的老板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人,有些秃顶,不过没像那些土豪一样挺一个腐败的肚子。看到岳阳和我进屋了闲的很诧异,问道:“岳阳,你女朋友?”

  岳阳摇了摇头,开门见山的说道:“不是,这是我妹妹,岳菲。我这次是来请假的。我妹妹生病了,特意从家里那边来找我带她看病的。我可能要出去几天,工资该扣就扣,但是假一定得给我批啊!”

  岳菲?我发现岳阳胡扯的能力真是越来越强了,我是不是应该在我的后背纹上一个精忠报国呢?

  “岳阳,你好几天不来一次公司,来公司的第一件事就告诉我要请假?”岳阳的老板显得有些不开心:“昨天晚上的那个客户打电话跟我说,说你吃饭吃到一半就走了,问咱们公司到底有没有合作的诚意!岳阳,我想这件事情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昨天晚上确实是有事儿,那个客户我会跟他去赔不是,走之前我也会把那个合同签下来。”岳阳无所谓的说道:“给我假吧,我妹妹的病很严重,都病入膏肓了,现在脑子都出问题了!”

  岳阳竟然敢黑我!我已经决定了,到苗疆一定要求巫教我巫术,然后我迷惑他之后,说什么要把他和老母猪关一个晚上!!!

  岳阳的老板想了想,还是给了岳阳假。走出办公室我问岳阳,人家请假不都很难请吗,为什么到你这里就这么容易呢?

  岳阳那种装比的语气我到现在还记得:“丫敢不给我假?公司一半的客户都在我的手里,他不给我假,我就直接跳槽到一个给我假的公司,你看他哭不哭?”

  这个暂且不提,从岳阳的公司出来我回家收拾了一下衣服,装在了一个行李箱里。我父母去世的早,一直是我自己一个人住,所以我连告别都免了,直接回了岳阳的家。

  岳阳订好了去贵州的机票,明天一早就出发。整个下午都和岳阳呆在一起,实在太无聊了,于是我缠着岳阳陪我去逛街。岳阳是千个百个不愿意,可是在我软磨硬泡加上装可怜的攻势下,被逼无奈的岳阳只好妥协了。

  时间就这么过去了,和岳阳在一起呆了一天,我反倒把心里的包袱都放下了。不知不觉的,我竟然对岳阳产生了依赖,感觉只要他在,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解决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早上,我和岳阳坐上了飞贵阳的飞机……

  苗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