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置身在了一个小山村,风景优美,鸟语花香。我突然产生了一种幻觉,这才是我现在所经历的事情。皱着眉头想了想,难道刚刚的场景又是一个梦,莫非我一直就是这个山村里的一员,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又长又真实的梦?

  我的身边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多出了一个穿着白色长袍的俊朗男人,看起来二十多岁,一脸的英气,比那些所谓的帅哥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男人冲着我微微一笑,说道:“不用猜了,你不是做梦,我就是刚刚站在你面前的那个……你口中的僵尸?”

  他就是那个首领?可是我怎么看他,都感觉他像是一个秀才,不像是僵尸啊!

  /%看@正B版|章J节;H上酷匠pT网R|

  于是我试探着问他:“那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这里是什么地方?”

  男人笑了笑:“这里是我回忆构成的世界,我只是想跟你说一说我的身世,不知道你有兴趣听么?”

  我想了想,然后点点头同意。一来是我对它的确比较好奇,二来是我不同意也不行啊,我怕我惹怒了它,它真的把我吃了!

  眼前突然浮现出了一个孩童的身影,他看起来七八岁,正扛着一捆柴向村子里走去。少年的面容坚毅,步伐有力,显然是从小就开始干活的。

  “这就是我,那时候我才七岁。那时候正在打仗,洪秀全带着一群农民起义,所以我的父亲被朝廷抓去了,参军围剿太平天国的军队。所以我从刚刚记事开始,就帮着母亲砍柴、干农活了,那天是我刚刚上山砍完柴回家。”男人冲着我微微一笑:“我叫陈语堂,今年……一百五十四岁了吧?”

  “天平天国?洪秀全?一百五十四岁?”陈语堂说的话对我来说无异于天方夜谭:“你是说你今年一百多岁了?”

  “很正常,我已经死了一百多年了。你不用惊讶,听完我的故事,这一切你都会明白的。”陈语堂轻声的说着,语气温柔,仿佛看透了一切。

  我点点头,静静的听下去。

  “之所你带你来到我记忆里的今天,因为今天,是这一切开始的时间。”陈语堂轻轻的一叹:“那天,我刚刚砍完柴,正要回家吃母亲为我准备的热腾腾的饭菜。可就在这个时候,我看到了三个黑衣人走进了我们的村子……”随着林语堂的话,我看见了三个穿着黑衣,手上拿着一个骷髅的人走进了村庄。

  “那三个黑衣人太诡异了,身上散发的那种死亡的气息让我不敢接近。于是我躲在了草丛里没有进村子,静静的观望着里面的情况。”

  “事实证明,我没有进村的这个决定是正确的。因为,还没过一刻钟,村子里就传来了惨叫声和诡异的景象,让我的心慢慢的沉到了谷底……”

  林语堂的脸上露出了悲痛的神色:“剩下的事情,你自己都能够看到了。那三个黑衣人对普通人来说太强了,村子里的人根本没有反抗之力,就都……”

  林语堂的话没有说下去,因为所有的事情都一一在我的眼前浮现了,惊的我说不出话来。

  这是一场屠杀。

  村子里的人纷纷出来围观这三个黑衣人,其中一个像是村长一样的长者上前质问他们的来历。可是三个黑衣人充耳不闻,根本就没有什么动作,端着骷髅头的那个人念动了咒语,村子里所有的人都头晕目眩了起来。

  “巫师?这是黑巫术,快抓住他们,杀了他们!”村长见多识广,连忙招呼身边的村民进行反抗。可是这些都是无谓的抵抗,两条壮汉提着扁担和屠刀刚刚冲上去,就被另外的两个人一人一拳,直接打碎了脑袋……

  “站在中间念咒的,是灵巫,专攻魂魄之力。灵巫身边的两个人,是力巫,负责保护灵巫安全的。灵巫的咒术很强,但是他们的身体很脆弱,施法也需要时间。力巫不会咒法,但是他们的肉身非常强,一个灵巫,两个力巫的组合是最常见的,战斗力会成几何倍数的增长。”林语堂细心的解释道。

  眼前的景象已经超出了我的想象范围了,你能想象到清清楚楚的看着别人的魂魄被抽离出来,全部汇集到那个骷髅里的诡异景象吗?

  如果说鬼魂和道士是早就已经被我们所熟知、所了解的,可是眼前的这种法术,确实我从来没有见过的。他们就像是修罗一般没有任何的感情,看到这些人痛苦的表情,听到这些人的哀求和丝毫,根本就没有一点怜惜之心。

  终于,最后一个灵魂被收进了那个骷髅里,带头的黑衣人满意的露出了狰狞的微笑,然后转身向村子外走去。

  整个村子里的人安安静静的躺在地上,就好像全都睡着了一般。可是他们已经全都没有灵魂了,灵魂离开人体,这个人只有一个下场,死!

  “那个少年的我就藏在村口,泪流满面的看着村里的景象,几次想要冲出去,可是理智却制止了我。可是那几个人毕竟是巫,如果连一个藏在草丛里的少年都发现不了,那么他们就不配被称之为巫了。”

  陈语堂刚刚说完,我就看见那个带头的灵巫狠狠的瞪了少年陈语堂一眼。陈语堂一惊,赶忙站起身来想逃跑,可是双脚就像被禁锢了一样,无论如何也迈不动一步……

  “你就是这么死的吗?”我转头看向陈语堂问道。

  “看下去,后面还有很多的事情。”陈语堂笑着摇了摇头。

  穿着黑袍的灵巫走向了林语堂的身边,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说道:“这孩子年纪不大,有灵根,身体还这么壮。如果带回去杀死,练成傀儡,也是不错的吧?”

  身边的两个力巫一边点头,一边蘖蘖的笑着。灵巫也阴笑着点了点头,刚刚想要施法,却听见一旁传来了一个老人的声音……

  “大胆,竟敢来华夏大地作孽,当我华夏无人吗?!”

  “这是我的师傅,道号玉玄。多亏了他赶到,我才能在这几个巫师的手上活下来,否则我现在,已经变成他们的傀儡了。师傅身后,是我的几个师兄,他们的道法都很高深。”陈语堂在一旁介绍道。

  灵巫伸向陈语堂的手收了回去,转头看向了赶来的玉玄一行人。玉玄指着那三个巫说道:“把手中的魂魄交出来,自废灵根,否则我就送你们上西天!苗疆巫师,来我们茅山派的眼皮子地下撒野,当真是活腻了!”

  “自废灵根?你在说什么梦话?”巫师不屑的一笑:“小娃娃,你们的道法抓鬼还可以,在我们巫面前放肆,不觉得很可笑吗?”

  “小娃娃?我活了几百岁了,你说我是小娃娃?”玉玄没有废话,直接挥了挥手,站在他身后的几个弟子直接冲了上去。

  这是一场没有悬念的战斗,玉玄的几个弟子,引动了天雷,直接就把那三个巫师给劈死了。

  玉玄则是来到了陈语堂的面前,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别难过,孩子,这个世界上的一切事情都是有因果的。这个村子里的人阳寿已尽,不过你也不用太悲伤,他们会去投胎的。恩……家里就剩下你自己了吧?愿意和我去茅山,学道术吗?”

  “那时候的我什么都不懂,听见了师傅的话,直接麻木的点了点头。从那以后,师傅就把我带回了茅山,教我道法,教我认字,教我做人。师兄们对我都很好,我的道法进步也很快。十年以后,我所有的师兄全都被我超过去了,师傅也说我是一个天才。”

  “可是,仇恨一直在我的心里挥之不去。我无数次的和师傅提出要报仇的这个打算,师傅全都阻止了我。师傅说苗疆险恶,我去了根本回不来,还说出家人应该一心向善,不要有报仇的心思,会影响道心。”

  陈语堂苦涩的一笑:“可是,我终究还是没有听师傅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