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事情出乎我的意料,尸体冲着我大吼了一声之后,竟然直接转头又走了出去?!

  等到已经听不见声音了,我才松了一口气,然后直接瘫软在了地上。刚刚好像是在地府转了一圈儿的感觉,死亡离我是那么的近,因为我知道我和岳阳那个半吊子道士是绝对打不过这个大BOSS的。

  岳阳把我扶了起来,然后小声的训了我两句,告诉我抹在我脸上的东西是很有用的,那个BOSS可能是咱们当成是童男童女不老实了,就是出声训斥了一下。

  那我也害怕啊!我现在回忆起来那个尸体腥臭的口气我还想吐。如果想知道那种味道,请在酷暑把大便放在粪坑里发酵一个月。

  我问岳阳怎么办啊,一会儿那个BOSS就回来了,我可不想再让它张着大嘴在给我来一嗓子,那我可受不了,光熏就能熏死我。

  岳阳说他也没办法,今天是最阴的时候,他一定打不过那个BOSS.只能等白天了,外面的鬼魂也散了,我们就能出去了。

  我本来想好好的骂他一顿的,后来发现我骂他也没有用,反而可能把BOSS给引回来,也就作罢了。正在那自哀自叹呢,我突然听见了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

  那可真是鬼哭啊,外面的那群鬼不知道为什么就齐刷刷的哭了起来,其中还参杂着惨叫,那叫一个热闹。叫声好像直接能够刺进人的心底,任凭我堵住耳朵也没用,就像是从灵魂深处响起的一样。

  岳阳掏出了一串珠子一样的东西塞到我手里,说让我平心静气,能稳定心神。我按岳阳说的做,果然不觉得嚎叫声那么的刺耳了,心里反而渐渐的轻松了起来。

  岳阳说,那个BOSS可能是在‘吃’外面的那些鬼,用来补充自己的阴气,借助月圆之夜的阴气修炼,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也不知道是谁布下的这个阵势,借阴气修炼,这分明是茅山一脉养尸的法门,可是怎么会用来作恶呢?要知道禁锢鬼魂不让他们投胎,然后喂养尸王,这是要损阴德的啊!

  我才没闲心管这么多东西呢,我现在想的就是怎么样才能离开这个鬼地方。

  岳阳自言自语了一会儿,突然外面的惨叫声停止了。岳阳赶紧把我拉到了身边,又拿出了粉底液给我‘补妆’。我都已经不反抗了,反正脸已经这样了,也无所谓了。

  刚刚画完妆,就听见外面的尸王踩着沉重的脚步回来了。我和岳阳赶紧站在了原地,一动不动。我用余光扫着那个尸王,它的身躯好像更加的高大了,行动也比刚才要敏捷很多。最主要的是,尸王的眼睛里竟然发出了绿幽幽的光,就像是乱葬岗里的鬼火一样!!!

  尸王根本就没注意我和岳阳,而是直接走到了屋子中央躺了下去,继续沉睡了。

  我和岳阳没敢放松警惕,而是等到尸王一动不动了半个小时之后,才狠狠的松了一口气,活动了起来。我的腿已经麻了,站了半个小时,一动都不能动,这种感觉比狂奔了半个小时还要感觉累。

  “我好像能明白这是怎么一回事儿了。”岳阳突然蹦出来一句话,吓了我一跳。

  “你干嘛,一惊一乍的?”我不满的瞪了岳阳一眼。

  “你晚上的时候跟我说过,这个男人,被你的一个叫小优的朋友咬过一口,是不是?”岳阳皱着眉头问道。

  “是啊,哎,你不说我都忘了啊!他应该是死了,可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啊?”听岳阳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不对劲了,小优咬了他我是亲眼看见的啊!

  #'酷h●匠)网t首、发@

  “你的朋友咬了他,然后他变成了尸王,被人放在这里养着……”岳阳皱着眉头一边沉思,一边低声的说道:“如果我没猜错,那这群人装在你朋友小腿肚子里的不是毒品,那是人的骨粉啊!!!”

  我不解的看着岳阳,岳阳继续说道:“我的分析,那天晚上压在你身上的人,应该就是这个布阵的人了。哦,不能说它是人,应该说它是僵尸,也是真正的BOSS。”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被咬的人是这个大BOSS的手下,被大BOSS控制了。这个BOSS需要人的骨粉压制他自己的尸气,否则就会被勾魂使者和法力高深的人发现,最后的命运就是被抓回去,要不就是进轮回了。”

  “因为需要人的骨粉压制尸气,所以骨粉不能离人体时间太久,这样里面的生气就会全部散掉。于是,被控制的这个人就叫来了你还有你的朋友,把骨粉藏在她们的身体里,然后再带到那个BOSS的身边。”

  “恩……至于这个人被你的朋友咬了一口,我估计你的朋友那时候已经变成僵尸,也被控制了吧?所以咬了他一口之后,这个人也变成了僵尸,但是他的体质不能很好的和尸气融合,所以他的命运,就是被送到这里,养成尸王,当做那个BOSS的打手了。”

  “可是我还是很不明白,既然这个人原来没有被咬过,那么他怎么会被控制呢?”我不解的问道。

  “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岳阳白了我一眼:“交易,交易你懂吗?把你们送到那里,这个人是得到了报酬的,否则你会好端端的为僵尸做事?那个BOSS先是控制了你的朋友,然后转而想要控制这个人,想要让他免费为自己做事,只不过失败了而已。哦,对了,你死去的那个朋友只能说是点背了,我估计是被它们不小心直接咬死了吧……”

  我一脸黑线的望着岳阳,这算是什么解释?点背,直接被咬死了,卧槽!

  “如果我没估计错的话,你现在也是僵尸。至于为什么那个BOSS没咬你,我想应该是你信口胡诌的一句话,勾起它的伤心事了吧?嘿,不过你没被控制,这也算是一件好事。”

  岳阳给我解释了一会儿,看了看表,已经到了天亮的时间。这一晚上我已经困的不行了,可是一个尸王在那里躺着,我根本就不敢睡啊!

  岳阳起身四处巡视了一下,然后向我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进一看,发现那个隐藏掉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我看见刚刚尸王出门的时候走的就是这道门,可是我跟岳阳再找的时候,发现门又不见了,估计现在天亮了,尸王的神通已经消失了吧。

  岳阳带着我跑出了火化室,火葬场里已经恢复了一开始时我们进来的景象,昨天晚上的一切就好像没有发生过。岳阳还要继续调查,可是我死活不干了,说什么要拉着岳阳回去,这里诡异的景象压的我喘不过气来。

  终于,岳阳拗不过我,只好带着我开车回到了他的住所。刚刚到他的家我就困的睁不开眼睛了,这一晚上,困意、恐惧、劳累让我的体力早就已经透支了,我需要好好的休息休息。

  我是被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吵醒的,迷迷糊糊的拿起电话一看,竟然是小优打来的,当时我就清醒了!

  按了接通键,我没有说话,而且静静的等待着小优说话。

  “喂,袁佳倩,你胆子挺大嘛,竟然跑到那天晚上那个火葬场去了?你现在跟那个道士在一起吧?嘿,我在秦明这里,你最好来一趟,不然我可保证不了他的安全哦……”

  “孙小优你跟踪我?!”我有些不可置信,怎么我的行踪都被她掌握的一清二楚:“你这个贱人,你要对秦明怎么样?”

  “怎么样就不用你管了,我给你半个小时的时间。半个小时你如果不来,那你就给秦明收尸吧。记住,别带着那个道士哦……"说完,没等我开口,小优就挂断了电话。我端着电话不知道怎么办才好,秦明背叛过我,我干嘛还要那么担心他?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