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宇眼中的震撼足足持续了一刻钟,这才逐渐褪去,他看着眼前的老者一脸希冀的看着自己,凌宇居然感觉自己的内心有些心痛,这是一个孤独了千年的老者啊。

  “小子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可以帮上前辈的忙,不过只要不是危害人类的事情,小子我一定会竭尽所能的去做!”

  凌宇的话一字一句的从他口中说了出来,他说的斩钉截铁,没有一丝犹豫!

  “你放心吧,孩子,老夫当初就是为了帮助整个封玄界的武者,才会落到如今这副田地,老夫又怎么让你去做违背良心的事情呢?”段千灵闻言,眼中居然隐隐有泪花闪现,而他脚边的虎形妖兽也是在这一刻看向了凌宇,虎眼中有着感动!

  “那前辈就请直说,只要小子能够做到,一定不会推迟。”凌宇对段千灵再次一抱拳,眼神坚定。

  “好,不过在这之前,我得将眼前这两个小子送出去,这些事情,他们已经没有资格参与了,就算参与了,也不一定对他们是好事!”段千灵看了一眼依旧蜷缩在地上的两人,轻叹了一口气,这才在凌宇古怪的目光下走到了两人身边。

  段千灵看着熊霸两人,深吸了一口气。而后他的大嘴一张,一个个奇异的符音从他的嘴里传出。而凌宇在听到这些符音之后,他居然感觉到一种空谷幽灵的感觉,这种感觉让他如沐春风,仿佛这些天来在千灵境中所经历的痛苦和尘埃都被洗涤殆尽了一样,让他生出一种空灵脱俗的感觉。

  而在这奇怪的符音之下,熊霸两人蜷缩的身体也是逐渐伸直了开来,他们脸上的痛苦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安详!

  凌宇虽然不知道熊霸两人究竟为什么会这样,可是他对老者此时施展的手段感到神乎其技,他有一种错觉,如果让他每天都听着这些神奇的符音,对于他的心境一定有着巨大的提升。

  渐渐的,段千灵闭上了嘴,那些奇异的符音也在此时消失不见,凌宇的心中居然生出一种失落感。段千灵浅浅的看了凌宇一眼,这才将目光放在熊霸两人的身上。

  只见两人在地上躺了片刻之后,就相继醒了过来,而他们看到段千灵的瞬间,都同时双膝着地,脸上有着难掩的激动,这种激动,比他们听到空间神水时还犹有过之。

  段千灵见状,摆了摆手说道,“不用感谢我,这是你们应得的奖励,回去好好修炼吧,我希望有一天你们都能跳出界中界的束缚,去追寻那更加广阔的天地。”

  “那前辈你怎么办?你难道愿意永远待在这里吗?”熊霸闻言,站直了身体,忍不住说道。

  “我么?”段千灵闻言,自嘲的一笑,“我哪里也去不了,只要一离开这里,我就会魂飞魄散。”

  “那,就没有拯救的办法了吗?”凌宇看着眼前的老者说道。这一刻老者的身影在他的眼中显得如此单薄,脆弱。

  “等你们有机会突破到了洞虚境再说吧,到那时,也许才会有一丝的机会!”段千灵叹了一口气,显然不愿多谈此时。

  而凌宇见状,也是识相的闭上了嘴,只是心中却暗下决心,将来有能力了,他一定会来到此地将后者救出去的。

  “好了,你们两人先离去吧,等我和这个小友再交代几句,他也会离去的!你们呆在这里这么久了,也是该出去了。”

  熊霸两人听完老者的话本来还想说些什么,可一个巨大的黑洞突然在他们的眼前缓缓成型,而后一阵清风袭来,将他们的身体抛入了黑洞之中。

  “一定要努力修炼,也许在不久的将来,界中界就会变天的”

  段千灵最后的声音传入了黑洞中两人的耳中,而他们的身体也是在凌宇的面前逐渐消失了。

  不过熊霸两人在消失的最后一刻,都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凌宇,他们心中都隐隐有些猜测,也许凌宇得到了空间种子。虽然他们眼红,可是有了老者之前馈赠的东西之下,他们的内心也是平衡了不少。空间种子只是能提升武者对空间法则的理解,却并不能直接让武者理会空间法则,与之相比,他们所得到的好处就是很实在的了。

  待两人完全消失不见之后,凌宇这才别过头,看了一眼段千灵。

  “你很好奇我给了他们什么,是吗?”段千灵哪里不明白凌宇的心中所想,他笑了笑,看着后者说道。

  凌宇被老者这露骨的话说得有些尴尬,不过还还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

  “放心吧,他们有的,你也会有,而且会更好!”段千灵说完,一团洁白如雪的光团在他的右手上逐渐出现,这只光团比之前给熊霸两人的更大,更精纯。

  在凌宇不解的目光中,老者和之前如出一辙,将那只光团往凌宇的额头靠近过去,不过就在光团离凌宇的额头只有两指距离的时候,一股巨大的排斥力从凌宇的额头产生,然后那只洁白的光团突然就消散在了段千灵的手中。而他的身体更是向后退去,一脸的惊骇!

  “这?你的额头里有什么?”老者看着凌宇的额头失声叫道,在刚才那一瞬,他有一种被巨大凶兽所窥视的感觉,那种恐惧,是他一生都没有经历过的,包括当时的天地之乱。

  而凌宇此时也被眼前的局面搞得有些手足无措,一直以来,他额头里的东西都没有任何异样,他不明白为什么后者此时会有这么巨大的反应。

  凌宇看着一脸惊恐的老者,摊了摊手,有些无奈的说道,“说实在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不过它对我从来都没有任何敌意,反而还帮助我不少!”

  看着凌宇的表情,老者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他看着凌宇,沉声道,“记住老夫的话,不要让任何人知道你额头上的秘密,凡是有知道者,一定要赶尽杀绝,不然这对你将会有杀生之祸。”

  更新Z最快《$上/L酷=…匠网w

  段千灵的表情非常严肃,这让凌宇明白,后者并不是开玩笑。而他的内心也对额头上的东西更加好奇起来。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让得一名洞虚境的强者都这么忌惮呢?”凌宇的心中也有些骇然。

  段千灵看着凌宇沉思的表情,脸色也是舒缓了一点,在他看来,凌宇不是一个头脑简单,不知轻重的人,他的话,后者一定会牢记于心的。

  “看来我这个礼物是送不出去了啊!”段千灵想到了这一点,这才有些调侃的说道。

  听到段千灵的话,凌宇赶紧从沉思之中退了出来,问道,“前辈到底打算给我什么?”

  “洞虚级巅峰功法!”段千灵简简单单几个字,但落在凌宇的耳中却犹如惊天巨雷。

  “嘶!”

  凌宇闻言,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气。在整个白玉学院,都仅仅只有一本化元境的功法,而那本功法被整个白玉学院视为珍宝,作为立院的根本,寻常的长老都不一定有资格修炼那本化元境的功法。

  可是,现在一本洞虚级巅峰的功法摆在他的面前,他却无法得到,这让凌宇想死的心都有了。

  “前辈,你能不能再试一次?”凌宇眼巴巴的看着老者,有些不甘的说道。

  开玩笑啊,一本洞虚级功法有多大的价值,凌宇简直不敢想象,要是就这么简单的放弃了,他着实有些不甘。

  可令凌宇失望的是,后者在闻言之后,脸上再一次露出一丝恐惧,他赶紧摇了摇头说道,“没用的,我刚才感觉到一股无匹的意识从你的额头上传出,而那种意识给我的感觉好像是拒绝一切未知的东西进入你的脑海,我想你额头上的东西有着自主的保护意识,所以,我没有办法做到。”

  “是吗?”

  凌宇听完,脸上一片沮丧,他忍不住在心中哀嚎,尼玛我这是什么运气啊?如此珍贵的功法居然就这样与我失之交臂了,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发现面前有一名丝毫不挂的女子正在对你搔首弄姿,当你脱光衣服,忍不住趴在他身上想要进一步动作的时候,突然发现你面前原来什么都没有。这种感觉比杀了凌宇还要难受。

  看着凌宇那一脸比杀猪还难看的表情,段千灵出声安慰道,“你也别泄气,既然你额头的东西阻止了我的馈赠,说不准它有更好的东西留给你,所以你也别太在意,有得就会有失嘛!”

  说到最后,段千灵自己都有点说不过去了,他可不相信,世界上还能有超过他手中等级的功法,除非是那个地方...想到这里,段千灵摇了摇头,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可笑。

  而凌宇本来哭丧的脸,在听到段千灵的话后,忽然一脸明媚起来。对于段千灵而言只是一句调侃的话语,可对于凌宇而言,又完全是另一种感受了,他的眼睛一下就明亮了起来。

  他记得在他脑海中此时可有着一本焚火真灵经在静静悬浮着,说不准,这本未知的秘籍真的可以给凌宇带来惊喜!

  就在他想要沉下心思去查看的时候,段千灵的话再次响起,这让凌宇不得不把心中的念头暂压脑后。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