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熊霸两人准备收敛心神,竭尽所能的吸收池中的纯净灵液之时,凌宇的身体突然就像一个漩涡一般,开始疯狂的吸收着池子中的液体,而纯净灵液在凌宇如此疯狂的吸收下,居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逐渐减少着。

  “这他妈的还要不要我们活了?”熊霸忍不住破开大骂起来。

  照凌宇这种速度吸收下去,也许不需要一天,池子中仅余的三分之一灵液就得被后者完全吸收。不过在恼怒的同时,熊霸也是对凌宇刮目相看起来。

  这种纯净灵液非常霸道,就算以他的体质,也只能一步步的慢慢吸收,如果吸收的速度超过了肉体的承受程度,说不准还会对肉体造成损伤,哪里敢像凌宇这样鲸吞?

  他看着凌宇的目光就像在看怪物一样,眼中露出莫名的神色,就连一向阴鹜的柳青这时看向凌宇的目光都有了些许的改变。毕竟,不论走到哪里,有能力的武者都是被人所尊重的。

  不过两人在短暂的失神之后,也是不敢怠慢,眼看着池中的灵液越来越稀少,他们也是静心凝神,开始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吸收起来。

  就在两人刚一发功,想要和凌宇抢夺池中灵液的时候,他们居然发现自己体内刚刚凝聚不久的灵力居然要破体而出一样。两人大骇间赶紧停止了功法的运转,看着凌宇那扭曲的面庞一时无语至极。

  “这小子到底在搞什么?”柳青看了一眼身旁的熊霸,忍不住愤愤的说道。

  “你问我我问谁?”熊霸白了柳青一眼,十分无奈。

  “我看我们还是上去得了,以眼前这种情况,我们在呆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收获了,省得被这小子活活气死。”熊霸再狠狠瞪了凌宇一眼,这才不急不缓的走出了待了整整十天的池子,眼中有着浓浓的不舍。

  柳青见状,也是无奈地点了点头,随着熊霸的步伐,来到了段千灵的身边。

  “你们都突破了吧?为什么不继续吸收了呢?”段千灵见熊霸两人上来,满含笑意的问道。

  “你不是都看出来了吗?何必还明智故问。真不知道那小子搞什么鬼。”在摸清楚了段千灵的脾气之后,熊霸的胆子就渐渐大了起来,他本就是火爆的脾气,只是碍于段千灵的强大一直被压制了而已,现在他正处于气头上,当然没有好脸色给后者。

  “此行你们的目的基本已经完成了,在你们离开之前让我在送你们最后一个礼物。”段千灵听完熊霸的话,并没有生气,他反而笑的更愉快了。

  “什么礼物?”柳青被段千灵笑的有些莫名其妙,他赶紧发问。

  “闭上眼睛!”段千灵高深的说了这么一句,就直勾勾的看向了熊霸两人。

  而两人在稍微迟疑了一下都听从了后者的吩咐,虽然段千灵实力大减,可是想要害他们的话也用不着这么麻烦,两人想通了这一点,都放松了开来。

  段千灵见面前的两名年强人都闭眼之后,他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的脸色郑重下来,双手不停的在空中舞着玄妙的轨迹。不一会,两团洁白如雪的光团就在段千灵的两只手中成型,而后他稍微犹豫,对着熊霸两人叮嘱了一声忍着点,便将两只光团打入了他们的额头。

  在光团进入两人额头的同时,他们瞬间惨叫起来,一丝丝豆大的汗水顺着他们的脸颊流下,模样痛苦至极,这种模样和当初凌宇的凄惨样子相比也相差不多了。

  这样的惨叫足足持续了半个时辰才逐渐停止下来,而两人已经累得蜷缩在了地上,不过他们的身体却在此时轻轻的颤抖着,也不知道到底是疼成这样的还是因为什么。他们就这样缩在地上一动不动,而段千灵却没有再管他们两人,而是再次将目光投向了池子中的凌宇。

  在经历了十天的非人折磨之后,凌宇的苦日子总算是到头了,就在今天,他的意识逐渐的恢复了清明,在恢复的一霎那,他心中有一种对灵力强烈的渴望,于是便有了之前疯狂吸取灵液的一幕。

  在十天之中,凌宇的肉体在那莫名的刺激之下变得更加坚韧了,如果有谁能够进入凌宇的体内,他们就会发现,凌宇的每一根经脉都晶莹剔透,充满了光泽。不仅如此,那经脉的宽阔程度甚至超过了一般的固灵境强者。

  G酷J匠"网x7正版首42发s

  而凌宇在吸收灵液的时候,他额头上的温热再一次传了出来,为他梳理那数量庞大的灵液,使得凌宇可以毫无顾忌的尽情吸收,而之前熊霸两人试图抢夺灵液的时候,也是他额头上的神秘物品在作怪,这才使得熊霸两人不得不停止对于灵液的吸收。

  此时的凌宇,感觉自己如同置身于灵力的海洋中,那磅礴的纯净灵力不仅没有令他感到不适,他反而还一脸的享受的呻吟出声,而在这种疯狂的灌注下,凌宇的气势也在不断的攀升着。

  就在这些灵力填充了凌宇的每一条经脉中时,凌宇感觉加诸在他身上的某道枷锁仿佛顷刻间破裂了一般,而那些进入他经脉中的灵力在这一刻仿佛和凌宇有着血脉相连的感觉,他觉得只要自己心念一动,这些灵力就会任由他使唤。在这一刻,凌宇的心中生出了一股天下唯吾独尊的豪情,他第一次感觉到自身的强大。他知道,这一刻的他,已经彻底地摆脱了炼体境,成为了一名真正的固灵境的强者。

  不过,就在凌宇沉浸在提升中的喜悦时,他的脑中突然传来一阵刺痛,紧接着,一串串文字从他的额头处传出,送入了他的脑中。凌宇只觉得脑袋要炸裂了一般,而他额头上就像火烧一样的疼。

  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但是以凌宇的性格,显然不会坐以待毙,他凭借着本能,开始第一次调动起全身的灵力,尽量使它们涌向自己的额头和大脑。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有些困难,可是在经历了几次尝试之后,凌宇终于成功的将灵力运送到头部,而那种刺痛在这一刻才稍微减弱了一丝。

  他这才有精力去细细体会脑中的变化。

  只见从他额头处传出来的一连串晦涩的文字居然串联在了一起,形成了一本小巧的书卷,而在那书卷的封面上,赫然写着五个大字:焚火真灵经!

  凌宇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认识这些古老的文字的,可是他的脑中仿佛天生就有着这一方面的烙印,只是因为在这些古老文字的刺激下,这才辨识了出来。

  此时显然不是研究这焚火真灵经的最佳时期,凌宇逐渐压制住内心的冲动,这才缓缓的睁开双眼。

  “你终于醒过来了!”

  就在凌宇刚睁开眼的一霎那,段千灵略显激动的声音突然在凌宇的耳边响起。而凌宇闻言也是就目光放在了身体有些颤抖的段千灵身上,他虽然不知道后者为什么会有这种表现,不过他还是站直了身体,对着后者一抱拳,这才恭敬地说道,“劳烦尊者你费心了,小子已经没事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快过来,让我瞧瞧你的现状!”段千灵见到凌宇恭敬地模样,声音都有些吞吐了,他对着凌宇招手,示意后者到他的身边去。

  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凌宇,段千灵眼光灼灼的盯着他,试探性的问道,“你是不是在内府中已经凝聚出了空间种子?”

  凌宇看着眼前老者失态的模样,有些心虚的摸了摸鼻子,不过被后者这样看着,凌宇也显得有些不自然。试想一下,当你被一名千年老怪双眼放光的盯着,你会有什么感觉?

  凌宇在听闻了段千灵的话后,这才沉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空间种子是什么样子的,不过我的内府中确实多出了一颗透明的珠子。”

  其实这颗珠子早在几天前就出现在了凌宇的内府之中,只是他一直被疼痛所折磨,失去意识了而已,在他清醒的那一刻,那就发现了体内那颗透明的珠子,而当时他将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突破之上,这才没有去查探那颗珠子而已,不过他确定那颗珠子确实在他的内府中无疑。

  而凌宇也没有欺骗后者的心思,毕竟他能有如今的收获,全都是眼前的白发老者的功劳,在他心中,段千灵无疑使成为了恩师般的存在,所以对于后者的提问,他才会如实的回答。

  “好!好!好!”

  段千灵在得到了凌宇的肯定之后,他终于忍不住大声的笑了出来,连说了三个好字。那笑容有些癫狂,看的凌宇莫名其妙的。

  “哈哈!看来是空间种子没错了,天不亡我千灵宫啊。古月老儿,你没想到吧,我段千灵成功了,哈哈哈!我居然成功了!”

  “前辈你没什么事吧?”

  凌宇被段千灵嘴里说的话弄得有些糊涂,他看着状若疯魔的段千灵,忐忑的开口问道。

  而后者在短暂的失态之后,则是收敛了那一脸疯狂,他的眼神在这一刻无比郑重,甚至还有些患得患失,道:“老夫想求小友一事,不知小友可否答应?”

  段千灵的这种语气落在凌宇的耳中让他轰然巨震,他万万没有想到,以段千灵的强大居然会向凌宇低头,还说出了这样的话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