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旋即,老者便不再过问此事,开始悠悠的为凌宇等人解惑起来。

  “在千年前,封玄界中曾经发生了一次惊天巨变,当时的场景我想你们在传承之路上都看到了一二,那些后来出现的黑袍人就是黑暗圣殿的武者。黑暗圣殿是封玄界中一个十分强大的势力,可是因为他们的做事风格残暴至极。因此,在当时,黑暗圣殿可以说是所有人类的公敌。不过由于黑暗圣殿的总部无人知晓,而黑暗圣殿的武者也和常人没有什么不同,所以黑暗圣殿便一直存在着。至于你们为什么没有听过黑暗圣殿,那是因为你们所生存的地方仅仅只是一个界中界而已,这是一个被上古时期就封印在封玄界中的小世界。”

  说到最后,段千灵的声音有些凝重起来。

  “那岂不是说,我们都相当于被困在一个巨大的囚牢中?”粗犷男子听到这里之后,忍不住惊呼出声。

  “你说的没错,这本就是一个牢笼,限制这里武者发展的一个牢笼。”段千寻闻言,淡淡的说道,“凡是处在这个牢笼中的武者,就算天资再如何出众,都永远突破不了紫华,到达洞虚境。”

  “那我们怎么才能出去呢?”凌宇闻言适时的插了一句话,直接点出了问题的关键。

  段千灵闻言,看向凌宇的眼中有着一丝赞赏,“想要走出界中界有三个办法,第一就是达到紫华境后,掌握一部分空间规则,以开辟空间通道来离开这里;第二,则是在真正的封玄界中,也就是界中界的结界之外,让洞虚境的武者找到薄弱的结界点,以特殊的手段开辟一条暂时的通道,让低等级武者通过;第三,则是强行破开这里的结界,使这片界中界重现光明。不过在我最巅峰的时候想要破开这里的结界也是无法做到。”

  “所以说,想要离开这里,就只有一个办法了吧?”粗犷男子瓮声瓮气的说道。

  “你说的没错!”段千灵点了点头说道。

  “既然这里武者的最高实力都只能在紫华境,难道就没有洞虚境的武者进入这里吗?我相信随便来一个洞虚境的武者就可以统领这里吧?”凌宇听完段千灵的话后,再一次提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他可不相信在偌大的封玄界中,没有一个精通空间法则的洞虚境强者。

  而段千灵闻言,眼中的赞赏之色更浓了,“你有所不知,就算洞虚境的武者可以短暂的开辟一条通道,可是那通道却极其不稳定,凡是体内的波动超过一定的上限,那么通道就会瞬间湮灭,而进入其中的武者也自然无法存活下来了,而那些精通空间之力的洞虚境强者,在得不到界中界的具体空间坐标之下,胡乱建立空间坐标,到最后也只会迷失在空间之中而已。”

  凌宇此时就像是一个好学的学生一样,心中有着无限的疑惑,“那么前辈你为什么会到这里呢?而当初的天地大乱又是什么呢?”

  面对凌宇一连串的提问,段千灵并没有一丝藏拙,他不厌其烦的解释着,“至于当初天地大乱的原因,还不是现在的你们可以知道的。等你们能够走出这界中界,到达我当初的高度,这一切你们自然就知晓了。不过我能安然的逃到这里,我只能说,在偶然的机会里,我得到了一道界中界的空间坐标,这么说,你应该明白了吧?”

  “前辈你难道也精通空间法则?”凌宇听完段千灵的话后,瞬间反应了过来,惊呼道。

  而粗犷男子和阴鹜男子男子的脸上也是瞬间布满了惊骇,也许凌宇只是觉得掌握了空间法则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可是他毕竟出生在一个小家族里,所以对这一方面的了解和粗犷男子两人相比就要逊色很多了,掌握空间法则几乎是每一个武者的梦想。

  也许说武者的修炼是一件艰难的事情。有可能一百个人类之中只有一个人可以修炼,但是在百万人之中也不一定有一人能够精通空间法则,当然这种情况只是针对界中界而言的,不过由此也是可以看出修炼空间法则的不易。

  段千灵在凌宇三人震撼的目光中,并没有回答凌宇的问题,只是从他的表情却可以看出,后者对于这一领域一定有着很深的造诣,因为段千灵在说出那句话后,那苍老的脸上自然而然就露出了一丝傲然之色。

  不过随即,他似乎想到了什么,那种傲然才逐渐褪去。

  “我想你们三人对于千灵传承是什么一定感到很好奇吧?”段千灵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才开口询问。

  凌宇三人闻言,都对着后者点了点头,一脸的期待。

  “本来我凝聚了千年魂力就是做两手准备的,第一当然是给予你们的奖励;第二才是防止古月那老家伙来捣乱。不过之前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看到了,所以这第一点你们是没有办法得到了。”

  段千灵的声音中有着浓浓的惋惜,而凌宇三人闻言,也是紧紧的握住了拳头,心中大感遗憾。

  段千灵继续说道:“我原本的打算是想让从传承之路中获胜的武者在这里进行最后一战的,可是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我也没有心情和精力这样做下去了。你们都跟我来吧,能够得到多少,就全看你们的造化的。”段千灵话音刚落,他大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波动从他的体内散发了出来,而后凌宇就发现他面前的巨大石椅逐渐开始旋转起来,然后在几人惊异的目光中,一个圆形的入口出现在了石椅下方。段千灵看了一眼入口,也不多说,他那虚幻的身体向着地道缓缓飘下,虎形妖兽见状也是紧跟着段千灵的身形向下跳去。

  而凌宇三人在对视一眼之后,点了点头,也是相继而下。不过凌宇却在这时惊讶的发现了一个事实,阴鹜男子在这一次对于凌宇竟然没有抱以敌意了,反而是冲着他真诚一笑,而粗犷男子也是对着凌宇微微点头,脸上一片真诚。

  他们之间本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冲突,并且还共同经历了一次生死危机,当他们之间的竞争关系消失之后,那本就微薄的敌意自然就荡然无存了。

  凌宇想通了这一点,脸上也是露出了一丝会心的笑容,没有人愿意为自己多树立一名敌人,不是吗?况且还是两名天赋出众的年轻武者。

  随着凌宇进入通道之后,他的四周就一片黑暗了,而且他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被某种特殊的力量给托着,使得他下降的速度始终保持不变。

  这个通道就仿佛是没有尽头一样,足足过去了半柱香的时间,四周仍然一片黑暗。

  凌宇在稍微沉思了片刻,便将头向上探出,轻声开口,“我叫凌宇,来自白玉城,想和两位交个朋友,不知两位意下如何。”

  短暂的安静之后,一道雄浑的声音便在凌宇耳边响起,“在下熊霸,来自霸天城。”

  不过后者仅仅只是说了这一句话就没有多言。不过紧接着,另外一道轻柔的声音从更上方传出,“我叫柳青,来自柳云城,能和凌兄相遇是柳某的幸运,还请多多指教。”

  而凌宇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却忍不住浑身打个哆嗦,因为这声音听上去太过于阴柔了,如果凌宇不是见过柳青的本来面目,他指不定要将后者当成一名女子。

  霸天城和柳云城凌宇显然没有听说过,不过这并不妨碍他猜想这两座城池的强大,因为两人的音色虽然并不相同,可语气中的骄傲任谁都能听出来。

  就在凌宇还想继续开口的时候,一抹亮光突然在他的脚下出现,凌宇当即止住了念头,静静的等待着身体落向通道的尽头。

  当凌宇的身体落下之后,熊霸和柳青的身影也是相继出现。在经历了半柱多香的时间之后,凌宇等人终于来到了通道尽头。

  酷匠k网√正:版!首发◇

  本来以为他们将要来到的地方有多么神圣,可是入目所见的除了石头还是石头,这俨然就是这个石洞罢了,没有丝毫出奇的地方,唯一值得注意的,就仅仅只是石洞的正中央有着一口小小的池子而已。

  段千灵此时正站在池子前,负手而立。在他的脚下,虎形妖兽安静的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着不断张望的三人,段千灵顿了顿声音,这才开口说道,而凌宇三人在见后者开口后,也是不再东张西望,恭敬地看着后者。

  “我将你们带到这里来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它!”段千灵说完,转过身看了一眼脚下的池子,伸手指到。

  凌宇等人顺着段千灵手指的方向看去,除了那口平淡无奇的池子之外,似乎就已经没有任何东西了。

  看着众人眼中的不解,虎形妖兽从段千灵的脚下站了起来,重重的“哼”了一声,不满地说道,“你们几个臭小子这是什么表情?瞧不起这个池子是吧?我可告诉你们,当初尊者为了得到这口池子中的液体,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在那之后,尊者可是足足调养了一年时间方才逐渐恢复过来,一群没有见识的小子。”

  虎型妖兽说完,还特意重重的看了一眼凌宇,这才重新趴下,将眼睛闭了起来。

  凌宇听到虎形妖兽的话后有些尴尬的摸了摸鼻子,显然虎形妖兽所说的正是他的心中所想。不过在听闻连段千灵这样的强者都十分在意的东西,凌宇三人的目光也是在顷刻间火热了起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