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还要不要人活了?

  看着眼前的黑袍人提着长剑向他一步步走来,凌宇的眼神也是有着危险的光芒在凝聚,尽管他现在消耗巨大,可是他却不敢有一点退缩。

  后退,就是灭亡!那就唯有前进!

  黑袍人脚下的速度越来越快,一眨眼,他就已经来到了凌宇的面前。那锋利的长剑划破空气,掀起阵阵劲风,很显然,在见识了凌宇的真正实力之后,他也是不敢再度托大,一出手就拿出了自己的最强招式,青叶剑技。

  虽然青叶剑技只是属于最低等的炼体剑技。可是此时,在一名炼体九重的武者手中发挥出来的威力仍然不可小觑。

  凌宇的头发被突如其来的劲风给向后掀起,他双目含怒,两只手握着刀柄,看准时机,对着黑袍人的剑身一刀砍去。后者明显知道凌宇力大,也不硬碰。因此,他攻势一变,手中的长剑就像有灵性一般,在空中神奇的改变了一下角度,化刺为挑。

  而凌宇见状之后,一咬牙,竟然对黑袍人的攻击视若不见,那挥舞着大刀的双手却更加用力了。俨然是一副以命换命的姿态。

  黑袍人此时也瞧出了后者的意图,他赶紧抽身而退,额头上冒出了涔涔冷汗,看着凌宇的眼神也有些惊恐了起来。

  对于这种不要命的打法,他压根就吃不消。

  回头看了看自己旁边的另一名黑袍人,他微微颔首。

  很显然,他已经放弃了和凌宇单打独斗的念头。

  凌宇见状,脸上也是有着一丝遗憾,他相信,只要刚才那名黑袍人不退走,他就有足够的信心以轻伤来换取对方失去战斗力。现如今两人联手,而且没有了开始的轻视之心,凌宇想要胜过他们两人,无疑是艰难了很多。

  身为白玉学院的核心弟子,凌宇当然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再加上每一段时间额头上的温热来洗涤凌宇的肉身,凌宇对于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就算打不过对方,可是他想要走,对方现在也拦不住了,因为他们已经只有两个人有可战之力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凌宇身上的气势反而更强盛了一分,面对迎面两人的一剑一棍,凌宇没有一丝退避的意思。他将手中的长刀旋转起来,在自己的身前形成一片密不透风的刀幕。铿锵作响的声音在林间持续响起,可是两名黑袍人仍然突破不了凌宇的刀幕,凌宇此时俨然已经立于了不败之地。

  两名黑袍人见久攻不下,内心深处隐隐有些焦急,事情拖得越久,对他们就越不利。

  酷匠《网^正版首…发¤O

  因此,为首黑袍人的眼神变换了几下,脸上也是逐渐布满寒霜。

  “小子,这可是你逼我的。”

  话音一落,为首黑袍人猛然后退,停止了对凌宇的继续攻击,他的手突然伸进了上衣,只见一只碧绿色的布袋被他给抓了出来。而此时黑袍人的脸上也是闪过一丝肉痛之色,显然这一只碧绿色的布袋应该很是珍贵。

  而凌宇在见到了对方拿出那一只布袋的瞬间,本能的感觉到了一丝危险,他急忙抽身后退,想要摆脱那未知的风险。

  “躲得了吗?”为首黑袍人见抽身而退的凌宇,眼中闪过一丝嘲讽。他强忍着肉痛的心,大手一挥,那碧绿的布袋从他手中脱手而出,而他身旁的黑袍人见到这只布袋的瞬间也感觉遍体身寒,急速后退,眼中有着浓浓的惊恐!

  只见那只碧绿色的布袋被黑袍人抛向空中的时候,陡然炸裂开来,一粒粒散发着微弱荧光的细小颗粒暴露在了空气之中。尽管凌宇的速度很快,可是他还是被一些碧绿色的细小颗粒给沾染上。只在一瞬间,他就感觉自已全身发软,脑袋昏昏欲睡。

  “这到底是什么?”凌宇的身子颤了颤,有些艰难地开口问道。

  “哼!”为首黑袍人刚想说话,他身旁的黑袍人却冷哼一声,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就像鬼哭狼嚎一般,让人不寒而栗,“小子,能够死在蚀骨粉之下,也是你的荣幸,就算一般的固灵境武者不小心吸入体内也会招架不住,你是不是觉得浑身无力?哈哈,那就对了,就算我们不杀你,你也会在半天之内骨头融化而死的,哈哈哈。”

  嘶哑老者根本不等凌宇回答,就自顾自说了起来,他那尖锐的笑声震得凌宇的双耳都有些发麻,而为首老者更是眉头一皱,有着不满地看了他一眼!

  后者见状,缩了缩脑袋,不再多言,只是他眼中的得意却丝毫不曾改变,而那名断臂黑袍人脸色也在此时露出了得意的神色!

  而凌宇在得知情况之后,脸色阴沉地快要滴出水来,他赶紧关闭自己的五官。尽管全身酸软,可是他的肉身和骨骼本来就十分强大,因此暂时他还能行动,再一次向后退了几步,这才避过那些碧绿的荧光颗粒的覆盖范围!

  几名黑袍人见凌宇并没有倒下,反而还能继续行动,也是大感诧异,不过当他们在发现凌宇在退出了蚀骨粉的覆盖范围之后,逐渐倒下身躯昏迷不醒后,都猖狂的大笑起来。这小子的棘手程度完全超出了他们的预想,想来不是关键时刻蚀骨粉发挥了奇效,也许他们此行会失败也说不定。

  战斗过去了那么久,那小女孩应该已经跑了很远的路程了。三人不禁想到。

  他们对视了一眼,绕过了蚀骨粉覆盖的范围,想要将昏迷过去的凌宇直接斩杀,再去追赶逃跑的芷仙。

  他们此时已经卸下了所有防备,只等着随手一击了解凌宇。

  可就在他们来到凌宇的面前时,异变突起。

  本来应该昏迷的凌宇“咻”地一声从地上弹射而起,手中的大刀在空中挽出一抹明亮的刀花,那为首的黑袍男子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被直接一刀削去了脑袋。直到临死前他都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究竟是怎么不受蚀骨粉影响的,那可是连一般的固灵境武者也无法抵抗的啊?

  他的眼睛瞪着滚圆,死不瞑目!

  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凌宇又将自己的外衣一把抓下,对着另外两名黑袍人扔去。他那件外衣之上,还沾染了一些蚀骨粉。

  两名黑袍人在如此近的距离之下根本就反应不过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颗颗碧绿色的粒子飞向他们,在这一刻,他们的心里才升起浓浓的后悔!似乎,他们所有人都小瞧了了这位凌家的宇少爷!在做出这两个动作之后,凌宇就彻底的没有了一点抵抗之力。

  开始地他早已是强弩之末了,如果不是额头的温热传出,让他恢复了一丝力气,他此时早已昏迷过去,哪里还能坚持到现在?因此,他的眼皮一翻,竟然是直接晕了过去!对于蚀骨粉是否会将他融为一滩血水,他此时已经顾忌不上了。

  而另外两名黑袍人在沾染上蚀骨粉的瞬间就开始全身酸软,尽管凌宇此时就近在眼前,可是他们的双手却提不起一点力气,他们已经自身难保了,还怎么能再继续对着后者下手,因此,几个呼吸之间,他们的身躯也是缓缓倒下,只是双眼怒睁,有着浓浓的不甘!

  封玄界的夜晚无疑是很冷的。

  一阵阵微风吹过,密林里的参天大树发出“簌簌”的声响,在这密林中的某一处,一名少年此时正安静的躺在松软的残叶之上。他的旁边,有着两滩乌黑的血水触目惊心,还有一具无头尸体,那尸体的脑袋此时已经不知道被风吹响了哪里!在这漆黑的夜里,配合那呜咽的寒风和这诡异的画面,任何人瞧见都会浑身只打哆嗦!

  就在此时,躺在地上的少年轻轻地“嗯”了一声,旋即,他的双眼也是缓缓地睁开。

  这少年不是别人,正是白天受到蚀骨粉影响而昏迷的凌宇。

  他摇了摇脑袋,颤颤巍巍地从地上站了起来。无神的双眼渐渐有了焦距。然而当他回过头发现地上血水之后,英俊的脸庞也忍不住的抽了抽。看来这些黑袍人白天并没有说谎。

  不过这一瞬间,凌宇就像是想到了什么一样,他赶紧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将浑身上下看了个遍,才重重地舒了一口气。他发现自己的身体还在!

  只是他的心中却有着深深的疑惑,“为什么自己还好端端地站在这里?”

  在沉思了片刻之后,凌宇也是摇头哂笑,管他那么多干嘛?反正只要自己还活着,不就是最好的事情吗?

  想到这里,凌宇也不再去考虑自己到底是怎么活下来的了。只是一道倩影却陡然在他的心中浮现。

  “仙儿妹妹!”

  凌宇忍不住低声呢喃,“也不知道你现在是否已经到了白玉学院了?”

  凌宇深吸了一口气,也不再胡思乱想,也只有等到自己返回了白玉学院才能知道了。

  可是,就在他刚迈出脚的一瞬,凌宇的脸上就流露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因为它发现自己虽然没有被蚀骨粉溶为血水,可是他却全身酸软,和白天如出一辙。渐渐地,那种头晕目眩的感觉再次传来,凌宇再一次昏倒了过去。

  “我去,还要不要人活了?”密林中只留下凌宇凄厉的一声怒骂,就再次安静了下来,只剩下呜咽的寒风还在肆无忌惮的刮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贞操 说:

求各种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