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凌宇的地位在凌家并不高,因此在简单的一番收拾之后,凌宇的手中也只是多了一个小小包裹而已。在他这边刚结束,芷仙也是收拾完毕,从里屋走了出来。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大院,凌宇的心也避免不了一丝感慨,这里毕竟是他生活了十四年的地方,如今一走,估计永远也不会回来了,心中难免会有些缅怀。

  “仙儿妹妹,也许从这以后,我们会经历许许多多的危险,你后悔吗?”凌宇看着眼前的佳人,心里也不知道是怎么一个滋味。让一个小女孩和自己东奔西跑,委实有些难为她了。

  “宇哥,仙儿不是说过吗?你到哪,仙儿就跟到哪。”

  芷仙哪里不知道少年所想,只是对他洒然一笑,调皮的说道。

  凌宇闻言,只觉得喉咙喉咙有些发干,想说什么却始终说不出口,只是心中却更加坚定了要一辈子保护她,爱护她的信念!

  于是,两道并不算高大的身影渐渐离开了凌家,在夕阳的余晖下渐渐拉长,直到消失不见。

  ~凌家,大长老凌风的房间。

  此时,一名矮小的老者正恭敬地站在凌风身后,小心翼翼地问道,“大长老,难道我们就这样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吗?那强少爷怎么办?”

  大长老闻言,浑浊的双眼之中竟然陡然射出两道精光,他舔了舔嘴角,深冷地说道,“你觉得呢?”

  后者闻言,眼中光芒一样,对着凌风一抱拳,弓着身离去。

  “手脚干净一点,别给人留下把柄,白玉学院的怒火,我们凌家可承受不起。”

  在矮小老子退出房间的那一刻,凌风的声音也是传进了后者的耳中。

  矮小老者目光一闪,恭敬地道了一声“是”,迈步朝着凌家武堂走去。

  ~此时此刻的凌宇,正和芷仙在赶往白云学院的路上,他根本没有察觉,一场浩劫正向他们悄然靠近。

  “宇哥,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芷仙看了看身旁的少年,随意问道。

  “我想先将你安排进白玉学院,然后等我从千灵境中出来以后,再把你引荐给白玉学院。”凌宇想了想回答道。

  其实他这样做并不是随意为之,在此之前,他就已经想好了以后的路,芷仙的修炼天赋与他相比其实也毫不逊色,只是因为迫于家族的压力,一直没有机会修习,凌宇曾经偷偷地将自己在白玉学院所学的炼体功法给后者修炼,谁知道她却在短短的时间内修炼到了炼体五重境,这不可谓不惊人,饶是凌宇从六岁开始炼体,事到如今,也不过才炼体八重境罢了。

  两人边走边聊,不知不觉就走进了一片密林之中。

  看着眼前的树林,凌宇双眼眯了眯,不着痕迹地将芷仙护在身后,而后者看见凌宇凝重的表情,也仿佛意识到了什么,紧紧地靠着后者的身体,一言不发!

  “出来吧,鬼鬼祟祟地藏在这里,不就是等我来吗?”凌宇不咸不淡的声音也是在密林之中缓缓响起。

  “啪!啪!啪!”

  ,酷d匠T网0E首}发@(

  凌宇话音刚落,三名蒙面的黑袍武者就从前方的树林中逐渐显露出身影。只见为首的那名武者手上不停的鼓着掌,在双方距离还有五丈距离的时候,停下了脚步,好整以暇的望着凌宇两人。

  “阁下藏在此地,怕是已经等了很久了吧?”凌宇在见到对面三人的时候,眼中也是出现了凝重之色。从他们体内所散发出来的雄浑气息就可以判断,对方三人清一色的炼体九重,以他炼体八重的修为,和他们相比起来,略显无力!

  而芷仙也仿佛察觉了所来之人的强大,他站在凌宇身后,紧紧地握着凌宇的双手,心里却是悔恨万千,她恨自己为什么这么无能,恨自己不能和自己心中的男人并肩作战,为他分忧,她的眼神逐渐变得冰冷起来,一种变强的信念在她这娇小的身躯中渐渐发芽!

  似乎是感觉到了身后佳人的异状,凌宇反手握着芷仙的小手,柔声安慰,“没事的,我们一定可以活着离开的。”

  似乎是凌宇的话起到了作用,后者颤抖的身躯渐渐稳定了下来。

  看着凌宇镇定的表情,为首的黑袍人眼中竟然流露出一丝欣赏,“不愧是白玉学院的核心弟子,在明知实力是差距悬殊的情况下,仍能不乱方寸。宇少爷所言极是,我们已经在这里等候你多时了。”

  听到“宇少爷”三个字,凌宇的眼角明显一缩,他微垂眼睑,深寒的说道,“你们是大长老派来的人吧?”

  后者闻言,眼中也是闪过一道异色,他没有想到对方只是凭借自己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就能猜测到他们的来路。事到如今,他也没有什么好避讳的了,点了点头,“没错,宇少爷心思玲珑。我们确实是奉了大长老之意而来。”

  “所以,宇少爷,得罪了!”

  为首之人说完最后一句话,右手一挥,身后两人如影随形的跟着他的身后,对着凌宇暴冲而去。而凌宇见状,则是一把将芷仙朝后推开,大吼一声,“你先去白玉学院等我,相信我,我不会有事!”

  后者在短暂的挣扎之后,并没有拒绝凌宇。她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女孩,她知道自己留在这里只能拖了凌宇的后腿,让她分心,尽管心里有一万个担心,可她却不得不离去。一行清泪从她眼眶涌出,那想要强大的心越发浓郁了,那颗小小的种子在她的心中已经开始扎根。

  “宇哥,你一定要活下来,我,我在白玉学院等你。”少女那无助地声音在凌宇的身后模糊传来,声音越来越远,越来越模糊......“想走?你问过我了吗?”

  见芷仙想要逃走,他们怎能允许,先不说大长老的命令是一个不留,单是他们在这里暴露了身份,就不能让芷仙安然离去,否则,他们将会受到白玉学院的无情追杀!因此,在为首黑袍人的右手边的一名男子也是放下了对凌宇的攻击,抽身向着芷仙追赶而去,一抹猩红的匕首在翻转间已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很明显,他这是要赶尽杀绝。

  凌宇见状,瞳孔猛然一缩,他一身怒吼,脚下猛然发力,身体犹如一只迅猛的猎豹一样急速弹起,堪堪避过了迎面两人的必杀一击,而他手腕一翻,一把大刀也是出现在了他的手中,对着冲向芷仙的男子猛然挥刀而去。

  而后者本来全部心思都放在芷仙的身上,他的手中也只有一把小巧的匕首。感觉到背后的深冷杀机,他立刻放弃了芷仙,陡然转身,来迎接凌宇这疯狂的一刀。他实在无法想象,一名炼体八重境的武者怎么能在两名炼体九重境的武者手下逃脱,还能发出如此致命的一击。

  来不及多想,他想那把小巧的匕首高高举起,企图用它来减缓大刀的攻势,因为它发现,面对凌宇这含怒一击,他避无可避,因此只能强行抵挡下来。

  “铿!”

  一道钢铁碰撞的声音在密林中陡然响起,大刀和匕首的交汇处跳射出丝丝火花。而在大刀劈中那把匕首的同时,那名黑袍人的眼中出现浓浓的惊恐之色。他只感觉自己的右手上一股大力袭来,匕首直接脱手,然后重重地插在他身后的树干之上,发出“嗡嗡”声响,而那把大刀则去势不减的向着黑袍男子的右手怒劈而下!

  “小子你敢尔!”为首的黑袍人见到这一幕,睚眦欲裂,对着凌宇暴喝道。

  可凌宇对此却仿佛茫若所闻,大刀去势不减,直接砍在了后者的肩膀之上,一捧血花在空中徐徐绽放!只是一击,就砍掉了对方的一条手臂。尽管有轻敌的嫌疑,可是他这一击,也是将赶来的两名黑袍人给深深震慑住了!

  “啊~”

  紧接着,一声凄厉的惨叫在林间响起。就连跑出很远距离的芷仙都能清晰听到,她此时双手握在一起,俏脸苍白。当她听出这一声惨叫并不属于凌宇之后,脸色才稍微好看一些。

  反观凌宇,在打出了那凌厉的一击后,也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想来刚才的全力以赴也是让他的体力消耗不小。他冷冷的看着眼前的断臂黑袍人,眼中爆发出蜇人的光芒。

  就连为首的黑袍人见到这一幕,眼皮也是跳了跳,有些胆寒的望着眼前这名少年。

  “大哥,你一定要替我报仇啊,替我杀了这个臭小子,我不甘心啊!”

  断臂黑袍人看着自己不断流血的光秃臂膀,嘶吼震天,眼中的恨意几乎凝成了实质,被一个炼体八重的矛头小子所伤,这是他这一辈子最大的耻辱!

  “三弟,你放心,大哥一定会帮你杀了此子,报你断臂之仇!”为首的黑袍人斩钉截铁地说道。

  他缓缓的转过身,从腰间抽出一把锋利的长剑。阳光穿过树林,照射在长剑之上,反射出一缕缕刺眼的光芒。

  为首黑袍人抿了抿嘴唇,嘿嘿地狞笑着,“小子,我会让你体会到什么是生不如死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