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我和你一样,也是捡来的!”

  芷仙闻言,猛的抬头,娇躯有点颤抖,在一刻,他才明白了眼前的少年在凌家到底经历了什么,忍受了什么。她的眼角突然滑出一滴滴晶莹的泪珠,而她不由自主的伸出了自己的右手,在少年那刀削的脸庞上轻轻摩挲着,久久不语。

  这一刻,她的心前所未有的痛!

  这个和她有着相同经历的人儿是她在这世界中唯一的亲人!

  “走吧,我们回去吧,有些事情也是该做个了解了。”

  凌宇说完,将芷仙俏脸上的泪痕抹掉,眼中闪过一丝凌厉的光芒,径直向前走去。

  ~凌家的议事厅中,家主凌智正高坐在正中央的位置上,而五大长老则分坐在下方,另外,大厅里还有大约十来名执事正站在大厅的下方,垂手而立。

  “你们说,我的决定真的是正确的吗?”坐在上方的家主凌智率先开口道。

  几大长老闻言,互相对视了几眼,无人答话,大长老见状,连忙起身说道,“家主,你也知道千灵镜事关重大,每一百年千灵镜才开放一次,里面的天材地宝数不胜数,你难道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这么好的机会落在一个外人的手中吗?”

  “哎!”

  其它人闻言,都无奈地摇了摇头。一个家族能够兴旺下去,最重要的还是需要顶尖的战力啊,没有实力,再强的家族也会有没落的那一天,在这个尔虞我诈的世界里。实力才是立家的王道,他们都是心头雪亮的老狐狸,怎么甘心这块肥肉落入他人之口。

  其实,他们几人对凌宇一直都有偏见的原因不就正是因为凌宇不是真正的凌家人吗?甚至在凌宇小的时候,还故意唆使家中的小辈去欺辱凌宇。

  在外人眼中的嫡系,地位也就和一个下人相差不多而已,个中的苦辣也只有凌宇才能感同身受。

  他们现在有这样的困惑,究其所以,也是因为凌宇的修炼天赋出众而已,他们怕的是白玉学院。

  非我族人,其心必异,这是封玄界中每一名武者的内心真实写照。

  吱!吱!

  就在凌家高层讨论地热火朝天的时候,议事厅的大门却在此刻缓缓地打开了。

  所有人都朝着大门处望去,家主凌智的眼中甚至闪过一丝凌厉,他们想要看看是谁到底这么不长眼,居然敢擅闯凌家重地。

  只见一道瘦削的身影此时正静静的站在议事厅门口,他的表情无喜无悲,仿佛天大的事情也不能使他惊讶一般。他就这样平静的站着,一头乌黑浓密的长发无风自动。

  “凌宇,你好大的胆子,家族重地岂是你说来就来的?”

  大长老见状,怒吼一声,重重地拍了一下身下的椅子,陡然站立,只见刚才还完整的木椅在大长老凌风的一掌之下直接化为了湮粉,周身灵力翻滚,气势骇然。

  而凌云见状,嘴唇张了张,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可最后还是忍住了。至于其它长老和执事的脸色则是出奇的难看,被一个黄毛小子擅闯重地,打扰他们的议事,这无疑是在他们脸上狠狠地扇了一巴掌,但也有的执事见状,眼中掠过一丝不忍。

  眼前的少年,似乎有点可怜了。他们不禁在心里默默想到。

  凌宇并没有理会暴怒的大长老,他径直走向大厅,双眼直视着家主,说出了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我要离开凌家!”

  凌宇的声音并不大,相反,在宽阔的大厅,还显得十分微弱。可就是这简简单单的一句话,却让众人的眼睛瞪得滚圆,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就在他话音刚落,一股磅礴浩瀚的气势向他铺天盖地的压来,他双脚一颤,险些直接跪倒在地。

  “好小子,不仅不回答我的话,还敢口出狂言,看老夫今天不好好教训教训你,让你知道,什么叫无知。”大长老凌云对于凌宇能够在他的突发气势下站住脚,觉得很没有面子,于是,更加凌厉厚重的压力从他的体内呼啸而出,直奔凌宇而去。

  而凌宇此时感觉自己就像站在一片沼泽地之中,寸步难行,那磅礴的气势快要将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的双脚不停的颤抖着,那种血肉被压迫的感觉快要让他窒息。

  可他却紧咬牙关,双眼布满血丝,一字一顿地再次说道,“我要离开凌家!”

  “轰!”

  一股比刚才还要庞大的气势陡然向他席卷而来,他的上衣在这一瞬间破开,化为了一条条碎步,逐渐飘散向下,只露出了他那强健的上身。可此时,他的身体之上,却是有点一点点血迹弥漫,很显然,他承受的压力有多么的巨大。

  就在大长老还要继续施压的时候,一声威严的声音在大厅里响起。

  “够了!”

  @酷F匠(网DN唯@一正版1C,N1其C他KF都a是…&盗Up版.

  凌智将手一挥,那弥漫在凌宇身边如山的压力顿时一扫而空,而凌宇也终于如释重负般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他的双拳,却是在此刻紧紧的握住。

  家主凌智此时怎么看不出来凌宇的身体状况,如果他不阻止,也许凌宇会被直接废在当场,如果白玉学院知道此事,他们凌家定然吃不了兜着走。

  “家主你?”凌风见状,突然看向凌智道。

  “你别说话,让我来处理此事吧。”凌智打断了凌风的问话,而后者的眼中却有一抹精芒闪过。

  家主凌智看着大厅中赤裸着上身的少年,眼里有着复杂之色,不忍的开口问道,“你知道了?”

  凌宇点了点头,静静等待着下文。

  凌智见状,眼神逐渐坚定了下来,“好吧,这些年家族确实对不住你,你有这样的决定,老夫也并不感到意外,如果以后在外面累了,凌家也会为你敞开大门的。”说完挥了挥手,示意后者离开。

  直到此时,凌宇才松开紧握的双拳。虽然,他可以偷偷地离开凌家,可是,他却并不想这样,毕竟凌家对于他而言,还有着养育之恩,他不想这样一走了之。可此时,他的心中已经没有了一点顾虑了。

  凌宇深深地看了二长老凌云一眼,向着后者一抱拳,再转身看着背对着他的家主凌智,“多谢家主成全,这些年,感谢了!”

  说完,凌宇头也不回地朝外走去,这些场面话,他怎么听不出来?他相信,当他走出这道大门之后,凌家和他,将会成为敌人!而他算准了凌智不敢在这里真的伤害自己,所以他才敢只身前往凌家的议事厅,凌家,对于他而言,只是一段童年的伤疤而已!

  大长老眼见凌宇就要走出议事厅的大门,开口想要说些什么。可家主的一声“散会”让他生生止住了想说的话。只是他眼中的精芒却更胜了。

  ~芷仙此时正焦急的站在大院,不停的来回踱步。他不停的向着议事厅的方向张望着,眼中有着浓浓担忧。当凌宇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中的时候,她那悬着的心才总算放了下来。看着凌宇血痕累累的上身,芷仙的眼泪唰的一下就流了出来。她向着少年跑去,毫不犹豫的抱住了凌宇,轻轻的抽泣着。

  凌宇被这突发的一幕搞得一愣一愣的,“我说仙儿妹妹,你这光天化日之下这么抱着我似乎是有点不妥啊?”

  芷仙听着凌宇那调笑的话语,双颊也是染上一抹绯红。她轻啐了一声,松开了后者。用她那柔若无骨的双手在后者身体上轻轻摩挲着。那每一缕血丝,都仿佛一根根针,狠狠地刺在她的心里。

  “疼吗?”

  芷仙声音颤抖着说道。

  “不疼!”凌宇咧嘴一笑,在后者娇呼声中一把搂住后者的腰,朝着里屋大步走去,“走吧,我们也该收拾收拾,准备离开凌家了。”

  芷仙在短暂的挣扎之后,发现竟逃不过后者的大手,索性也不再反抗,任由后者搂着自己的腰。只是她白皙的脖颈此时却如鲜红的蜜桃,吹弹可破,煞是诱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贞操说:

求追书,求撸撸,求各种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