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四川某市某镇的小村庄里。由于年轻人和劳动力都外出务工,大片的土地都荒芜着,任由那杂草长得比人都高也没人打理。沿着一条石板小路向前,终于看见额一些房屋。屋子旁边的土地里种着一些自家吃的庄稼。如今的农村早已经不像是以前那般热闹了,就连过节日时都是冷冷清清的。也许科技越来越发达人与人之间的那种同胞情谊就会越来越淡吧。可今天,东边确实非常的热闹。一座二层楼房前挂着招魂幡,整个大队的人几乎都挤到了这里,聊天得聊天,帮忙的帮忙。不得不说农村的人情味确实比城市里浓重得多。在房屋的客厅里一张大大的白布拉起来将后方遮得严严实实,布上挂着一张黑白照,照片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面无表情的睁着眼睛看着前方,一个道士像唱歌一样长着女孩子的生平往事,拿着锣的人还是不是的敲一下,震得人的耳朵发聋。

  两个洗菜的中年妇女看了一眼白布上女孩的照片,其中一个说:“可惜了,年纪轻轻一个妹子就这么没了,那个开车的就该被千刀万剐!撞了人就跑,活生生一条人命就这么没了。”

  另一个女人看了看四周压低声音:“什么呀,她不是被车撞死的!”

  “啊?他们家的人不都说是车撞的吗?”妇女A的好奇心瞬间就被勾了起来。

  妇女B把头凑到妇女A面前将声音压了再压:“他们家的人肯定是说被撞死的呗,其实她可能是被打死的!这么丢脸的事,人家哪里会说出来。”

  “啊?”妇女A瞪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妇女B。妇女B皱着眉慌张的捂住妇女A的嘴:”嘘!小声点。“见妇女A点头妇女B才放开妇女A继续说到:”你是不知道,我看见过他的尸体,全身上下都是青一片紫一片的,手上还有被刀子砍过的伤口呢!她的腿都是断的,放进观察法I的时候全身都硬了,那条断了的腿都还反着没掰过来呢!““啧啧啧····”妇女A皱着眉扯着嘴角:“怎么这么惨?她得罪谁了?"妇女B瘪瘪嘴洗着菜:“谁知道啊,这女的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半夜三更的还在外面和一些男的混,说不定是得罪了什么黑社会的人就被人家打死了呢,哎呀,别说了别说了,洗菜吧。”

  农村里四个人得办好多天的酒席,一直到女孩下葬后,前些天的热闹场景便不复存在,农村里又陷入了那冷清之中。除了偶尔会有两个人在聊天得时候谈起女孩在的死因之外,仿佛所有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

  已经过了最热的季节,虽然白天的太阳依旧毒辣,但是太阳下山以后丝丝凉意就会袭来。

  黄昏的天空一般是夜幕降临前的灰黑色,一般是太阳下山的地方映出的鲜红色,就像今年理性的拼色般漂亮。不一会儿的时间黑夜就吞噬了那美丽的晚霞。都说黄昏美丽,可能只是因为它短暂吧,如果一天到晚天空都是黄昏的样子,我想那是便不会再有人去赞美它。

  :酷匠:网\◇首发

  尽管黑夜降临,但天空中明亮的星星和月亮也将黑夜照的亮堂。一个老太提着大包小包的走在夜路上。她去了城里儿子家,本以为自己一个人幸幸苦苦拉扯大了儿子,如今儿子出息了在城里买了房子,自己也可以跟着享享清福,可儿媳妇却一天到晚拿脸色给她看。她也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嘴苦的日子都过来了,如今没有必要去看一个毛都没长齐的臭丫头的脸色。也罢,就当她从来没生过这个儿子,就当幸幸苦苦种了一辈子的好菜到收成时被猪给拱没了。

  老太虽然上了些年纪,但一辈子辛勤劳作身体也还硬朗,她是知道前些天那个死得有些年轻的女孩的,都说老人死了不可怕,怕就怕死年轻人,年纪轻轻的剧死了心里有不甘有怨气,若是枉死的更比老年人容易变成厉鬼。思及至此,脚下的速度不由得也快乐些。虽然她胆大,但是也不愿意碰上那些东西不是。

  女孩就埋在老太回家的必经之路旁边,眼见着前面不远就是那座新坟,老太又提了些速度,想着小跑着过去。那知直到她走得气喘吁吁那座新坟也依旧在她不远不进的前方,老太心下便知道是遇见了鬼打墙。果然是死得年轻易变鬼。心智走不出去,老太也懒得浪费力气,将背上的行李包放下来便坐在上面休息。

  老太刚坐下来,一阵忽远忽近的呻吟声便在她耳边响起,那种声音不想一般的声音,那种空灵的声音仿佛是不经过耳朵直接在大脑里响起的一般。

  老太太也不作反应,装作没听见。那声音就一直在老太耳朵里回荡,就像一个人被打成了重伤发出的那种疼痛难忍的呻吟声。

  如此,尽管老太胆子再大心里也不由有些打鼓。老太心想,如此坐以待毙也不是个办法,都说鬼怕恶人,看来做了一辈子老好人的他今天不得不做一回恶人了。

  只见老太面露凶相蹭的一声站起身超则前方新坟破口大骂:“叫叫叫!你叫个锤子!你个死瘟丧!死了还不让人清静!你再给老子叫你看老子不朝你坟上洒狗血撒公鸡血!老子把坟给你挖了用红布把骨灰坛给你抱起来在用墨斗线捆起来装进水泥做的盒子里埋到槐树下让你永不超生!”

  当老太一口气将这些话骂完,耳边果然没有再响起呻吟声,老太知道这招奏效了便见好就收,背上行李包快速的离开了这里。

  正所谓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第三天的时候老X家的女儿变成了厉鬼的事已经被所有人传得沸沸扬扬。好几个人都说自己听见了她在坟里的呻吟声,甚至还有人说看见了女鬼现身!各种版本应有尽有。在丧女之痛中还没缓过来的一家人又被这种风言风语折磨得憔悴不堪。女孩的父亲特地大晚上跑去女孩的坟前想听听是不是真有神门呻吟声,但待了大半个晚上却一无所获,男人在坟前哭得伤心,不停地喊着,女儿啊~女儿啊~你要是真变成了鬼你就出来让爸爸看看你啊!爸爸想你啊!女儿啊,你妈在家哭晕过去好多回,你要是真变成了鬼你就回去看看她吧,她也想你啊!我的女儿,我苦命的女儿啊,你死了都不得安宁啊,你死了也要被别人拿去编故事啊!女儿啊,你别舍不得我们,你安心的走,爸妈会熬过去的,啊?你乖,你在下面缺啥了你就给爸妈托梦,爸妈给你烧过去,你别出来吓人,现在你弟弟在上学的路上也被人指指点点,他不说,我们是知道的。上次二牛说你变成了恶鬼,你弟弟气不过和他干了一架,打得鼻青脸肿的,女儿啊,我的女儿啊····寂静的夜里,一个大男人在一座新坟钱嗷嗷的哭,看者伤心听者流泪啊,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啊!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男人在坟前哭的累了,竟然就靠着墓碑睡了过去。梦里一个小女孩穿着花裙子一蹦一跳的跑到他面前,伸出手要他抱,他正要伸手抱她画面却突然一转!一个道士正在指挥者下葬,在女孩儿的家人将骨灰坛放进坟里后道士抓过一只大公鸡将公鸡的脖子划开将鸡血淋了上去。这是女儿下葬时的情景,他记得他当时问过道士为什么要淋鸡血,那道士说这是血食,他也不懂,就没有多问。这时画面突然一转,女孩被无数的红线死死地绑住,那线像烙铁一样勒紧女孩儿的血肉里发出滋滋的声响,女孩儿已经无力挣扎,头无力的歪在一边,嘴里有气无力的呻吟着,身体也有些透明,就像随时都会消失一样。男人要去救她,刚迈出步子却突然醒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