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轻手轻脚的上了二楼,楼上也和楼下的场面差不多,东西都被烧得七七八八了。走在李木易身后的杨子蔚拍了下李木易的肩头压低声音:“咱们为什么要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呀?”李木易转身把食指放在嘴边:“嘘,不要破坏气氛。”杨子蔚点头:“好的呀,好的呀。”

  前面的叶溪嘴角抽搐着两个手劈打在二人头上:“你妹的气氛!严肃点你俩会死啊!”

  两人泪牛满面的抱住头:“有话咱能好好说吗?”

  叶溪懒得理他们,从布袋里摸出一个小小的玻璃瓶,里面装着透明的液体。他取下塞子倒了些液体在拇指上在眼皮上抹着,然后又将小瓶子递给杨子蔚:“牛眼泪,把它抹在眼皮上才能看见鬼。”

  杨子蔚瘪了下嘴:“不用抹还不是能看见,上次七月十四的时候不就没抹。”

  叶溪从布袋里摸出三个铜钱分别给了二人各一个,自己留下一个:“上次那是一大窝,那阴气杠杠的,当然能看见。至此剧只有一个,快抹上,别耽误时间。”

  待杨子蔚抹后,叶溪收好剩下的牛眼泪对二人说到:“这里有三间卧室,按云香奶奶的叙述来说女鬼的尸体应该再某一间卧室里。我们分头去找。”

  最后叶溪和杨子蔚进了紧邻的两件卧室,李木易向另一间单独的卧室走去。

  经过大火的焚烧原本的木门已经只剩下了一些残体。李木易抬脚一脚便将那半吊在门框上的残门踢了下来发出砰的一声,残门落下带起的风将地上的灰吹的飞扬了一些起来。李木易捂着鼻子用手挥着那扬起的尘埃走了进去。房间不大,除了有一张烧剩下的床体的遗骸之外再没有其他东西了。李木易走到窗前,那窗户都还关着,云香奶奶说男人开了窗跳了下去,说明不是这间房。就在李木易刚准备转身出去的时候,客厅里突然传来一声痛苦的哀嚎!紧接着便是叶溪艹爹骂娘的声音。李木易心急火燎的冲出去,发现叶溪正面带痛苦的坐在地上,右手死死地按住左臂指缝中不停的有血滴下来。

  李木易焦急的跑到叶溪身边把他扶了起来急切的问道:“怎么回事?你怎么在客厅?”

  叶溪疼得头上直冒冷汗倒吸着凉气说到:“妈的,被女鬼摆了一道!我刚才去那屋看了下没找到尸体也没找到骨头,刚想转身出来告诉你们的时候却发现杨子蔚跟在我后面,我问他跟着我干嘛,他说他害怕。本来这小子就还小,我也没起疑心。一直走出来了才发现他走路没声儿!刚想收拾他却被他给抢先了一步在我手上狠狠抓了一把就跑了!他妈的,阴沟翻船!”

  李木易皱着眉看了他一眼:“杨子蔚?你今天怎么回事,不在状态啊!女鬼朝哪儿跑了?”

  叶溪忍者痛指着楼梯:“楼下我们去看看吧。”

  李木易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叶溪一眼:“废话!赶紧走!”

  李木易摸着黑向楼梯下走去,叶溪捂着伤口跟在他身后。漆黑的夜里连月光也没有,二人只得小心翼翼的前进。走到一楼,二人一间房一间房的搜索,既没有杨子蔚的身影也没有女鬼的影子。

  “那女鬼长什么样?”李木易在前面一间房一间房的找。

  “太匆忙,没看清。”身后的叶溪声音有些有气无力。

  “我艹!你!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李木易有些生气的瞪着叶溪。

  这时,还未待叶溪回答,楼上突然传来焦急的吼声:“破!给老子破!”

  紧接着楼梯上传来匆忙得脚步声,李木易向楼梯望去,一个衣衫不整的少年冲了下来,他一边往下冲一边朝李木易喊:“李木易,快躲开!叶溪是假的!”

  来人正是杨子蔚!李木易看向眼前的叶溪,TMD!到底谁是假的?叶溪向前两步挡在杨子蔚和李木易中间恶狠狠的瞪着杨子蔚:“呸!TMD!还来这一招,看我不收拾了你!”

  杨子蔚焦急的望向举棋不定的李木易气得恼火:“我艹!你不相信我!摔掉门牙的时候把脑子也一起摔掉了吧你!”

  听杨子蔚这么说,前面的叶溪脸色变了变。当然,在他身后的了李木易是看不见的。只见李木易走到叶溪审核后瞪着前方的额杨子蔚:“女鬼1你他妈还爱!叶溪,咱俩过把她给收拾了先奸后杀,呸!先杀后奸!呸!太恶心了,杀了就得了!放心,我不会上他的当的。”

  李木易说着便伸手向叶溪肩头拍去,说时迟那时快,李木易拍了叶溪的肩头便以平生最快的速度闪到杨子蔚身边拉着他滚向一边!叶溪被李木易这么一拍,只见他肩头上turn金光大作,一枚铜钱深深地嵌进他的肉里!叶溪尖叫着升到半空,模样渐渐发生了变化,在几秒的时间里叶溪就变成了一个身穿红衣散发还散发着浓烈的焦臭味的焦黑女鬼!受过加持的铜钱嵌进女鬼体内,女鬼痛苦的哀嚎着,那像焦炭一样的脸上不能称之为嘴的东西大大的张开着一个黑洞。

  “我艹!这么丑还好意思做二奶?”杨子蔚接受不了女鬼的长相。李木易并未理他,从身上的布袋里摸出一张符纸捏在手里并指作笔在符纸上画了两下。随着一声“去!”轻飘飘的符纸却像导弹一样超女鬼飞去冲进了女鬼大张的嘴里!随着一声爆炸响起,女鬼的身影渐渐变淡最终消失。

  看着女鬼被消灭,二人重重的叹了口气,放下心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要是换做以前遇见了鬼他们两就只有逃跑的份,今天居然有勇气和鬼一战,进步是大大滴有啊。

  李木易抹了把汗说到:“到底怎么一回事?”

  衣衫不整的杨子蔚导了口气开口道:“我们不是说好分头找吗?后来我有点害怕,就跟着叶溪去了他去的那间屋子。那女鬼已经被烧得只剩下灰和骨头了。我们刚想出来叫你却发现根本就走不出那间屋子!我们眼睁睁的看着女鬼变成叶溪的额样子骗你,看着你和他一起下去,我们心想这女鬼是想把我们各个击破啊!可是她在房间门口设了结界,我们出不去,叫你你也听不见。后来我们两费了九牛二虎哦之力才冲破结界,你他们还不相信我。”

  李木易见他有些生气,苦笑着摇头:“我哪里不相信了?从一开始我就已经发现了。叶溪那性格哪里可能等我出来和他一起去追?他肯定早就一个人追去了。何况他还口口声声的喊你杨子蔚,那小人不一直都叫你小蔚吗。我只是不知道她把你们怎么样了,就想看看她到底想耍个什么花样。对了,叶溪呢?”

  杨子蔚刚要回答,楼上便传来叶溪的声音:“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诛邪!”随着一声龙啸,楼上紧接着又传来女鬼的尖叫声!李木一二人心中一惊!女鬼还没死!

  “我艹!李木易,你俩死在下面了!我遭不住了!”

  听到叶溪的声音二人急忙朝楼山跑去。当二人赶上去的时候,叶溪整备女鬼用那像蛇一样的头发死死勒住脖子吊在半空,叶溪使劲的掰着头发整张脸已经被憋成了猪肝色!

  李木易从布袋里拿出几张黄色的符纸并指作笔在符纸上画了几下大恨一声;“去!”几张符纸一齐朝着女鬼冲去,随着几声爆炸响起女鬼吃痛终于放开了叶溪恶狠狠的朝李木易扑来!李木易见女鬼扑来转身拔腿就跑!可在这房间里跑圈李木易哪能跑得过女鬼?眼见女鬼那尖利的指甲已经快要够到李木易的脑袋,叶溪一把从布袋里拿出掺了黑狗血的墨斗线拉出一头帮上一枚铜钱往前用力一弹,铜钱带着墨斗线在女鬼脚上缠了一圈,叶溪使劲往后一拉!女鬼刚要爪住李木易脑袋的手随着身子往下扑在李木易屁股上抓出几道深深的伤口!李木易捂住受到重创的屁股又叫又跳,心里狠狠的心痛了一把,裤子是在以纯花了一百多接近两百块买的啊!

  (酷+匠h网正版首O3发*¤

  说时迟那时快,叶溪将女鬼拉倒迅速咬断墨斗线!重新拉出一截绑上铜钱往李木易的方向谈过去喊道:“李木易,接着!”

  李木易狠狠揉了下屁股忍着痛接住弹过来的墨斗线。这时女鬼正好又扑了过啦!李木易和叶溪一人拉着一头墨斗线用力一绷,李木易一个闪身女鬼正正扑到墨斗线上!女鬼身体接触到墨斗线的地方发出滋滋的声音,一缕黑烟从接触处冒了出来。叶溪二人眼见女鬼中招,互换眼神快速拉着墨斗线围着女鬼转圈将女鬼绑了个结结实实!女鬼被墨斗线绑住的地方像被烙铁烫上一般滋滋响个不停,一缕缕黑烟从女鬼身上溢出来消散在空中。女鬼吃痛不停的挣扎哀嚎,可即便她是凶恶的红衣女鬼也是挣不开那掺了黑狗血的墨斗线的。

  叶溪二人将女鬼思思的绑住,杨子蔚不知何时手里抱着一个盒子走到女鬼面前:“没用的,你别嚎了,你就是叫破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叶溪二人一脸黑线:“你就不能换个合适一点的词?”

  杨子蔚挥了挥手示意二人不要在意这些细节接着说道:“我们不是啥坏人,你的骨灰在我手里,要是你不想埋身粪坑你就别嚎了,你得考虑好,我们不会威胁你的,我们是好人。”

  叶溪二人嘴角抽搐表示他们已经无力吐槽了。

  不过杨子蔚的威胁还真起了作用,女鬼的尖叫声渐渐转变成了嘤嘤的哭泣声。本来女鬼的身材还是很苗条的,长发也是很乌黑的,要是不看脸其实她现在的样子也是楚楚可怜的。

  杨子蔚叹了口气:“大姑娘,你已经死了你造吗?死了就应该去你该去的地方,留恋这个人世有什么好?每天都要重复经历被烧死的过程,你不痛苦吗?”

  “痛苦,怎么不痛苦!”女鬼的声音像鸭嗓子一样难听:“可是我不甘心!为什么痛苦的是我?为什么他们两个杀人犯就能像没事一样逍遥法外?”

  “因为人家头上有人呗,谁让你做二奶?”杨子蔚对于这种女孩子从来都不同情,自己都不爱惜自己,一切都是活该。

  “你以为我愿意吗?谁没有廉耻心?那个男人他骗我!他得到了我所有的爱之后才告诉我他已经结婚了!可是我爱他,我愿意没名没分的跟着他,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让他们离婚!可那个女人却要了我的命!”

  “何必呢?你那么爱她他最后还不是扔下你自己去逃命了?”

  “我要报仇!他们也要下地狱!我要报仇!你们为什么要做杀人凶手的帮凶!为什么!”

  杨子蔚无奈的叹息:“我们手上有他们犯罪的证据,你安心的走吧。你走了以后我们会把证据寄给你家里。他们会得到法律的制裁的。”

  “我不走!我要报仇!我要亲手杀了他们!”

  杨子蔚无所谓的耸肩:“随便你啊,你不去你该去的地方我们就把你打得魂飞魄散,再把你的骨头扔到粪坑里去,怎么样?自己想想怎么合算呗?忘了告诉你一件事,下了地狱以后你可以向阎王申请黑旗令,鬼门开的时候你可以拿着黑旗令去有怨报怨有仇报仇,没人敢拦着你,怎么样?这样的帐你还不会算?”

  女鬼沉吟了一下,最终点头告诉了三人她的家庭住址。

  杨子蔚示意二人放开女鬼,他脱掉上衣闭目盘坐在地上。不一会儿,一阵佛号响起,女鬼的身影逐渐变淡,在消失前女鬼谢过三人后郑重的说她还会回来。

  后来,三人顺利的通过了测试,拿到钱后杨子蔚第一件事就是换掉了那双是他的脚发出腐臭味的鞋子,李木易流着泪扔掉被女鬼抓坏的裤子重新买了一条。云香将那只记录者事情的来龙去脉的录音笔匿名寄到了女鬼家人手里,虽然包工头两夫妻只在牢房里蹲了几年,不过,次年的七月十四那晚据说两夫妻发生了争吵,一怒之下放火烧了自己的家,双双被烧死在了大火中。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