漆黑的夜里月亮悄悄的额藏到了乌云背后,天山的星星也黯淡无光。在一个乡村山后的一片空地上一幢破败的小洋楼孤零零的立在那里,风从坏掉的窗户穿堂而过发出一阵像鬼哭一样的呜呜声。墙上盘上了绿色的爬山虎,但是也掩盖不了那被大火烧过的痕迹。这是前面村一个包工头替他的情人造的房子,为了避人耳目特地把房子建在一个少有人来的偏僻地方。尽管包工头已经隐藏的很好了,但他忽视了农村里七大姑八大婆爱管闲事爱嚼舌根的能力,通常有一点风吹草动他们就能捕风捉影然后添油加醋帮你宣传得淋漓尽致。最后,经过七大姑八大婆的竭力宣传,包工头在后山树林里养了个情人的事情终于传到了正室的耳朵里。晕笨那正室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男人能做到包工头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女人的人际关系和钱财势力。正室一听说此事也不像普通女人一样找男人闹,她悄悄的叫上两个当地的混混偷摸着去了小树林的小洋楼。当正室悄悄来到小洋楼的时候正好看见小三开门将包工头迎了进去,正室心里的气不打一处来!好哇,你们两搞破鞋,你们两恩爱,那我就成全你们,我让你们生生世世也不分开!正室小声的吩咐两个混混用最快的速度找来两桶汽油后一股脑把汽油全泼到墙上打燃了打火机。看着大火轰的一声燃起来她才又悄悄带着两个混混离去。

  小洋楼里正耳鬓莫斯的两人许久才发现川外冒着浓烟,男人心头一惊起身一看才发现房子已经烧了起来,连内裤都来不及穿上推开窗户就要往下跳,二奶一看,这不行啊!你得带着我一起啊!她一把抱住男人的腿哀求男人带上自己。心急火燎的男人哪里还顾得上她,一脚将她踢开便纵身跳了下去。再说那二奶,男人一脚将她踢到在地使她的头狠狠的磕在地上就此昏迷了过去,最后随着大火被活活烧死在了小洋楼内。

  男人从二楼跳下去也把腿弄了个粉碎性骨折住进了医院。正室心里毕竟还是有那男人的,看他如今的样子本就心疼,又央不过男人的一再苦苦哀求便也不再提离婚之事。二人以为此事就此便揭了过去,哪曾想这才刚开始。女人每晚都做噩梦,梦里那二奶被烧得焦黑,她身上滴着像脓一样的尸油一步一步走到女人身边伸出手死死掐着女人的脖子,她说要让女人和男人偿命。原本女人并未当回事,只道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连续三天都做同一个梦,次日清早还能看见脖子上那像被掐过一般乌紫色的痕迹,她便也不能淡定了。买了些之前与蜡烛香火去小洋楼下烧了,说了些赔罪的话,可当晚回去后却是更加的严重,呼吸困难,全身冰冷却又满头大汗,发着高烧昏迷不醒。于是男人脚上打着石膏找到了云香。男人非常豪气的将一沓钱拍在桌子上:“这是订金,你要是给我办好了剩下的钱是这里的三倍。”云香看着桌上厚厚的一沓钱,至少得有个两三万,虽然并不是很多,但是家里还有三个闲人要养,聊胜于无吧。

  “你想怎么解决?”云香坐在沙发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搅着手里的咖啡。

  男人勾起嘴角轻笑:“呵,怎么解决?把那只鬼收了或者打得魂飞魄散,随便你,总之不能让她伤害我。”

  云香挑眉:“冤有头债有主,我只能尽全力护住你的性命,助于你夫人···”

  “她死了更好,我巴不得她死!”男人打断云香的话说道:“她的死活我管不了,你只要好好保住我就行了。”

  云香心里冷笑,男人,这就是男人。曾经不知对那两个女人说过多少的甜言蜜语,如今竟然这般阴毒。拿起桌上的订金放进包里,云香喝了一口咖啡:“那你就放心好了,你不会有性命之忧的。”说完这话便踩着高跟鞋离开了咖啡厅。出门后,云香脸上勾起一抹冷下,你当然不会有性命之忧,可你会有牢狱之灾。瞟了一眼还在喝咖啡的男人,云香将手里的录音笔小心的放进了挎包里。

  私家别墅内。李木易和叶溪憋着笑看着顶着两个大大的熊猫眼的杨子蔚,这小子,怕就承认嘛,又不会笑他。

  干咳两声,叶溪将手臂放在杨子蔚肩头上:“唉··我昨晚没睡好,怎么?你也没睡好?”

  杨子蔚并没察觉到叶溪这是在调侃他,打着呵欠说到:“是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你也没睡好?”

  叶溪故作无奈的叹气:“唉~我想着今天要测试了,也不知道测试什么,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合格,我这心里急呀~黑眼圈都给急出来了。”

  杨子蔚望向他那张干净精神的脸这才发现又被叶溪调侃了一番,生气的额拍掉叶溪的手坐在沙发生拿起一个苹果就啃。

  叶溪脸皮厚的挨过去:“你是不是害怕呀?害怕你说出来,也让我们乐呵乐呵。”

  杨子蔚白他一眼起身坐到另一张沙发上。

  李木易也拿起一个苹果啃了一口对叶溪说到:“得了,你烦不烦?欺负人小是吧?害怕那是人之常情,是吧?小蔚?”

  杨子蔚皱着眉头瞪他一眼,懒得理他们转身进了卧室。见杨子蔚一副受欺负的小媳妇模样李木易也没良心的笑起来。叶溪夺过李木易手里的苹果抹着脸:“你笑个卵!有时间笑他还不如抽时间去把你的俩门牙补上,喷得我一脸。”

  李木易露出却掉的门牙对叶子做了个鬼脸重新拿起一个苹果正要往嘴里送云香便推门走了进来。看着吊儿郎当的两人云香已经麻木了,只开口道:“去把杨子蔚叫出来,我要宣布你们的测试内容。”

  沙发生,三人神情严肃的端坐着,眼也不眨一下的望着眼前的云香。发现顶着熊猫眼的杨子蔚,云香瞟了他一眼说到:“我昨天说过让你们租完必须好好休息,既然不停,那今天测试里你们就自求多福。好了,废话我也不多说,你们的测试就是抓鬼。”

  “啊?”三人想不到测试内容竟然这么简单,纷纷表示觉得这不科学。

  云香将包里的订金放在茶几上:“对,很简单,就是抓鬼。这里是雇主预付的订金,你们把鬼抓了以后,这里的钱就是你们的,随便你们怎么分。“还有钱赚?三人对视,都从彼此眼中看到了惊喜的情绪。

  仿佛知道三人的想法,云香轻笑:”对,不止是测试,还能赚钱,希望你们的测试可以合格。好了,我现在宣布一下规则。第一:叶溪,你不准吃鬼。第二:你们不能把鬼打到魂飞魄散。第三:你们必须将鬼的戾气净化让她能踏入轮回,也就是说,你们得超度了她。挺清楚了吗?”原本心存侥幸的三人还想着能让叶溪一口解决,如今如意算盘落空心里多少有点失落,有气无力的回答:“知道了·····”

  酷\‘匠A'网%}唯一q正版,jv其他?n都.M是\盗^版;^

  云香心里自然知道他们心里的小九九,见他们这副模样也不戳穿,清了下嗓子接着说道:“现在我来告诉你们一些这只鬼的基本信息·····”

  夜色降临,八月份的天气虽然也热,但是终究是要比那六七月份的时候好性儿,入夜以后偶尔也能吹来一两股凉风。只是在这乡村里凉快道士凉快了一些,蚊子也更加厉害了一些,一路过来三人手上已经被咬了不少疙瘩了。杨子蔚一手拍死正在他手上吸血的蚊子:“我天!这得吃了我多少血,这蚊子也太厉害了吧。路也看不清,搞什么飞机呀!我都说了明天白天再来,云香奶奶一定要今天。”

  “到了。”走在前面的叶溪看见小洋楼便停了下来:“白天你来抓鬼?你当鬼都跟你似的是个笨蛋?大太阳的跑出来找死?”

  李木易眯着眼睛望着小洋楼,没找到什么鬼影,看来还是要进去里面找才行。

  “你们两别吵,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拍了拍背着的小布包,叶溪二人点了点头:“啥都有,保证让她死二回。”

  夜色下,三个人影鬼鬼祟祟的进了那幢传得沸沸扬扬据说有鬼的小洋楼。

  三人轻手轻脚的走近洋楼,客厅里的地上铺满了厚厚的一层灰,所有的东西都烧得七七八八了。也许原本这里有一张很大的餐桌,或许那里有一个高大上的液晶屏电视。

  “走吧,我们先去找女鬼的尸体,运气好的话或许还有一具焦尸,运气不好的话恐怕就只能从一堆灰里面找骨头了。”叶溪说着就带头爬上楼梯向二楼走去,可身后的李木易却突然拉住他,好像在嗅着什么。

  “一股死老鼠味,你们闻到没?”

  叶溪听他这么说也仔细嗅着,“一阵一阵的,腐臭味。从哪里传来的?”

  搞什么,一来就碰上了,都不带缓冲一下的?不对,女鬼是被烧死的,有也应该是焦臭味,怎么会有腐臭?难道,云香被那个包工头骗了?这里根本就不止一只鬼?!

  李木易仔细的嗅着,那股腐臭像是从身后传来的。难道!那只鬼正趴在他背上?!李木易猛地转身!一股腐臭扑面而来!只见一个身影立在他眼前——杨子蔚手里提着鞋子打着赤脚站在李木易面前,那股臭味正从他手里的鞋上源源不断的传来。

  “我艹!”李木易把脸皱成了一个包子,用手使劲捏着鼻子:“我说咋这么臭!你把鞋子脱了干啥?艾玛,拿远点!拿远点!”

  杨子蔚憨笑着不好意思的挠着脑袋:“嘿,嘿嘿,对不去哈,这地上灰太多了,我这鞋刚买的,弄脏了舍不得。”

  叶溪别过头用力的吸了一口新鲜空气又把鼻子捏住:“你脚以前没那么臭啊!呼~这威力跟日本弄的毒气有一拼。”

  杨子蔚打着哈哈:“这不是没钱吗?这双鞋的质量稍微次点,今天又有点紧张,稍微多出了点汗。”

  李木易揉着眼:“艾玛,辣眼睛,赶紧穿上!影响工作了都。”

  待杨子蔚穿好鞋,三人才又向楼上走去。三人身后的客厅里,一个身穿红衣的影子飘在半空一闪而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