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练总是枯燥的,云香每日将食物与水从时空洞里给三人送去。其实所谓的训练基地也不过就是类似于李氏废墟里与木房相连的石室一般,只是用特殊的政法将石室的入口连接在某地而已。一星期之后,云香将通道打开,三人蓬头垢面的走了出来,不止是面色憔悴了就连身上都还散发着一阵阵奇怪的味道。

  云香捏着鼻子皱着眉头嫌弃的站在三人面前不停的用手扇着风,希望能驱走那股臭味,对面的三人眼神中饱含着怨恨紧盯着云香。

  “看什么看!让你们特训是为你们好,不识好歹。”

  “就算是特训,大夏天的一个星期洗不了澡也就算了,每次的食物都不够也就算了,可是!为什么连马桶都没有一个!”李木易已经愤怒到面部表情扭曲,长满胡茬的脸上不知是哭还是笑,像个蛇精病一样盯着云香:“你知道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拉了粑粑以后那股臭味散不开一直萦绕在身边的感觉吗?你知道闻着屎粑粑的味道吃东西是怎样的一种感觉吗?你想试试吗?哈哈,太特么挑战心理极限了,太特么刺激了!哈,哈哈,哈哈哈!”

  f最新p章!m节L上C酷Q匠网X)

  云香见李木易的样子心里不禁有些打鼓,这小子该不会就这么疯了吧?再看看脸色阴沉正幽怨的盯着自己的叶溪和杨子蔚二人,云香尴尬的打着哈哈:“哈,你们肯定想洗澡了吧?嗯,臭死了,快去洗澡,我去给你们准备点吃的好好犒劳你们一下。”云香一边说着一边逃也似的跑进了厨房,剩下三人面面相觑。呕~~终于,三人互相被对方臭吐了···客厅内,三人横七竖八的躺在沙发上,洗个澡以后都觉得自己起码能轻了十几斤,神清气爽啊~没有屎臭味的感觉真好。

  云香无奈的看着三人:“好好给我坐着,才一个星期的训练而已就这副模样,以后怎么对付··”见三人都在望着自己等待她说出后半句,云香这才意识到自己差点说漏了嘴,干咳一声接着说到:“以后怎么对付妖魔鬼怪?指望你们去给我抓鬼挣钱,呵!你们别被鬼抓了要我去救救谢天谢地了!”见三人并未对方才的说辞起疑心,云香心中暗暗舒了口气。

  叶溪闭着眼摇了摇头说到:“妖魔鬼怪什么的,来一个吃一个,来一群吃一群,不识好歹的,”说到这里,叶溪睁开眼阴邪的笑了笑道:“不识好歹的,下场就和训练场里的那只老鬼一样。”

  “什么?”云香瞪着叶溪:“你把她怎么了?我不是说过你已经不能再直接吃鬼了吗?你居然吃了我安排去教你的女鬼!”

  叶溪摆手:“没有,没有,别紧张,我怎么可能吃了她,我只是学以致用,学以致用而已。”

  训练场——一只身穿晚清服饰体态有点像容嬷嬷的女鬼被墨斗线紧紧地困在一根石柱上,石柱的正前方不远处是一坨还在散发着臭味的屎粑粑。女鬼被熏得直翻白眼,嘴里还不停的咒骂着:“叶溪你这个小兔崽子,狗娘养的,老娘不就对你严格了点,凶了一点,不让你随地大小便吗?你居然把老娘绑在这里,还故意在我面前拉一泡屎!老娘教你用墨斗线捆鬼你就是这么用的!小兔崽子,你看老娘出去了不掐死你!哎哟~好臭啊~太臭了~云香~云香~快来放我出去~~”

  这边,云香不解的看呵一脸坏笑的叶溪,心里也摸不准他到底把那只女鬼怎么样了,心里琢磨着等下一定要去看看。摇了摇头将目光落到李木易身上:“你怎么样?”

  李木易也不回答,只是拿起茶几上的报纸两三下撕成一个纸人,并指作笔在纸人身上画着符,随着一声起,薄薄的纸人竟就立了起来,随着李木易的控制,纸人竟然转了个身面对着云香深深鞠了一躬。

  云香点了点头:“嗯,基础的东西看学的还行,你天生灵力强大,这对你来说并非是什么了不得的事,以后还得精进。”

  旁边的杨子蔚还未待云香开口便自觉的脱了上衣神情严肃的盘腿坐在地上。不一会儿,只见他背上的万字肉雕隐隐泛着金光,一阵若有似无的梵唱声响起,端庄而肃穆。

  云香满意的点头:“好了,穿上吧。虽然梵唱声若有似无,但总算是有一个好的开始。以后要多加练习与精进。”

  看着眼前进步神速的三个孩子,云香虽有些感叹,但也在意料之中,这也只能是他们三人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学的这么快,要是换了常人,呵!感叹之余,她心中也不禁升起一股哀伤。师兄们,你们千方百计付出重大代价也要替三个孩子逆天改命要他们做个普通人,如今,我却教了他们道法,云香有负所托。待下了地狱云香再给你们赔罪。如今形势所逼,云香只能辜负你们的托付了!深深的叹息之后,云香的表情突然变得凝重严肃起来。三人间云香定时有话要说也都各自收起平日里吊儿郎当的模样端坐在沙发上。

  待三人坐定之后云香才开口到:“在你们训练之前我说过,为期一周的新联结束后我要进行一个测试,测试不合格者,逐放到李氏废墟,身上不准佩戴通讯设备,不准带食物,不准带水。只有在最恶劣的条件下才能激发出潜能,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才会用心训练。”说到这里,云香看了一眼三人的表情接着说道:“测试放在明天,今天你们好好休息。明天我会宣布测试内容。记住!今晚必须好好休息,否则,明天精力无法集中丢掉了小命就只能算你们活该!”

  要玩儿命?!三人瞪着眼有些惊恐。

  “不是测试吗?怎么还玩儿命啊?”杨子蔚始终还是个未成年的小孩子,内心终究是比不上成年人的。

  云香双手叉腰,神情严肃的走到杨子蔚面前,踩着高跟鞋居高临下的瞪着杨子蔚:“捉鬼斗妖,哪一个不是玩儿命?”

  杨子蔚被云香的气势震住两人,弱弱的说到:“可,可是,你不是说是测试吗··”杨子蔚没有底气,声音就越来越小,最后一个字几乎不可闻。

  “你以为你在过家家吗?!”云香的声调不由得提高了几分:“你们踏上的就是一条不归路,这条路从你们决定去废墟的时候就已经定下了!”云香故意越讲越大声,也好让叶溪二人认清楚他们选择踏上的是怎样的一条路。“你们以后打交道的东西都是要命的,你们以后出的每一次人物都是在玩儿命!你们没有退路,你们不能允许自己胆怯、害怕,无论前方是什么你们也只能硬着头皮上!胆怯是害怕的人,必然是第一个死掉的!”

  云香说完便转身踩着高跟鞋进了卧室,留下傻眼的三个人在客厅目瞪口呆。

  感觉到肩膀上的力量,杨子蔚转过头望去,只见叶溪将一只手搭在他肩头上,另一只手正挖着鼻屎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盯着他看,杨子蔚没好气的拍掉叶溪的手:“你干嘛?”

  叶溪脸皮厚的又把手搭了上去:“干嘛?挖鼻屎啊,你没看见啊。你干嘛?害怕了?”

  被说穿的杨子蔚有些不自然:“害怕什么?我会害怕?”

  叶溪依赖呢无所谓的把手上的鼻屎弹出去说到:“你怕个卵,鬼呀怪啊的要吃也是先吃李木易,趁着它们吃他的时候咱俩赶紧撤不就得了?是吧,小易?”叶溪说着又把刚刚挖过鼻屎的手搭到李木易肩头上。李木易皱着眉嫌弃的拍掉叶溪的手:“吃个卵!要真有鬼不怕死二回的来招惹我们,还指不定谁吃谁呢,你得一口一个吧?饕餮得一口一窝吧?怕个啥?”

  知道二人在安慰自己,杨子蔚心里暖暖的可嘴上却不承认:“谁怕?谁怕了?你俩烦不烦?我得去睡了。安。”

  叶溪二人看着杨子蔚的背影对视一眼,最终无奈的摇头各自回到各自的房间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