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市,凌晨五点,一幢私人别墅内。

  李木易穿着睡衣睡眼惺忪的站在客厅,旁边的叶溪光着上身穿着一条裤衩软绵绵的靠在李木易肩头,杨子蔚穿着一件宽大的体恤靠在叶溪身上,眼睛一闭一闭的似乎又要睡过去。在杨子蔚脚边,小饕餮趴在地上冒着鼻涕泡打着呼噜。

  坐在真皮沙发上的云香穿着裙子优雅的喝着咖啡,老王一身道袍表情严肃的坐在旁边。

  云香轻轻搅拌着手里的咖啡,抬起眼皮看着眼前又快要被周公召唤回去的三人一兽突然吼道:“立正!”

  正在云里雾里的三人一周被这突如其来的吼声吓得一个激灵瞪着双眼笔直的站在原地。

  云香见他们的模样心中似乎才满意,将手中额咖啡放到茶几上起身走到三人面前踱着步子。

  “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今天要这么早把你们叫起来吗?”

  三人打着呵欠有气无力的应道:“不知道···”

  “你们四个饭桶来我这里已经快半个月了,每天就只知道吃喝拉撒睡,从今天起,你们就给我接受为期一周的特训,全部都给我滚去挣钱贴补家用!”

  三人一兽迷茫的我看你一眼,你看我一眼,不明白他们要接受什么训练。

  “现在我点名,等下会带你们去你们该去的地方。你们接下来的一个星期内不管吃喝拉撒睡都在你们各自的训练场里。不许偷跑,不许偷奸耍滑,不许哭着要找妈妈。一个星期后我会对你们进行一个测验,不合格者,”说到这里云香故意停顿,将三人异兽的面部表情尽收眼底后才继续说到:“不合格者,禁食三天,追加特训一个月后放逐到李氏废墟!”

  “什么!!”三人一兽不可置信的瞪着云香。禁食三天也就算了,只要有水撑一撑也死不了,追加特训一个月,现在也不知道特训要训练些什么。可是放逐到李氏废墟!那里有一群红毛怪物,处处都透露着古怪,随处都可能潜藏着危险,这是要亲命啊!

  见三人一兽终于重视起此次特训,云香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没错,被放逐到李氏废墟者不许带通讯设备,不许带食物,更不许带水。要是你们想死就给我好好重视这次特训,努力训练。尤其是你,李木易。你要是想替你的族人报仇就给我多用点心!连你爷爷都斗不过的人,你如今这样子连给她提鞋都不配!如果你想让你的族人就此死不瞑目那你就每天都这么混天过日吧。”

  瞥见李木易握紧泛白的拳头,云香此番话的目的已经到达,也不多说废话开口点名:“李木易,过来。”

  李木易被点到上前一步,云香并指作笔在李木易额头画着奇怪的符文说到:“你的灵力被你爷爷在替你封印灵气的同时封印了起来,现如今封印松动,灵气外泄。我没本事再帮你封印一次,只能助你解开一角封印,让你的灵力能同灵气一般外泄一些。你的训练就是能在一个星期以内能掌控和灵活的运用你这一丝流露的灵力。”花毕手落,李木易只觉得身体似乎都轻盈了一些,身体里充满了活力和力量,有一瞬间他仿佛觉得他什么都能做到。云香满头大汗挥了挥手示意他让开,看来就算封印松动了,云香解开一角也是非常吃力的。

  云香抬起手擦掉额头的汗喊到:“杨子蔚,过来。”

  杨子蔚茫然的走到云香面亲。

  “转过来,背对着我把衣服脱了。”刚才还气喘吁吁的云香此刻已经没有了方才狼狈的模样,不得不说李天师兄妹私人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杨子蔚像个小媳妇一样双手护胸:“云香奶奶,你,你要干什么?你想对我做什么?”

  云香额头青筋暴起:“小兔崽子!叫你脱你就脱,你全身上下哪里我妹见过!你小子第一次穿得尿不湿都是我给你买的!”

  看着叶溪等人想笑又不敢把脸都憋成了猪肝色的样子,杨子蔚红着脸转过身脱衣服:“脱就脱嘛,你是云老师的嘛,随便脱嘛!你不要凶嘛,强扭的瓜不甜···”

  “你再唧唧歪歪的我马上把你丢到废墟喂红毛怪!”

  云香看着杨子蔚光洁的北部,并指作笔在他背上画着奇怪的符文:“你天生自带肉雕,出生就克死了父母。你爷爷用大神通之力遮掩住住你的肉雕,封印你体内磅礴的佛家之力。没到七月十四时感受到庞大怨气和鬼气时你体内的佛家之力便会冲击封印。经过十几年的冲击你爷爷的封印已经不如当初牢靠,我来替你撕开一角封印。你今后要做的就是努力熟悉掌控你的力量。”话毕,样子诶的后背上一阵金光涌现,隐约中似乎有一尊盘膝而坐的罗汉在那金光之中。不消片刻金光消失,只见杨子蔚原本光洁的北部中心多出了一个万字符号的肉雕。

  看p《正F版#章节上%酷y)匠Mu网_k

  连着两次用法力强行解开曾经传得神乎其神的三人的封印,饶是云香也有些吃不消,她喘着粗气做回到沙发上,如三十岁女人般紧致光滑的脸有些苍白,就连眼角的鱼尾纹也加深了几分。老王将茶几上的咖啡递给她,她只摇了摇头。片刻之后她将叶溪叫到跟前:“你是苦命的孩子,你们三人一出生就带着某种使命,从出生的那一刻就注定了你们是与常人不同的。他们二人面对恶鬼只能束手无策,而你却不同。恶鬼都是你的食物。以后你就跟在我身边好好学习道法。”

  叶溪听她如此说噗通一声跪在地上:“师傅!”

  云香欣慰的点头:“快起来,你是个懂事的孩子。在接下来的一星期内你要学会使用符纸法器,还有,以后不得见到鬼就吃,鬼也分善鬼恶鬼,不到万不得已的情况下都只能收服再带回来替他们超度。你长期食鬼,身体内的死气怨气已经累积到了一定的高度,我今后会教你如何让从恶鬼身上提取灵魂力,万是不可再将怨气和戾气一同吃了下去,否则,终有一天你的心智会被怨气侵占,身体会被戾气支配,到时候即使是你们三人的爷爷都活过来合力也是救不了你的。”

  叶溪郑重的点头道了声是。

  “饕餮,你来。”

  饕餮眨巴着眼睛迷茫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云香奶声奶气的喊道:“云香奶奶··”

  云香只摇了摇头:“你以后别叫我奶奶,我是受不起的。你是神兽,接受世人膜拜,万不可随便如此称呼凡人,这世间的人都是受不起的。当然,你可以继续叫小易爸爸,他手握九龙之气降生,倒是受得起你这一声爸爸。”

  小饕餮看看云香,又看看李木易。最后郑重的点头应声。

  云香接着说道:“目前为止你们四个中间你是最有战斗力的一个,但是这和你原本应该有的战斗力想必是远远不够的。你的神威可不止是目前这般嚎叫两声而已。你比较特殊,我会送你到一个属于你适合你的地方去训练,少则一年半载,多则二三十年,看你的造化。”

  听到它一个兽药去一个陌生的地方那么久,小饕餮本来就水汪汪的眼睛里泪水越蓄越多。从它生下来就从未和三人分开过,它舍不得。虽然爸爸小气又抠门,可是对它是很温柔的。叶溪虽然邋遢又爱装逼,可他也从来没有凶过它。杨子蔚虽然幼稚又暴力又讨人嫌还经常欺负它,可它却最爱和他玩。它不想走,它舍不得。

  “我不可以和他们一起接受训练吗?我不想走。”小饕餮的声音有些哽咽。本来特舍不得饕餮的三人听饕餮这么问也将期待的目光投向云香。

  “不可以。这里的灵气太贫瘠,承受不住你成长所需要的量,你必须去一个适合你修炼和成长的地方。”云香见它可怜的模样也动了恻隐之心,但饕餮所需要的灵气量实在太庞大,这个令其稀缺的地方完全承受不起。

  不再看饕餮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的样子,云香转过身对老王说到:“你现在就把它送走吧,一路上要小心再小心。这是天外天的通道钥匙,你知道怎么用吧?”云香说着摸出一块像水晶一样的菱形石头交到老王手上。

  老王接过石头点头:“我知道。”

  小饕餮听说现在就要走,一跃跳到李木易怀里将头埋在李木易胸前小声抽泣。

  李木易将它抱在怀里,伸手抚摸它的小脑袋:“你乖,修炼的时候努力点,用心点,很快就可以回来了。”

  老王从李木易怀里接过小饕餮:“走吧,你要好好努力修炼才能帮你爸爸替李氏一族报仇,可不能成了你爸爸的拖累。”

  饕餮看了眼老王,转过头眼神坚定的看着李木易:“爸爸,你等我,我很快会回来的!”

  目送着老王和小饕餮离去,云香将三人带到别墅的花园里拿出一块与方才的水晶石头相似的原形石头用力往天上一抛,手掐法诀嘴里念念有词,只见圆石定在空中发出耀眼的光芒,在圆石下方出现一个椭圆形的时空洞。云香见时空洞入口已经稳定,放开法诀对三人说道:“进去吧,你们会激怒属于自己的训练基地。好好努力,一星期后我再验收成果。”

  三人对望一眼,深吸一口气像洞口走去。

  “艹!你让我一下我先进去行不!同时挤不进去三个人啊喂!”

  “这洞太小了!艹!别踩我脚啊,别挤,别挤!让我先进!”

  “凭什么让你先?我就踩你脚了,你还推我头了呢!艹!轻点!脸挤扁了!”

  看着在洞口推搡拥挤的三个人,云香青筋暴起高喊着:“走你!”抬脚将三人一脚踹了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