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毛怪趁着几人不注意就此消失在树林中,饕餮刚想追便被那白发童颜的女人拦了下来:“穷寇莫追,自从李氏被灭族以后圣园里处处都透着古怪,连我都不了解了。”

  李木易讶异的望着眼前这个让他感到又敬又畏又熟悉的女人:“你知道李氏被灭族?你到底是谁?又是谁灭了李氏一族?我爷爷怎么样了?我为什么会失忆?”

  女人只看了李木易一眼说道:“你们跟我来。”女人说完便走向供桌前转动桃木剑走进了隧道。剩下几人面面相觑也跟了上去,到石门前,李木易将血滴到石莲内,石莲生出的变化让女人的扑克脸上也起了波澜。进入密室,女人轻车熟路的走到一个靠着墙的架子前移开一个花瓶露出藏在花瓶后的机关,女人转动机关将石门放了下来。

  看着眼前的女人做到书桌前的凳子上,李木易终是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开口道:“你到底是谁?对我家的密室为什么这么熟悉?你是不是知道李氏一族被灭族的来龙去脉?”

  女人淡淡的瞟了一眼李木易随手拿起书桌上的日记本翻看着说到:“现在长本事了?敢对我大呼小叫的?”

  老王看李木易是在着急便走上前去拿掉女人手里的日记本:“云香,你就别卖关子了,快告诉我们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木易三人面面相觑,她是云香?他就是李天日记里最后提到的云香!

  云香淡淡的看了一眼三人娓娓道来。

  原来,云香是李天三人的小师妹,本身的刀法也是相当了得的,只是李天三人太过耀眼,竟就如此遮住了她的光芒。师兄妹私人感情甚好,只是后来破四旧时被迫分开。与叶剑和杨恩成比起来,在L市的云香与李天的距离相对要近些,只是想见一面也是需要走上几天的日程,知道后来修了路通了车,只消几小时的车程,二人的来往便是更频繁了一些。

  还记得是二零一一年四月的某一天早晨,李天打了个电话来,他在电话里的鱼鳍很是严肃和慌张,只是叫云香那日必要到XX村一趟,云香听他说话的语气便觉事态严重,遂立马起身。经过几小时的颠簸,当她到达XX村的时候李天早已站在村口等她,见她下车李天便急匆匆的将一颗蛋交到她手里,那就是饕餮蛋。也不待她问些什么李天便催促着她快快离去,并托付她一定要将此蛋交到杨恩成手里。在云香将蛋交给杨恩成后大概过了两三个月,一个火三轮将昏迷的李木易拉到L市并找到了她,云香问他他也只道自己什么也不知道。云香将李木易带回家中,在李木易的身上有一封信,信的大致内容是让云香帮忙照看着李木易,告诉云香李木易已经失忆,待李木易醒来便将他放入社会,只需在暗中照看,万不可告诉李木易他的身世,以免他回废墟。最后更是一再交待绝不能让李木易回到废墟。这两年多里云香一直在暗中注视着力姆的日常生活,知道他们决定回废墟寻找记忆。那天她恰巧有事,只写了一张纸条粘在老王门上,心想着三个孩子会听老王的话,谁知道老王这个不靠谱的竟然会打算跟他们一起回来。

  女人说完剜了一眼老王,似是还在责怪。老王憨笑着摸着脑袋,老脸上竟然红了起来像个猴子屁股。三人一看,这是有猫腻呀!老王别不是看上云香了吧?

  叶溪轻咳一声打破尴尬对;老王说到:“我们上车哪天你莫名其妙的去了哪里?”

  被叶溪这么一说,了;澳网的脸上已经是红到了耳根,支支吾吾的开口到:“那天我在车站看见一个小姑娘和允许昂年轻的时候长得一模一样,我想,我找了她几十年,这个姑娘肯定和云香像关系,就追了上去,果不其然,她是云香的孙女。

  杨子蔚猥琐的满脸堆笑看向叶溪二人:“看吧,我说他一定是去追妹纸去了你们还不信!贫道那时掐指一算就给算出来了!”

  这下不止老王的脸红的跟快滴出血似的,连云香的脸上也布满了红霞。经三人一再追问老王才说出,他与云香竟然是初恋!两人是在一次捉鬼的时候认识的,年轻的老王见云香国色天香,性格天真可爱就在心里默默的喜欢上了,云香见老王为人憨厚,也不反感,这一来二去的二人就这么好上了。可还未待老王许云香终生,破四旧的风潮涌来便将两人冲散,从此年年不相见。老王虽也成家,但心中却对云香一直念念不忘。

  三人一兽暧昧的看向云香和老王,拖着长长的尾音:哦~~·李木易一脸无奈;“云香,额···云香奶奶,你不让我们来就直接告诉我们呀,干嘛还找个人大晚上半夜山更的来我们住的旅馆门上刷白胶哇,害得我们一夜没睡好。”

  叶溪不住的点头:“就是就是,尤其是找个人装成小偷偷我们钱包那一招,太损了!吓得我们仨跟傻逼似的。”

  云香听他们说着,一脸震惊:“我只写过纸条,那些事不是我做得!”

  不是云香做得!密室里陷入沉默。连空气也紧张起来。不是她,那会是谁?还有谁不希望他们回废墟?除了云香,还有一双眼睛在暗中注视着他们!是敌是友?好不容易才拨开一层迷雾却发现迷雾外还是迷雾!

  就在几人沉默是时,石门外陡然传来一声兽吼!几人揪紧了的心被那吼声吓得狠狠的颤了一颤!小饕餮一跃而起跳到石门前做出准备战斗的姿势,皱着鼻子,嘴里露出尖利的兽牙低吼着,眼中尽是凶狠死死地盯着石门,尾巴像鞭子一样左右抽动着。

  “那只红毛怪又追来了!怎么办?”李木易将目光投向旁边的云香。

  “那到底是三个什么东西?僵尸不应该有这么敏捷的速度!”叶溪将旅行包递给老王,里面的法器和符纸必须交给会用的人才能发挥出他们应有的威力。

  老王接过旅行包从里面拿出一把桃木剑:“不知道,从来没见过这种玩意儿。”

  这时,门外的红毛怪发出一声兽吼竟然开始撞门!紧接着又响起一声兽吼,又一只怪物向石门撞来!

  “怎么办!又来了一只!”李木易焦急的看着被装得咚咚作响的石门,外面的怪物力气竟如此的大,不知道石门能撑得了多久!

  还未等云香回答,石门外一声接一声的兽吼传来!看来有越来越多的怪物已经赶来!石门被怪物们撞的有些摇晃,一些石灰和小石子也被撞得不停的往下掉!眼看着石门撑不了多久,李木易心里焦急万分!“现在怎么办?逃不出去!他们快进来了,想想办法啊!

  云香瞟了一眼李木易说到:“怎么失个忆就连从前那份稳重沉着也失了去,一点小场面就能把你吓成这样。”

  李木易不知所以的望着云香,难道他以前遇到这种事会很牛逼的眼皮也不眨一下就能把门外的怪物解决掉?呵!呵!你他妈在逗我。

  云香看着那被撞得摇摇欲坠的石门,走到另一个书架前推动书架,只见随着书架的移动,密室中央的地上竟然出现了一个黑黝黝的洞!杨子蔚大惊小怪的跑过去伸着头朝洞里望去:“我的个大艹!李木易的爷爷以前肯定是地道战的领军人物!”

  正在杨子蔚大惊小怪的时候云香照着他的屁股一脚将他踢了下去!杨子蔚还来不及发出惊叫声就消失在了黑暗里。

  “快跳下去!这里直通龙涎井,趁着怪物都被吸引到这里我们从那边逃出去!"云香说着便拉过老王向洞里退了下去。

  叶溪紧随其后,轮到李木易时他却迟迟不肯往下跳。云香皱着眉看着李木易:”快跳!等一下怪物就要进来了!却见李木易馒头大汗,眼中尽是恐惧!“不!不能跳!我不能跳!我会死的!我一定会死的!”

  “说什么废话!快跳!”眼看着石门被怪物们撞出一缕裂痕,云香心里也开始着急起来。

  小饕餮走到李木易身边望着李木易:“爸爸,你怎么了?”

  李木易呼吸急促:“你们先走,我,我不能跳!我感觉到我的灵魂在发抖,我真的不能跳!”

  旁边的云香眼看着石门上的裂缝像蜘蛛网一样扩散,大喊着:“走你!”抬脚便将李木易踢了下去!紧跟着他也跳了下去,小饕餮见他们都已经跳下去了便也纵身一跃跟了上去。

  龙涎井底,李木易犹如在鬼门关走了一趟般心跳加速满身大汗,云香和小饕餮随后也出现在枯井里。

  T@看正x版(R章节{上酷*#匠"网!

  “喂,接着,我们拉你们上来!”叶溪三人将一颗树的树藤扔到井里,李木易脱下衣服把小饕餮绑在身上拉着树藤爬了上去。待云香也爬上去后,几人犹如劫后重生般放下心来提着旅行包向废墟外走去。

  密室内,一个红毛怪物带领着一群白毛怪物将石门撞开后走到密室中间的洞口旁,红毛怪那双绿色的眸子望向漆黑的洞内,仿佛望向了那头井底。一滴血泪从眼中流出滴进了那漆黑的洞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