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氏一族灭族的真相就快被揭开,最重要的额线索——李天的日记却突然断在了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这一天,据I想一个垂钓者终于钓到了一条大鱼,都已经看见了那巨大的鱼鳍了,就在快要将鱼拉上岸时渔线却突然断掉一般让人抓心挠肺!

  李木易无力的合上日记本,虽然还是没能知道让李氏一族灭族的真正原因,但是至少有了这条线索,有线索就可以顺藤摸瓜,终有一天,他一定会弄清楚一切!爷爷,小易一定会为你报仇!

  “谁!”叶溪警惕地朝石门处瞪去,夺过杨子蔚手里的瓷瓶便朝着门外砸去!李木易二人急忙望去,只见一道红色的影子唰的一下就消失在了隧道里。

  “追!肯定是刚才在树林里盯着我们那玩意!叶溪大喊一声拔腿就追!

  即便三人在发现红影的第一时间便追了出去可却依旧跟不上红影的速度,好在密室只有一条通道,那怪物总不能再在岩石上挖出个洞逃出去。三人一兽追出隧道时那红影刚从木房大门逃出去,不敢做停歇三人立马跟了上去。

  最终三人一兽还是把那怪物跟丢了,那怪物速度实在太快,三人喘着粗气停在一颗大树边,树下有一口八卦井,井身刻着三个字:龙涎井。

  $看1{正)版,W章{s节w#上酷J匠)网~

  “妈蛋!跟丢了!那到底是个啥?一路上只跟着我们,似乎也没有恶意,一被发现就跑,跟个暗恋帅哥的黄花闺女似的。”叶溪不死心的抬眼打量四周,实在找不到怪物留下的痕迹叹着气擦着额头的汗。

  杨子蔚恍然大悟般看着叶溪:“我终于知道了!肯定是那怪物对你一见钟情了,想让你给它配个种什么的,就像终极一家里面的金刚妹一样。”话刚说完就被叶溪一脸黑线的一个手劈打在头上,不一会儿就冒出一个热气腾腾的大包。

  “爸爸,爸爸你怎么了?”小饕餮用爪子扯着李木易的裤腿,满脸担心的眨巴着眼睛望着靠在树身呼吸急促脸色苍白的李木易。

  李木易苍白的了;脸上挤出一个笑容:“爸爸没···”话还没说完便一头栽倒在地上昏迷了过去。

  李木易醒来时发现自己正以非常怪异的姿势前行着,为啥说非常怪异?因为叶溪二人在他昏迷后又是掐人中又是扇耳光都弄不醒他之后,只得一人抬脚一人抬手的把他往回抬,那姿势就跟以前抬猪去杀的感觉差不多。哪知才刚一离开那地方不过百米的距离怎么弄都弄不行的李木易就这么自己醒来了。

  “喂,你们俩这是要抬我去杀了吃吗?”李木易瞪着眼前抬着他的脚的叶溪的后脑勺喊道。

  “哟,你醒了?你终于醒了,抬的我累死了。”杨子蔚见李木易醒来双手一撒,可怜的李木易差点又给摔晕过去。叶溪见李木易的上半身已经安全着陆了便也放开抬着他的脚的手说道:“你装晕吧?五大三粗的汉子装傻软妹子?要不要来根士力架?”

  李木易呲牙咧嘴的揉着刚才与大地母亲亲密解除额后脑勺站起来:“你要有我还真想要,折腾了大半天还没吃午饭呢。”

  “哦~~”杨子蔚拖着长长的尾音:“搞半天你是饿晕的呀。”

  却见李木易神情严肃的向后面的井望去,看到井的瞬间他的心脏狠狠的抽搐了一下,不敢再盯着看,李木易将目光转回来:“我刚才跑到那里的时候突然觉得一阵心悸,接着我就看见了那口井,它就像有魔力一样,我觉得我的灵魂都要被它吸走了,那是我脑袋里突然出现了一些像碎片一样的记忆,接着我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可是现在醒了就完全想不起刚才脑子里出现的那些记忆了。”

  叶溪二人向井望去,在他们眼那就是一口非常普通的井,唯一特别一点的地方就只有它的名字:龙涎井。这个字面意思是说这口井是龙的口水流在这里形成的?那当时离井不远处肯定有一圈光着屁股的绝世大美女!李天要是知道他当初替这口井取得这么霸气的名字是被他们这么理解的,他一定会把他们都扔到茅坑里去!

  “除了名字猥琐点之外,没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啊,刚才我们也在那里,什么感觉都没有啊。”杨子蔚捏着下巴不解的望着那口井。

  叶溪抱起小饕餮问道:“你刚才有没有感觉到什么?你记得这里吗?”

  小饕餮努力的想了很久,最终摇头:“我想不起来,而且什么感觉都没有。”

  叶溪将小饕餮抱在怀里环顾四周接着对李木易说到:“走吧,这里本来就是个很古怪的地方,出现一口古怪的井很正常。”说完刚抬脚要走,这时李木易的手机却响了起来,一看来电显示——老王。

  “喂?”

  “喂,小李呀,你们在哪儿呢?我们快到了。”

  “你们?还有谁?”

  “等会儿你就知道了,哦,我看见废墟了,你们在那个位置?”

  “你们直接进来吧,进来应该就能看见一片树林,我们就在树林里面。”

  “树林?你们走错路了还是我们走错路了?这一片这么荒凉,哪里来的树林?”

  被老王这么一说三人心里一惊!对呀!在废墟外的时候一眼望去全都是荒凉,除了破屋破房就是哭死的树木,哪里有什么树林?就单单说放饕餮蛋的那颗大树,那么高大的树在一片荒凉中应该很显眼才对!叶溪和李木易不可置信的望着杨子蔚,他们···难道真的穿越了?

  正在三人心惊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个老太太的声音:“他们没有走错,我们也没有走错。三个孩子肯定是误打误撞进了圣园了。也好,反正等会儿我们还是要进圣园的,等会儿你跟紧我,千万别跟丢了,否则就只能永远困在阵里了。你把电话那给我。喂,在听吗?”

  李木易忙不迭的达到:“在听,在听,您说。”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老太太的声音李木易心里会觉得又怕又敬,就像一个经常插科打诨的学生见到班主任的心情是一样的。

  “你是小易吧?你们去过木屋了没有?”电话那头的老太太真的就像班主任一样,那语气都是一模一样的。

  “去过了,怎么了吗?”

  “没事,你们去木屋等我们,我们马上就到。”

  “好的好的,我们这就去。”

  待到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声音李木易才按掉了电话长长的舒了口气。好紧张,好吓人。

  叶溪见他这副模样不解地问道:“你知道那个老太太是谁?”

  李木易把手机放进裤兜里:“不知道啊。”

  “那你怕什么?”

  “不知道啊。”

  “那我们现在在哪里?木屋在哪个方向?”

  “不知道啊。”

  “滚!”

  “不知道啊。”

  “爸爸,走这边。”小饕餮伸出爪子指着右手方向的泥路。

  最后,在小饕餮的带领下,他们终于···走回了那颗参天大树下。面对三双凶狠的目光,小饕餮缩着脑袋弱弱的说:“我只记得这里,只要在这片林子里,无论我在哪个位置都能找回这里,也····也只能找到这里····”

  在小饕餮的头上冒出三个热气腾腾的大包后,三人一兽无奈下只能顺着上次走过的那条石板路向木屋走去。

  当三人一兽走到木屋时却发现原本应该开着的屋门此刻却好好的关着!难道这木门还带感应装置?这不瞎扯淡嘛!唯一的解释就是在三人追那东西之后有人来把门关上了,说不定,那人还在里面!

  三人一兽轻手轻脚的接近木屋,轻轻推开大门留出一丝缝隙,三人朝屋里看去。杨子蔚在看向屋内的一瞬间差点叫出声来!只见一个全身都是长长的红毛的人形怪物正背对着他们在八仙桌前伸出毛毛的爪子去抚摸桌上的茶壶。

  三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在密室里看见的红影肯定就是它!就是它一路上在跟踪他们!

  三人以最快的速度推门而入后迅速将门关好防止怪物逃跑!鬼屋听见声响转身盯着门前的三人一兽。只见怪物的脸上也长满了红毛将整张脸遮得严严实实,唯一还露在外面的只有那双绿油油的眼睛!那双绿色眼睛散发着凶狠的光芒死死地盯着三人一兽!小饕餮跳到三人身前挡在三人与红毛怪中间,水汪汪的眼睛此刻也盛满了凶狠顶住眼前的红毛怪,喉里发出威胁的低吼声,尾巴像鞭子一样左右摆动,准备随时扑上前去将怪物撕咬到稀巴烂!

  怪物见饕餮上前,绿色的双眸里畏惧的神情一闪而过,竟然也张开嘴露出两颗白生生有长又尖的僵尸牙发出低沉的兽吼!怪物的兽吼似乎让饕餮感觉到自己被作为神兽的威严被挑衅了,脸上的凶狠更甚,仰起头发出一声兽吼朝着怪物扑了过去!那怪物见饕餮扑来也不恋战,唰的一下便跳了开来躲过了饕餮的攻击。饕餮见扑了个空,不作停歇又向怪物扑去,那怪物的速度本是极快的,饕餮的每次攻击都让怪物多了过去,让它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有力使不出!饕餮气极!那怪物只知闪躲,从不与饕餮交锋,可饕餮也总是打不到它,这使饕餮觉得作为一个神兽失了面子,心里焦急上火,气得仰头发出一声震耳的虎啸!刚刚赶来的老王二人听到饕餮的吼叫声不由得心头一紧,抬脚便向木屋的方向跑去。

  再说这边,饕餮那震耳的兽吼里夹带着眸中威压,承受不住那威压的叶溪与杨子蔚竟被这威压生生的压在地上跪着动弹不得!在看那怪物,它本就是邪物,对于神兽的天威更是抵抗不住,它对于这威压的恐惧比叶溪二人更甚,只得跪在地上不停的发抖。饕餮见吼叫如此有威力,方才被怪物挑衅的不快荡然无存。它眼里闪过报复的光芒,深吸一口气又朝着怪物发出那领他心惊胆破的吼叫!只见怪物原本就跪着的身子仿佛被一股巨大的压力压在下面,实在撑不住口吐鲜血趴在了地上。饕餮却不知,被神兽的威压伤害的除了怪物,还有叶溪二人,二人虽不至于吐血,但也脸色苍白的趴在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再看李木易,似乎一切都与他无关一般,他惊讶的看着趴在地上额二人,不明白他们究竟怎么了!

  就在此时,木门砰的一声被打开,门前出现一个白发童颜的女人,只见她手掐法诀,全身上下被金光包裹在内,饕餮的兽吼似乎对于她来说并无作用。在她身后了,老王嘴角流着血脸色苍白额跟了进来。

  两人的到来打断了正在吼叫的饕餮,它转过头一脸迷茫的望着眼前的女人,一股熟悉的感觉涌来却又不记得她是谁。就在这当口,没有了天威压迫的怪物趁着饕餮不注意唰的一声逃出门外消失在树林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