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密室入口,明明就是一间小小的木房,一眼就能将所有的景色尽收眼底,这里怎么可能出现一间密室!虽然心有疑虑但保不齐密室里是否会有什么重要的线索,三人最终还是抬脚走了进去。

  狭长的走道,宽度只能容下一人,;两边都是岩石,墙上大概隔十米左右便有一盏油灯,每当三人走近就燃气一盏,颇有声控灯的味道。

  李木易抱着饕餮走在最前面,叶溪提着旅行包跟在后面,杨子蔚走在最后。明明墙壁和走道都是干燥的,但一路上水滴声却响个不停,也不知道是行什么地方传来的。狭长的过道里异常的安静,三人无声的走着,只有呼吸声和脚步声回荡在过道里,就像一部随时会跳出怪物来的恐怖电影。

  “我们这次肯定是穿越了,这条路也不知道通向哪里,那座木房明明就建在一块空地上,又没有挨着墙,怎么会有一条像是开在山腹里的隧道?”杨子蔚一边走一边伸着头左瞧右看,最后又提出了他的穿越说。

  叶溪转过头瞟了他一眼:“电视剧看多了把脑子都看坏了吧?穿你大爷啊穿,这条隧道还真就是开在山腹里的,说不定这山离废墟有十万八千里呢,李天不愧是李天,他应该是用了眸中阵法把山东入口和刚才的木屋连在了一起。”

  “真的?这样也行?”杨子蔚一脸猥琐的笑着“要是我会我就把隔壁美女的洗澡间和咱们的厕所连在一起!咩嘿嘿~~”

  叶溪转过头瞟了他一眼:“没追求!你这辈子就这点出息了,换了我,我肯定把银行的保险柜和我的钱包连在一起。”

  “没追求!”李木易鄙视的看了两人一眼:“换了我,我肯定得把日本AV的拍摄场连到客厅里,然后再把煮茶叶蛋的锅连在我锅里,那不得比连银行挣钱啊?”

  叶溪二人认同地点头,竖起大拇指赞道:牛逼!

  小饕餮的声音打断了三人的瞎扯:“爸爸·没有路了。”

  只见前方一睹石门嵌在过道中把过道堵了个严严实实,石门前有一朵石莲,大概有一个吃饭的小碗大小,石莲中的莲蓬却不似真的莲蓬那般有许多洞,这石莲的莲蓬只有中心处有一个小孔,周围都是凹下去的浅槽,浅槽的形状像一个迷宫。

  “这玩意儿不可能是地图吧?”李木易偏着脑袋打量着莲蓬中的浅槽。

  “不像。”叶溪歪着脑袋左看右看:“这倒像是一把锁。”

  “锁?”李木易二人无法理解。杨子蔚捏着下巴看着那像蚊香一样一圈一圈的浅槽说到:“这玩意儿不会用蚊香开吧?”

  叶溪嫌弃的对杨子蔚翻白眼:“你说你的脑回路到底怎么长的?撸管把脑子都撸坏了吧?这槽明显是用来装血的。”叶溪说完便咬破手指将血滴到凹槽内,只见叶溪的血液滴到凹槽后仿佛有生命般顺着凹槽周围的劝劝一路流向凹槽中心的小孔,当血液全部流进小孔后·····嘛事儿也没有·····叶溪皱着眉头将手指放到嘴里吸着。不应该啊,血流进去以后应该会触动机关将石门打开才对,难道这真的不是锁而是地图?不可能!唯一的解释就是他的血打不开这扇门,应该说除了李氏一族,所有人的血都打不开这扇门!想通后的叶溪一把抓起李木易的食指开口便咬,李木易还没反应过来手指便都被叶溪咬破了。

  “快!把血滴到凹槽里,别浪费了!”

  李木易忍着疼痛将血滴到凹槽里,只见李木易的血液刚滴到上面,整朵石莲便发生了变化,石质的花瓣渐渐软化发出柔和的光芒,一股奇香自石莲上散发出来,顿时让人神清气爽,当血液都流进了凹槽中心的小孔后整朵石莲依然变成了一朵真正的散发着异香的莲花,小孔将血液都吸收以后莲花慢慢转动起来,随着莲花缓慢的转动,眼前的石门也一点一点的向上提升,待升到一人多高时便停了下来,莲花也停止了转动。

  三人目瞪口呆着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太牛逼了!太神奇了!这石莲是用什么东西做的?要是偷出去肯定得卖个大价钱!

  @\看正{版¤章节☆上3y酷匠√网;‘

  其实他们不知道,石莲确实是锁,李氏族人的血液确实是钥匙,但是不是每一个李氏族人的血液都能够让石莲发生今日这样的变化,只因为今天那血是李木易的血。

  三人平复了心情进入石门之内的密室,只见密室里摆着好几个类似于书架一般的架子,架子上摆满瓶瓶罐罐,还有好些大小不一的盒子。密室里有一张书桌,书桌上也摆着一些瓶子,还以一本厚厚的笔记本。

  杨子蔚拿起这个瓶子摸一下,拿起那个罐子闻一下,似乎所有的东西他都很感兴趣。他打开一个白色的瓷瓶,里面装着一颗褐色的药丸,闻了闻,什么味道也没有。杨子蔚将药丸倒出来捏在手上看着药丸说到:“咦,这是什么?为什么李木易的爷爷有这么稀奇古怪的东西而我爷爷却什么也没有,就连他那么牛逼我都是听你们说的。”

  叶溪夺过杨子蔚手里的药丸说到:“我爷爷也没有这些东西,从我记事起他就一直昏迷在床上,那些事也是我爸告诉我的。这不会是长生不老药吧?”

  听叶溪这么说杨子蔚一把抢过药丸捏在手心:“这可是我先发现的,反正你也用不上,给我吧!”说着便要将药丸往嘴里送去。叶溪急忙拍掉他手里的药丸:“我说是长生不老药你就吃!说不定是毒药呢?”

  杨子蔚惊恐的看着叶溪:“不会吧!炼毒药干什么!”

  叶溪耸肩:“我怎么知道,你得去问李木易的爷爷,要不你先吃一半试试?”

  杨子蔚摇头:“算了,我先留着,以后再说。”说着便将药丸放进了裤兜里。

  “你们别闹,快过来看。”李木易站在书桌旁手里拿着那本笔记本。叶溪二人凑过去,李木易才将笔记本打开。是李天的日记。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七农历天气晴今天儿媳妇的肚子里有股黄气,我孙子已经在他娘肚子里呆了九个多月了,算算日子应该就在这两天就要出生了,从那股黄气看来我这孙儿的来历可不一般,古时只有皇帝才是带着黄气出生,看来我李家要出那人中之龙。

  这是李木易出生之前写的,那泛黄的纸张里透露出李天对孙儿浓浓的爱意,不由得让李木易湿了眼眶,他抬起手擦了擦眼泪,翻了页继续往后读。

  一九九三年七月十九天气晴今天孙子出生了,他命理缺木,我给他取名为李木易。盼望已久的乖孙终于来到这世上了,我却高兴不起来。此子出世天阳骄烈,百鸟报喜,种在院子里的树全都开了花,就连那冬日里的腊梅和和那春日里的桃花也开得灿烂,圣园里的饕餮蛋也躁动不安,此子出世双手握龙气,第一声啼哭时宅院里的保家蛇竟到屋门前以头磕地地跪拜于他。他的灵魂实在纯净强大,不知要引来多少妖魔鬼怪。唉!”

  叶溪和杨子蔚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李木易,他?双手握龙气出生?就这个屌丝?这本日记是来逗的嘛?

  李木易一页页的翻下去,日记里记录者爷爷的点点滴滴,几乎每一篇日记里都有李木易的身影。那溢于言表的对李木易的爱看得李木易心里仿佛堵了铅块,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日记里记录的都是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但在某一天却突然发生了变化!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八天气晴、她竟然真的找来了,神龙交代我在这一天将饕餮蛋送走,可如今我如何能离开!小易已经被她盯上了,我必须寸步不离的守在他身边才能保证他的安全,看来只能摆脱云香替我将饕餮蛋交给恩成了。哼!要夺我孙子性命,即便你是神我也要灭了你!

  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天气晴她实在太厉害了!我都不过她!小易,爷爷就是拼了命也要护你周全!

  就在快要揭晓李氏灭族的秘密时,李天的日记却断在了这一天!李木易将日记本翻得哗哗作响。怎么没有了!怎么突然就没有了!难道爷爷那天真的死了吗?不可能!他记得他醒来发现自己什么都不记得的那天是二零一一年的八月份,后来到底发生了什么?爷爷日记里最后提到的那个她又是谁?她为什么要害李木易?为什么她找来了爷爷就要把饕餮蛋送走?是不是就是日记里的那个她灭了李氏一族?为什么还牵扯到了神龙?一个巨大的阴谋似乎露出了一角出现在三人眼前·····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