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晨,三人一兽提着旅行包告别了老太太踏上了去废墟的最后一段路。

  乡村的早晨空气格外的清新,林子里不知名的鸟儿也叽叽喳喳不停的叫唤着,相比起城市里的快节奏,偶尔到乡村里住上几天是那样的惬意,在乡村里得到休息的是心。

  三人一兽一路上说说笑笑倒也不觉得乏味,只是越接近废墟便越是荒凉,刚刚走过的路都还草木繁盛,现在却见四周仿佛步入了晚秋般草木凋零枯黄,安静得别说是鸟叫声,就连虫鸣也没有。

  叶溪环顾着四周对李木易说到:“你上次来的时候这里也是这样子吗?”

  李木易正和怀里的小饕餮逗趣,听叶溪这么说便抬起头打量起四周:“我上次来的时候这里就是这样子,因为上次是冬天来的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叶溪白了他一眼:“现在是夏天!”

  杨子蔚这个活宝跑到前面夸张的左瞧右瞧,最后装作一脸惊恐的样子说道:“我们肯定穿越时空了!”

  叶溪二人是在懒得理他,自动过滤了刚才的一幕。

  叶溪皱着眉头眺望着前方,越是往前走就越荒凉。这里好歹还能看见一点枯黄的叶子,前面甚至就完全都只有枯死的树枝。从远处的枯树看来原来这一带也是山清水秀的,只是在短时间内全部都失去了生机,就仿佛在是被在一瞬间将生的气息从这里抽走了一般。

  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周围除了枯树之外就再也没有一点绿色。往前四百米左右出现了一排排的房屋,但却依旧显得那么死气沉沉。眼看就快到废墟了,李木易却突然停在原地怎么也不肯再往前跨一步!

  “你干嘛?走啊!”杨子蔚扯着李木易的衣服使劲往前拉。李木易却哆嗦着嘴唇,眼中尽是掩盖不住的害怕停在原地直愣愣的望着前方的废墟。

  叶溪见他这副样子便先阻止了杨子蔚拉他的动作问李木易:“你怎么了?”

  李木易仿佛见鬼般紧张,他转过头看着叶溪:“不去了,我们回去吧!别去了!”

  叶溪不解:“为什么?都快到了!你在害怕什么?你见到了什么?”

  “我不知道!”李木易的神情有些焦急“我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明明什么都没有看见!可是我就是害怕,我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我不能进去,我会死的!”

  叶溪按住李木易的肩膀:“冷静点,冷静点!你上次来也有这种感觉吗?”

  李木易皱着眉头摇头:“上次没有,可是这次这种感觉真的很强烈!我的感觉告诉我,我进去就会死的!”

  就在这时李木易怀里的饕餮却挣开李木易的手跳到地上往废墟里跑去!

  杨子蔚见饕餮往里面跑拔腿便去追它:“你回来!你去哪儿!回来!”可前方的饕餮却像着了魔般理都不理他,只顾着埋头往里冲!

  叶溪拍了下李木易的肩膀:“你在这里等我,我去把他们追回来。”叶溪说着便要去追他们却被李木易拉住,只见李木易神情严肃,略微踌躇了一下开口到:“我也去!”

  李木易毕竟是练过的,不一会儿便追上了杨子蔚,看着前方还在埋头往前冲的小饕餮李木易开口喊道:“饕餮!你要去哪儿!你等等我呀!”前方的小饕餮却像没听到一般连脚步也不曾停一下。

  杨子蔚喘着气说到:“没,没有用的,它就跟,着了魔似的,不会,不会理你的。”

  李木易焦急的看着饕餮小小的身影,这里这么古怪,他会不会是被什么东西附身了?

  叶溪喘着气追了上来:“艹!你居然,跑得这么快!”

  李木易皱着眉头问叶溪:“饕餮会不会,是,是被鬼附身了?”

  叶溪摇头:“不可能,鬼怪见到它,躲,躲还来不及,怎么敢,敢附它的身!不过,,这里太,太古怪了,事出反常,必有妖!我们得,得赶紧追上它!”

  酷|匠网…K唯@一A正版…,●A其S/他☆!都F(是盗版‘

  小饕餮轻车熟路七弯八拐的往前跑,仿佛已经来过很多次一样,后面的三人丝毫不敢松懈的在它身后追着。

  就在三人快要跑不动的时候前面的饕餮终于停了下来。

  “我艹!又,又穿越了!”杨子蔚靠在一棵树上呼呼地喘着粗气。

  叶溪和李木易被他这么一提醒才发现他们所在的地方竟然又是一片绿意盎然!与刚才的荒凉相比这里整个就是一世外桃源。

  饕餮正停在一颗参天大树下,这棵树恐怕要三人拉着手才能保得住。树身上离地大概一人高的地方有一个果篮大小的洞,小饕餮正站在树下愣愣的盯着那个果篮大小的额洞看。

  李木易慢慢地走到小饕餮身边轻声问道:“你在看这个洞?你就是进来找这个洞的?”

  小饕餮听到他的声音将头转过来看着他,眼睛却依然没有焦距,过了一会儿才仿佛睡醒般看着李木易叫了声爸爸。

  杨子蔚走过来探着头往树洞里看去,只见里面铺着一层厚厚的干草,想是什么动物的窝。“这是什么动物的窝?什么动物是在树洞里做窝的?啄木鸟吗?”说着便伸手要去拿洞里的干草。地上的小饕餮见他伸手开口喊道:“别碰!那是我的!”

  杨子蔚被它这突如其来的一声吼得条件反射般缩回了手,等他反应过来时才惊觉自己居然被这个小东西唬住了,装模作样的挽着根本就没有的衣袖故作凶狠的瞪着小饕餮:“哟呵!小东西脾气见长哈!是不是皮痒了?来来来,叔叔给你使劲挠挠!”

  小饕餮委屈的瞪着双眼藏到李木易身后,弱弱的说到:“本来就是我的,我在这个洞里住了好久好久,以前每天都有像你这样的人类来拜我呢···”

  杨子蔚眉毛一横瞪着小饕餮:“嘿!我这暴脾气!你就鼻屎这么大一点点还学会吹牛装逼了是吧?还让我拜你,你不知道装逼挨雷劈啊!今天看我不提你龙王老爹教训教材你这个龟儿子!不!龙儿子!”杨子蔚说着便作势要去打小饕餮,小饕餮一扭屁股便躲开跑了起来,杨子蔚一边追一边喊:“小兔崽子你别跑!站住!”

  看着围着大树跑圈圈的一人一兽,李木易头疼地摇头叹息··“停——!”李木易堵在小饕餮前面一把将正在逃跑的小饕餮抱在怀里。

  “嘿嘿~~小兔崽子!跑不了了吧!”杨子蔚阴笑着动着爪子向李木易靠近却被叶溪一把拎住衣领提了起来,像个打焉的茄子一样无力的瞟了一眼提着他的叶溪。

  “烦人,你啥时候能像个十七岁的人?”叶溪放掉杨子蔚不耐烦的拉了拉衣服。

  “等我满十七岁的时候,还差俩月呢。”杨子蔚整理着自己的衣服头也不抬的回答他。

  李木易无奈的看着杨子蔚叹了口气,低头问小饕餮:“你说这是你的窝?”

  小饕餮睁着无辜的双眼点头道:“我记得这里,那时候我还是一个蛋,一个老人家就把我放在这里面,我在里面住了好久好久,每天都有人来拜我,给我送吃的,可是那个时候我不能吃东西,只能看着那些好吃的流口水。”

  “那你记不记得你怎么会去了子蔚爷爷手里?知不知道为什么李家会被灭门?”李木易非常肯定小饕餮说的老人家就是爷爷李天,来拜它的人局势李氏族人,难怪外面一片荒芜这里却绿意盎然,用来放饕餮蛋的地方肯定是不一般的。

  小饕餮望着李木易希冀的眼神,最终内疚的摇了摇头:“对不起爸爸,我真的不记得了。”

  李木易见它难过的样子苦笑着摸着它的头:“没事儿,爸爸没有怪你。”

  就在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叶溪突然警觉地看向草木繁茂的树林里喊道:“谁!”

  只见一双血红的眼睛躲在杂草里盯着他们,被叶溪这么一喊躲在杂草里的东西转身就跑!三人一兽急忙追了过去!那知那东西速度之快,转眼间便消失在了树林只见,三人甚至都未能看清那东西长什么样子!连饕餮都没有发现它,说明不是妖怪。等等!那是什么!叶溪向前跑了两步停在一棵树下,树枝上挂着一缕黄色的布条,是刚才那个东西逃跑时不小心被挂下来的!难道真的有僵尸?

  三人惊疑不定的大眼瞪小眼,一来就被僵尸盯上了,这个地方看来不能待,得尽快寻找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有关李氏一族被灭门的蛛丝马迹早点离开这里!

  “那是什么?”杨子蔚说话间便向草丛走去,叶溪二人带着饕餮紧跟其后。

  “是一条石板路,都快被杂草遮住了,不知道是通向哪里。”叶溪从树上掰下一截树枝在草丛里边走边打,唯恐会突然钻出一条咬人的蛇来。

  顺着石板路弯弯曲曲大概走了七八分钟,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古香古色的木房,李木易愣愣的看着眼前的房子,心里莫名泛起一股浓浓的悲伤,眼角竟不自觉地流出泪来。

  房间没有上锁,三人轻轻一推,木门发出吱的一声应声而开。叶溪用手里的树枝挑去门口的蜘蛛网走进屋里打量着。木质的房子里有两件卧室和一间客厅,客厅里有一张八仙桌,一个木质的碗柜和一个木头柜子。八仙桌上放着一个茶壶,茶杯里还有半杯未喝完的水,所有的东西都结了厚厚的一层灰。

  李木易刚擦掉眼角的泪水它便又流了出来,李木易也不再去管它。推开一间房门,里面是一张木质的单人床,床上被子都还整齐的铺在上面。床边的柜子上摆着一把小木枪和一把不规则的木剑。李木易退出来关上了房门走到另一间房门前轻轻把门推开,房间里依旧是一张铺着被子的木床,床脚方的墙上挂着一把桃木剑,剑下有一张供桌,供桌上放着一个香炉和一把铜钱剑。李木易走到供桌前轻轻抚摸着香炉。他伸手去拿墙上的桃木剑,却发现桃木剑像是生在墙上一般根本拿不下来!他一使劲,却将桃木剑挪动了一点,只听见墙上传来咔咔的机关声,供桌旁边的墙竟然移向一边露出一个密室!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