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早晨,出租屋内,叶溪和杨子蔚一脸惊讶地看着鼻青脸肿的老王和李木易,最终竖起大拇指对二人吐出俩字:牛逼!

  为什么说他俩牛逼?因为二人请假未遂不止和老板干了一架而且还辞了职!好吧···因为二人请假未遂还和老板干了一架所以被开除了。

  摸着荷包里的二十几张毛爷爷李木易心里就跟吃了密似的,但是一想到毛爷爷用完了以后就不会再来,李木易心里又跟刀割似的。

  ml酷匠网,=唯?J一&,正,版,RP其他都6O是盗&;版:

  几人简单的收拾了下行李,虽然不多但是也准备了一个大大的旅行包。老王将他的符纸法器都放进包里竟然把包装了个半满,将饕餮也放进包里以后几人终于踏上了寻找记忆的旅程,但是这第一步也不好跨出去,因为车站买票的人实在太多了!排队都得排到太平洋去了!

  杨子蔚踮着脚看向前方那一眼望不到头的人造长龙,无语问苍天~~前面的人是在那里买票还是在那里摆龙门阵啊?怎么站半天也没挪一步啊····恨恨的盯了一眼候车厅里的叶溪几人,杨子蔚也只得无奈的叹气,谁叫自己点儿背?石头剪刀布三局两胜,他一来就连输两局。

  再看这边,坐在候车厅的三人悠闲的吃着瓜子聊着闲龙门阵。

  “小李呀,H市离咱们这儿得有四五个小时的车程吧?”老王拿起身边的水喝了一口:“瓜子吃太多口渴。”

  李木易吐出瓜子壳擦了下嘴:“嗯···大概要四个小时的车程吧。呸,呸,瓜子壳也卡牙,上次我坐在车上睡着了,眼一闭一睁的时间就到了。”

  叶溪扔掉手里的瓜子壳瞟了一眼李木易说到:“你有牙吗?还卡牙呢,到了H市离你家废墟还有多远?”

  李木易故意咧开嘴露出却掉的门牙对李木易呲牙做鬼脸。“没门牙我还有大牙!大牙也可以卡牙好吗?老王把瓜子挪过来点,我够不着。”说着便抓了一把瓜子在手里剥了起来。“到了H市还得叫个火三轮到XX村,到了XX村以后就都是小路,还得走一段。”

  “这么偏僻?那看来还得花一些时间了。子蔚排个队怎么这么半天?不知道插队呀?笨死他得了!”老王说话间便探着头往人群中望去。只见他不经意间不知见到了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凝重起来,砖头对叶溪二人说到:“我突然想起我还有点事,你们先去,我办完事就来找你们。”说完还不待二人开口便起身离去。

  叶溪看着老王与杨子蔚交谈的背影,应该是在让他少买张票吧,见他交代完便匆匆离去,叶溪用询问的目光看着李木易。“老王看见了什么?怎么搞得神秘兮兮的?”

  李木易耸肩,表示咱们一直在一起你都不知道我知道个卵!

  曾在两人疑惑的时候杨子蔚抹了把汗走了过来,手里拿着三张到H市的车票。“买着了,买着了,这顿队给我排的,尿急了都不敢去撒。诶,你们知道老王干嘛去吗?”

  二人摇头,“他没给你说嘛?”

  杨子蔚摇头。“他只让我少买张票,说他有点事就匆匆忙忙的走了。”

  叶溪接过杨子蔚手里的票低头看着“下午一点半,唔··现在十一点零七分,还有俩小时,咱们去吃点东西吧,一会儿得在车上呆四个小时,不吃饭晕车就惨了。”

  还不待杨子蔚和李木易答话旅行包里的小饕餮却先催着要去了。

  几人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小餐馆点了几个菜要了一瓶酒,菜还未上叶溪便叫了碟花生下酒。杨子蔚不会酒便只能和饕餮一起埋头吃花生。

  “你说老王到底有什么急事在这当口儿突然就走了?”李木易夹起花生在嘴里边吃边问叶溪。

  叶溪皱着眉头抹了把脸:“不是让你吃东西的时候别说话吗?你得时刻牢记你没门牙,喷得我一脸!你故意的吧你?”

  李木易白了他一眼没理他,自顾的往嘴里送花生。

  叶溪见李木易没趣便咂了口酒说到:“可能临时有事吧,他又没说我怎么会知道。”

  旁边埋头吃花生的杨子蔚插话说到:“我知道!他应该是看见了一个貌美如花的大美女,怕告诉我们就被我们给抢走了,所以他自己一个人去泡妹妹去了!肯定是这样的!肯定是!”李木易怀里的小饕餮也奶声奶气的符合着:“肯定是!肯定是!”

  叶溪二人嫌弃的瞟了他一眼默默地竖起了中指·····眼看着酒就快见底了菜还没上,李木易便起身朝厨房的位置喊道:“服务员,我的菜呢?再不上我把你家桌子吃了啊!”这一嗓子惹得餐馆里的人全都将目光放到他身上,叶溪与杨子蔚恨不得在脸上贴一张纸条上面写上我不认识他,就连小饕餮也抬起爪子捂住了脸。

  脸皮厚的李木易却不以为然,镇定自若的坐回了凳子上。不一会儿,一个服务员就端着菜走了过来。那知还没放下菜一个酒鬼突然窜了出来杀了服务员一个措手不及,将菜一股脑全都泼到了酒鬼身上,那知酒鬼一个趔趄便朝李木易身上倒了过来,正正扑在李木易腿上!李木易那个气啊!酒鬼身上的菜汤全都这样弄到李木易身上,他一把推开酒鬼,满脸心疼的拿起餐巾纸擦裤子上的油污,服务员在旁边不停的道歉他也懒得去听。只见酒鬼被推倒在地上摔了个屁墩儿也不恼,摇晃着站起身歪歪倒倒的推门离去。

  李木易心里是千万头草泥马来来回回的奔腾啊!这条怒在哭可是他花了两百元在以纯买的!就这么毁了,艹艹艹!

  叶溪招呼服务员拿来了餐巾纸递给他,一脸的幸灾乐祸。这时候旁边的杨子蔚突然一惊一乍地喊道:“李木易!快看看你的钱包还在不在?!“李木易皱着眉头看了眼杨子蔚,一边嘀咕着看钱包干什么一边往裤兜里摸去,当摸到那空空如也的裤兜时他惊恐了,钱包,钱包不见了!

  杨子蔚见他的表情就知道钱包肯定被偷了!心急火燎的喊道:“快追呀!刚刚那个酒鬼是小偷!”

  三人顾不得服务员在身后喊着你们还没结账便推门而出,看着来来往往的人流,哪里还有酒鬼的身影!

  叶溪指着眼前的路说到:“我走这边,你们走那边,咱们兵分两路,找到了打电话!”三人商量后便朝着不同的方向追了过去。

  李木易一边跑一边搜寻着来往的人流,没有,没有!不是,不是!!就在他快要放弃的时候杨子蔚大喊一声:“那里!对面!”李木易随着杨子蔚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在对面的招呼站前,一个男人猥琐的从裤兜里摸出一个钱包,往手上吐了口唾沫拿出钱包里的钱数了起来,不是那个酒鬼又是谁!

  “快!给叶溪打电话!我去抓他!”李木易说完便也顾不上来往的车辆朝着酒鬼飞奔而去。眼看着还有几步就能抓到酒鬼的时候却被酒鬼发现了!只见酒鬼把钱往裤兜里一揣撒开丫子就跑!李木易叫他要跑,心想那还得了!更是加紧了脚下的速度,边跑边喊:“别跑!你他妈别跑!”

  酒鬼见于李木易的距离越缩越短,恨不能在脚上装两只火箭!

  “不跑!不跑是瓜娃子!”

  酒鬼在前面玩儿命地跑。李木易在后面玩命的追!饶是李木易经常被鬼追而练出来的速度尽然也追不上前方的醉鬼,李木易不禁心生不服,大声对酒鬼喊到:“哥们儿,你,你跑的挺快呀!经常干,干这事儿吧?!”

  前方的酒鬼速度不减分毫,口中也不忘对李木易喊到:“哥,哥们儿!你也不赖呀!经常,经常被偷吧?!”

  李木易气极!“你!你他妈,才经常被偷!你全家都,都经常被偷!”

  前方的酒鬼听他这么说也不恼,竟嘻笑着回答李木易:“哥,哥们儿!不瞒你说,我,我爷爷经常被,被偷!后来,后来我爸不服气,他,他想啊,总被人偷,他,他咽不下这口气呀!他就晕寻思着,让别人也,也尝尝这被偷的,滋味!我,我这是,子承父业呀!”

  “去!去你妹的子承父业!别跑!钱包还我!”

  经过长时间的逃跑,酒鬼的体力渐渐不支,速度也慢了下来。他心里那个急呀!还从来没见过能追这么久的人!他哪里知道,李木易的速度和耐力哪里是他能比的!人追人能追多久?体力摆在那里。可鬼追人就不一样了啊!被追半个小时那是最低配置!眼看着进了死胡同,酒鬼终于停了下来,一脸凶狠地瞪着李木易把脖子甩得咯咯作响。

  “小子,不就一点小钱吗?追了老子这么久!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

  李木易手扶在墙上喘着粗气,眼看着酒鬼壮士的身影越来越近,他心里不禁打起了鼓,他这一身排骨能干的过酒鬼吗?

  “嘿嘿嘿……”酒鬼将手指捏得咯咯作响走到李木易面前,只见他捏起一个拳头对着嘴哈了口气,抬起拳头便向李木易砸了过去!

  “啊!!!”李木易闭着眼大叫,可想象中的疼痛却迟迟未来。

  “啊!!!”一个不属于李木易的哀嚎声传来,李木易睁眼一看,酒鬼正倒在地上一手捂住手臂不停地打滚,手臂上不停的流出血液滴到地上。旁边,一直小怪兽不停地吐口水。

  “呸!呸!呸呸呸!难吃,难吃,明明记得这种红红的东西很好吃呀,怎么这次的这么难吃!呸呸呸!”

  李木易心中不停地翻白眼,你记得的那东西是你爹我得血!千万不能告诉它,否则哪天它饿了他就惨了。

  李木易走到酒鬼旁边将小饕餮抱在怀里阴险地笑着居高临下的看着地上的酒鬼,身后叶溪二人也陆续赶到。

  “嘿嘿……你不是要让我尝尝你的厉害吗?嘿嘿……现在就让你尝尝我们的厉害!”(此处省略三千字……)

  三人拍打着衣服上的灰尘,李木易从酒鬼身上找出自己的钱包数了数里面的钱,分文没少。看了一眼鼻青脸肿倒在地上导气的酒鬼,李木易又过去补上了一脚。

  “糟了!几点了?我们几点的车票?”杨子蔚从裤兜里翻出车票看了下时间,一点半的车票,再拿出手机一看时间,一点一十二分!

  待三人气喘吁吁的跑到车站时车早就走了,没办法,只得重新买票了。当排了老久的对终于轮到他们时,售票员告诉他们一个非常不幸的消息:今天到H市的车票已经卖完了,明天请早。无奈,三人只得在车站附近找了个小旅馆住下。

  夜深了,小旅馆内的三人一兽都已睡下。李木易抱着枕头打着呼噜,小饕餮在李木易旁边冒着鼻涕泡睡得香甜。另一张床上,杨子蔚翻身把腿放到叶溪肚子上,叶溪睁开眼轻轻地把杨子蔚的腿推下来放到床上。他睡不着,从进车站时他就老是感觉被人跟着,接着老王莫名其妙的离开,李木易的钱包被偷。按说惯偷应该很熟悉这一代的地形以方便逃跑才对,怎么会跑进死胡同让他们抓个正着?似乎小偷的出现只是为了让他们错过发车时间。到底是什么人不让他们去废墟?废墟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叶溪转头看着房间的门,小旅馆的隔音效果就是不行,门外那么一点点悉悉唆唆的声音都能听得见。等等!不对!不是门外的声音,声音是从门上传来的!

  叶溪轻轻推醒旁边的杨子蔚示意他不要说话。他指着门示意杨子蔚听。听到声音的杨子蔚满脸惊恐的望着叶溪。

  叶溪指着另一张床上的李木易小声对杨子蔚说到:“你去把他叫醒,我过去看看。”杨子蔚点头。

  叶溪赤这脚蹑手蹑脚的走到门前,探着头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被杨子蔚叫醒的李木易也跟着走到叶溪身边将耳朵贴在门上。

  叶溪伸出食指放在嘴边示意二人别出声。门外传来的声音像是在往门上涂着什么东西。不知道来人有没有准备,要是他身上有武器就麻烦了,现在三人也不敢轻举妄动。

  叶溪示意李木易将饕餮唤醒让饕餮站在门后方便在开门的瞬间放狗咬人,不对!放兽咬人!哪知道被唤醒的饕餮迷迷糊糊跑过来一头撞在门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三人见已经暴露醒来的事实便一把将门拉开!却见门外只有空空的走廊,哪里还有人!见自己闯了祸的饕餮只得缩着头躲在李木易身后。

  叶溪出门看了看,没发现有能够藏人的地方。如果刚才这里真的有人的话,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逃得不见踪影就只有躲进隔壁房间了。可是如果就这么贸然的去兴师问罪他们也没有证据。门上并没有被撬过的痕迹,看来来人不打算进屋,这样说来也没有什么其他可以的痕迹。等等!门边是什么?用手一摸,好粘!还有一股刺鼻的味道,这是···白胶!用来粘木头的白胶,除了门边上有之外门框是也肯定有!叶溪往门框是一看,果然!刚刚的声音一定是有人在往门缝里刷白胶!要是今晚他也睡着了那明天是不然打不开门的,这玩艺儿可厉害,就算是将两块木头粘在一起,晾上一夜那也是掰不开的,更何况是像这样使不上力气的去拉门。看来是有人铁了心不让他们去废墟了,又是那个写纸条的神秘人?既然是友非敌为什么不站出来和他们说清楚?用这样幼稚的方法拖得了一时也脱不了一世啊!

  由于担心刷白胶的人就在隔壁房间,三人一夜便轮流着守夜,也许是神秘人觉得已经打草惊蛇了,一夜下来倒也相安无事。但由于三人一夜没睡好,次日醒来的时候已是正午。三人匆忙洗漱后经过长时间的排队竟然又买到了下午一点半的车票。由于发生了昨天的事三人今日格外小心,倒也平静的度过了等车时间。至此,三人一兽终于迈出了寻找记忆的第一步。

  在车上颠簸了近四个小时后终于到达了H市,夏天的白天比较长,到H市的时候尽管快五点半了太阳也还没有下山的迹象,三人匆忙吃了一点食物便坐上了前往XX村的火三轮。就在三人感觉五脏六腑都快被抖出来的时候终于到达了XX村。

  看着眼前的石板路和周围茂盛的草木,叶溪闭起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唉~~好清新啊~~从来没有闻过这么清新的空气,在这里生活恐怕都得多活几年吧?”

  杨子蔚故作惊讶状看着叶溪:“你还嫌你活的不够长啊?”

  眼看着叶溪的深色黯淡下来,李木易一个手劈打在杨子蔚头上!“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卖了!”说完抬头看了看天空,“太阳撑不了多久,快走吧,我们得先找个农家住下。”

  四川是盆地,H市的地形算得上是盆地里的丘陵,三人走在蜿蜒绵长的石板路上,四周都是茂盛的草木基本没有看见什么庄稼。现在的年轻人大部分都在外打工,没有劳动力做土地,留在村里的老年人都只是在住房附近的土地里栽种一些自己吃的蔬菜。

  眼看着夜幕降临,三人却依旧行走在小路上,并没有发现什么住户。李木易心里有些焦急,他在那钢铁城市里都经常见鬼,更何况这山清水秀灵气充足的乡村里。

  叶溪似乎知道他心里的想法,从旅行包里拿出一个葫芦对着李木易喊道:“我叫你三声你敢答应吗?“李木易白了他一眼没有说话,道士旁边的杨子蔚蹭的一声跳到叶溪面前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叶溪尖着嗓子喊道:“妖精!快还我爷爷,还有我的宝葫芦!”

  二人没料到他会来这么一出生生在风中石化了。

  叶溪轻咳一声打破这不伦不类的气愤接着说道:“你们知道这是什么吗?”

  李木易和杨子蔚像两个乖学生一样齐声回答道:“是个葫芦~”

  叶溪的额头无声的流出一滴冷汗,又把葫芦画着符的一面转到二人面前问道:“这次知道什么了吗?”

  二人再次齐声回答道:“是个长了字的文艺葫芦~”

  叶溪嘴角有些抽搐,最终他终于对二人的智商失去了信心。“这是用来装鬼的葫芦!只要有鬼敢出现在我们面前我就拔下这个塞子把鬼吸到葫芦里面去关起来,留着我下次饿的时候再放出来吃,这样我就不用饿着肚子满世界找鬼啦!哈哈哈哈哈哈~~”

  看着状若癫狂的叶溪李木易二人再次在风中石化····三人嘻嘻哈哈的行走在夜色里,笑声彻底驱散了本来就不多的一点恐惧。什么?你说饕餮?它在叶溪手里的旅行包里呼呼大睡呢!

  就在三人的耐力快要被磨光的时候,前方竟然发现了一间亮着灯的土坯房,虽然现在的时代看到土坯房多少会有点惊讶,但是也并不奇怪。还有很多的小山村里保留着这种房子。三人看着前方的房子里透出的灯光兴奋得犹如哥伦布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兴高采烈的朝土坯房跑去。

  土坯房的门还是以前那种木门,屋子里偶尔有笑声穿出来。李木易上前轻轻敲着木门,不一会儿便见一个女孩儿开了门看着他们问道:“你们敲我家门做什么?”

  李木易脸上堆着笑说到:“我们来这里找亲戚,这亲戚没找到天却先黑了,能不能让我们在你们家住一晚?我给钱的,你放心,我们不是坏人。”

  女孩吐了吐舌头说到:“我也没说你们是坏人,进来吧,我们在吃饭,你们一切起吃吗?”说这边将门推开将三人迎了进去。

  屋里点着昏黄的白炽灯,一对夫妇正坐在桌子上吃着东西。三人礼貌的跟他们打招呼他们也不理不睬,只是自顾的吃着饭菜。见三人脸上露出尴尬的神色,女孩吐了吐舌头不好意思的说到:“对不起,他们对陌生人都是这个样子,你们别往心里去,坐过来一起吃吧?”

  三人看了眼貌似很不欢迎他们的两夫妇终是摇着头拒绝了女孩的好意。女孩也不勉强,带着三人去了一间卧室。“这是我的房间,今晚你们就将就在这里挤一挤吧。”

  李木易有些不好意思。“我们睡你的房间你睡哪里?”

  女孩伸出舌头舔着嘴唇说到:“没事儿,我和爸爸妈妈睡。”女孩说完便转身离去,想是吃饭去了。

  三人也不在扭捏,舟车劳顿又走了这么久路确实是有些累了,将旅行包放在床边的地上,三人伸着懒腰躺到床上。

  “唉~~真舒服~女孩子的房间就是干净!”杨子蔚把头埋在枕头上使劲蹭着。

  李木易抱起另一个枕头把头靠在上面,享受般闭着眼说道:“土坯房就是好,冬暖夏凉的,刚刚在外面那么热一进来就凉快了,跟装了空调似的。”

  看着猥琐的两人,叶溪鄙视的翻了个白眼把旅行包里的小饕餮提了出来放到床上。正睡得香甜的小饕餮被弄醒,抬起两只小爪子揉着朦胧的双眼,然后打了个呵欠翻身趴在床上睁开一只眼睛看了三人一眼,就像孩子刚睡醒的时候确定父母是否在身边一样。见三人都在它又闭着眼睛砸了咂嘴准备睡去。李木易见它可爱的样子笑着揉了揉它的头,惹得小饕餮一阵哼哼唧唧。

  三人累了一天,躺在床上刚要沉沉睡去小饕餮却蹭的一声翻起来对着门的方向一脸凶狠地发出一声兽吼!三人从未听见过饕餮发出这样恐吓性的兽吼,心里一惊翻身而起跑到门口一把将门打开!可门外却什么都没有,三人朝饕餮偷去疑问的眼神,小饕餮神情严肃地看着门外说到:“刚刚有妖怪在门口,我闻到了妖气和一股腥臭!这里有问题!”

  腥臭?叶溪皱着眉头思考,瞬间他似乎发现了什么拔腿便超客厅跑去!李木易和杨子蔚提起旅行包追了过去。

  客厅里,叶溪直直的站在刚刚女孩吃饭的桌子面前,李木易二人不明白叶溪站在这里做什么,走近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那坐在凳子上吃饭的哪里是什么两夫妇,明明就是两个纸人!难怪跟他们打招呼也不理不睬,根本就是不能理睬啊!再看那盘子里,哪里还有什么饭菜,全都是死老鼠!看得三人胃里一阵阵翻腾!还好刚才没吃。几人环视了一圈发现女孩已经不见了踪影,看来是被饕餮吓跑了。虽然妖怪被吓跑了,但三人也依旧不敢在妖怪的巢穴里继续呆下去。三人一兽带着旅行包推开大门走了出去,待三人刚一出门眼前的土坯房就扭曲着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山洞,洞门口还有不少褪下来的蛇皮。李木易感叹,难怪这么凉快,蛇窝都不凉快的话就再也找不到凉快的地方了。看着跟在他身后的小饕餮,李木易心里不由重新认识起它来。一直以来他都把他当作一只迷糊可爱又贪吃的小狗一般看待,今晚的事才让他明白,他是神兽,传说中的饕餮。刚刚那只蛇妖已经能够幻化人形想必道行也不低,可却被饕餮一声兽吼吓得跑得无影无踪,连老窝都不要了。突然意识到一只神兽一直跟在自己身边,心里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儿。

  这时小饕餮跑到李木易面前眨巴着眼睛望着李木易奶声奶气的说到:“爸爸,好累,抱抱~"看着眼前乖宝宝模样的小饕餮李木易心里瞬间就释然了,即便它是神兽,它也是他的伙伴,它也是口口声声叫他爸爸的小可爱。

  李木易刚抱起小饕餮便听见杨子蔚的声音:“前面那个是谁?你是人是鬼?还是妖?”

  李木易抬头向前方望去,一个佝偻的身影正在向他们渐渐靠近。李木易用询问的眼神看向怀里的小饕餮,饕餮摇了摇头。看来不是妖怪。这是前方的身影却先开口了:“咳,咳,年轻人,你们这么晚了还在山上做什么?这山上可是有妖怪的。”

  待身影走近三人才看清,来人是一个年迈的老太太,头上的发丝都已银白,看上去很是慈祥。

  叶溪答着老太太的话:“我们要去前面的XX湾,您这么晚了还在山上做什么?”

  老太太笑了笑,“年轻人,你看我这个样子像鬼还是像妖怪呀?呵呵,XX队上我的老朋友去世了,我去她坟前看看她。她呀,白天不敢出来,害得我一把老骨头还得大半夜的爬山去看她。总有一天呀,我不小心摔一跤就得永远的去陪她咯~”

  李木易听老太太这么说便开口问道:“老人家,你也是阴阳眼?”

  老太太看了一眼李木易说到:“是啊,这阴阳眼跟了我一辈子,这是唯一一次觉得有它真好的时候。你们是外地人吧?到我们这小地方怕是累了吧?要是相信我这把老骨头就跟我一起去我家歇歇吧。“叶溪警惕地看着老太太:“你就不怕我们是坏人?”

  老太太只笑了笑:“我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东西还怕什么?可况家里只有我一个人,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愿意来就跟过来吧,”老太太说完便向着一条小路走去。

  叶溪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终还是跟了上去。

  一间小平房里。老太太将一间房间的灯打开对三人说道:“你们挤一挤吧。这是我儿子的房间,虽然他很久没回来过了,但是我也把床给他备着,方便他要是哪天回来了走累了就能躺下歇歇。”

  三人打量着房间,水泥墙上连灰都没刮,房间里除了一张床就只有一个老式的木衣柜,看来她只是一个很普通的留守老太太。

  李木易看着老太太满头的银发不禁悲从中来。自己多么希望家里能有一个亲人在等着自己,这个老太太的儿子却如此不珍惜,将老人一个人留在这里。

  “老人家,你的儿子多久回来看您一次?”

  老太太只是摇着头不愿回答。不过她却问三人:“你们要去XX湾?”

  三人点头道:“怎么了?”

  老太太一脸神秘的说到:“孩子,可别去那儿,哪里有不得了的东西!原本XX湾住着李氏一族,哦,那李氏一族可是不得了,他们的大家长李天那是活神仙!可是却在两年前的一天夜里他们一族却被人灭了族!一个都不剩呢!自从李氏被灭族以后XX湾的人是经常听见从李氏的院子里传来鬼哭声!还有人说那里有僵尸!最后XX湾的人都搬走了,整个XX湾没有一个活人了,你们可千万别去!”

  李木易听到李氏一族时心里便翻起了巨浪!被灭族了!居然被灭族了!传说中那么牛逼的爷爷,在他的保护下居然有人能灭了李氏一族!李木易激动地喊道:“是谁?!是谁干的!”

  老太太见他激动的样子只当作他是被吓到了,摇了摇头说到:“不知道,李天那是活神仙,有谁能灭了他的族呀,大家都说那是老天嫉妒他所以才降祸李家人,让他们一族的人都做了李天的陪葬!”

  “不可能!”李木易一拳打到墙上,“怎么可能是因为这种荒唐的理由!我不信!”

  老太太被李木易的样子吓得愣在了那里。叶溪二人赶紧去拉李木易对老太太道歉:“对不起,老人家,他脑子有点毛病,您别理他。”

  老太太犹豫着点了点头对他们说到:“那你们先休息,我也该去睡了。”

  “好的好的,麻烦您了。”叶溪等老太太出去便将房门关了起来。看着痛苦的李木易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拍了拍他的肩膀让他节哀,说明天去废墟肯定能找到一些证据,不可能真像老太太说的那么荒唐。让他早点睡。

  一夜无话。

  次日清晨三人是被老太太叫醒的,看见桌子上老太太替他们准备好的面条,肚子早就饿得咕咕叫的三人狼吞虎咽的;两三口便解决掉了。吃完面以后李木易抽出一百元放在碗底,当作是感谢老太太的收留后拜别老太太又踏上了去废墟的最后一段路。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