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一个艳阳天,午后的闷热当真让人透不过气来。出租屋内的三人一兽全都像是休克般趴在地上攥取着唯一一点凉爽。大大小小一共四个风扇也不能驱走哪怕一点点的热气,就连那风吹出来都是热的。小饕餮伸着舌头趴在地上哼哼唧唧,或许是长时间趴在同一个地方将那地板也趴得烫热了,它便翻了一圈重新找了块凉快的地板趴了上去。只是这是杨子蔚却是不干了,他提起小饕餮将它放回原来的位置说到:“小东西,我晾了好久才晾凉快的地儿你就别来捡便宜了哈~”

  小饕餮无辜地眨巴着眼睛看着杨子蔚四仰八叉地趴在刚刚那块地板上,无奈地叹了口气踱着步子向另一块地板走去,还没待它走到哪里便听见叶溪慵懒的声音:“那里是我的。”

  小饕餮停了脚步委屈地站在那里,眼里的泪水越蓄越多,求助般地望向李木易喊道:“爸爸········”

  李木易见它可怜的模样心里不禁莞尔,但他也没有办法。因为连他都只有身下这一块地盘,其他的都被叶溪二人霸占了。李木易无奈地摇头:“过来吧,我腾点地方给你。”说着便挪了挪身子腾出一块小小的地方。

  小饕餮见他这样眼里的泪水大滴大滴地往下掉,片刻,眼中的委屈就化作了愤怒。只见它意味深长地瞪了一眼叶溪和杨子蔚便转身进了厨房。不一会儿便见小饕餮嘴里衔着两个盛着面汤的方便面盒子轻手轻脚地走了出来,只见它小心翼翼的先走到睡得迷迷糊糊的杨子蔚身边,低头将一个方便面盒子放到杨子蔚肚子上,接着又踱着步子走到正趴在地上小憩的叶溪身边将另一个方便面盒子一下扣到叶溪头上!汤汤水水里还有一点泡涨了的面条全都扣到了叶溪的头顶!

  “啊!这是什么!”叶溪蹭地一声爬起来,看着掉在地上的方便面盒和满眼挑衅的小饕餮。

  叶溪这么一吼把正睡得香的杨子蔚吓得腾地一下坐了起来,正好打翻了身上的方便面盒,汤汤水水流的一身都是!

  “呵呵呵呵~~你们两个都是老坛酸菜味的落汤鸡~呵呵呵~~”小饕餮举起一只爪子捂着嘴格格地笑。

  叶溪与杨子蔚对视一眼,双双恶狠狠地盯着小饕餮,张牙舞爪地向小饕餮扑去,那知小饕餮轻轻一跃便躲了过去,两人倒是狼狈地摔了个狗吃屎!

  “呀!呀!死怪兽!你看我抓住你不把你顿了汤才怪!”两人从地上爬起来又向小饕餮追去,奈何饕餮鬼灵精怪,两人上蹿下跳硬是抓不住它!李木易无奈的看着满屋乱跑的三个活宝摇了摇头,翻身躺去杨子蔚故意晾起来的地板上长长地舒了口气:“呼~~~好凉快~~”

  正在李木易刚刚才两块了一会儿的档口上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李木易看了眼正在追逐的两人一兽,唉···算了,还是自己去开吧。

  门打开,一个身穿白色背心和灰色沙滩裤,脚上随便穿了一双人字拖的老者正站在门口。

  “老王?快进来快进来。”李木易将身子侧开方便老王进屋。

  老王笑着点了点头抬脚便要进屋,在他刚踏进一只脚时,一个不明飞行物夹带着一股异味以飞快的速度向着老王砸了过来,低头进门的老王似乎感觉的一股异味扑面而来便抬起头去看,“啪!”一只人字拖正正打在老王脸上在他脸上印上了一个鞋印子。

  “哪个龟儿子干的!”老王一脸愤怒地盯着屋内正保持着追逐动作的两人一兽。二人一兽见印着鞋印子的老王一脸愤怒地瞪着他们都以最快的速度规规矩矩的以立正姿势站在原地。

  老王捡起地上的拖鞋捏在手里,瞪着眼睛打量着立正的二人一兽。饕餮不用穿鞋子,排除。杨子蔚的鞋子都在脚上,排除。叶溪打的赤脚,排除。嗯?不对,他扭扭捏捏的在做什么?

  叶溪见老王盯着自己看,脸上堆着笑也看着老王,只是右脚不停地将藏在身后的拖鞋往角落里踢。

  “还踢什么?我已经看见了!”老王被气得吹胡子瞪眼地对叶溪喊道。

  “嘿····嘿嘿····嘿嘿嘿····”被抓包的叶溪只能不停的干笑。

  B看H;正版v章节。☆上U酷/匠:O网w$

  “哼!”老王将拖鞋狠狠地砸在地上,警告般地瞪了叶溪一眼,径自走进屋里找了根凳子坐下。

  几人见老王不再追究,似乎有话要说的样子便都收起吊儿郎当的模样在老王身边席地而坐。老王见三人一兽都规规矩矩的坐在自己面前,轻咳一声从裤兜里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条递给了李木易。

  李木易不明白的额老王的意思,只接过纸条拿在手里睁着眼睛看着老王。

  “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字啊?看纸条!”老王似乎余怒未消。

  李木易听老王这么说便将纸条摊开,一行娟秀的字迹呈现在几人眼前-------想活命就老老实实的呆着!

  几人疑惑地看向老王,老王却只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也不知道,今早我起床去买菜的时候在门上发现的。”

  叶溪皱眉:“这是叫我们别去废墟?除了我们几人还有谁知道我们的事?”

  李木易皱眉沉吟了片刻说到:“不知道,不该还有别人知道才对!”

  “会不会是李木易的爷爷?”杨子蔚小心奕奕的提出这个疑问,然后得到了众人的一致鄙视。

  老王神情显得有些严肃:“如此看来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眼皮底下。又会是谁呢?看这字体像是女人写的。”

  几人思考了片刻,李木易是个纯屌丝,杨子蔚太小,饕餮不是人,老王太老。唯一值得女人关注的就只有穿得体面长得人模狗样的叶溪!

  叶溪见众人都看着自己,只苦笑着说到:“你们觉得凭我的性格和身体的状况我能有个红颜知己神马的嘛?”

  几人摇头,寻找记忆的第一步还未踏出就遇到了这样一个难题。这个写纸条的人会是谁?是否一直都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思及至此,李木易不禁打了个寒颤,他觉得自己就像是毡板上的肉,无力的只能任人宰割。

  短暂的沉默被小饕餮打破:“爸爸,这个人不是坏人。”

  几人听小饕餮这么说便将眼光纷纷落到它身上。小饕餮见几人都看着自己,弱弱的缩了缩头说到:“我虽然也不知道是谁,但是我看见这个字有一股很熟悉亲切的感觉,直觉告诉我他不是坏人,而且既然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这个人的注视之下,他要杀死我们是易如反掌的,但他却只是警告我们不要去废墟,说明真正有可能咬了我们性命的东西在废墟!”

  几人看着小饕餮的眼神中多了几分赞许,。是啊,既然此人对他们了若指掌,而他们在明此人在暗,想要他们的性命何等容易?既然喜人是友非敌,那····废墟,还能去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