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阳西下,忙碌的一天即将结束,彩色的灯光正准备迎接黑夜的来临,一间出租屋里出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嚎叫!

  “啊!!!我的蛋蛋!!叶溪你这个小人!你弄碎了我唯一的一颗蛋!你就不能轻点啊!!”

  李木易伤心欲绝地瘫坐在地上,看着眼前一滩黄黄白白的东西,愤恨地瞪着正悠然坐在沙发上挖鼻屎的叶溪。

  “你特么不是吃鬼嘛!你跟我抢个卵啊!这是冰箱里唯一剩下能吃的东西了!"叶溪一脸无所谓地把手上的鼻屎抹到沙发上:“不就一颗蛋嘛,再买一个不就行了,值得这么大呼小叫的嘛?”

  李木易气急!“你倒是说得轻巧!你当我高富帅啊!就那么点工资,早没了!早知道就不该把你捡回来!一个星期!一个星期你吃掉了我半个月的口粮!”李木易欲哭无泪地看着两厢空方便面盒子,恨不得一脚踢到叶溪脸上去!

  叶溪一脸痞子样把手搭到李木易肩膀上,抖着大腿说到:“别伤心别伤心,你伤心的样子太丑了!大不了我也出去上班帮你分担分担?”

  李木易拍掉他的爪子:“谢谢!不用你帮我分担!你啥时候能滚蛋就是对我最好的回报了。”

  叶溪耸肩:“你知道不可能的,我家老头子断气前不下于说了十遍,让我一定要找到你,让你带我去找你爷爷。”

  李木易揉着发疼的太阳穴:“我不是告诉你了吗?我什么都忘记了,除了李木易这个名字我啥都不知道。况且我曾经去找过身份证上的地址,除了一片废墟外什么都没有。”

  叶溪摊手:“SO,我必须跟着你,直到你恢复记忆,带我去找你爷爷。”

  李木易不解,“为什么你一定要找到我爷爷?”

  “不知道。”叶溪无所谓的耸肩。“好像是跟我的身体有关,我给你说过,我是一个怪物,我打娘胎里出来就死了。我爷爷生了六个孩子,只有我爸一个是男的,所以我更是我家的独苗苗,我爷爷强行把我的灵魂拘禁在我的身体里。但是我的肉身已经死了,死了就会发臭,会腐烂。哪怕的灵魂依旧在身体里。于是我妈就成了牺牲品,她求我爷爷逆天改命,将她的阳寿改到我身上。于是我有了温度,有了呼吸。为此付出的代价就是我妈的命和我爷爷的健康,老头子在床上躺着二十年,受了二十年的罪,快死了才清醒过来。可是我还是一个怪物,我不用吃饭,但我却必须吃灵魂,否则我就会衰弱,会陷入沉睡。我不会死,因为灵魂被永远囚禁在身体里,地狱的人也拿我没办法,但我却会痛。老头子临死前让我找你爷爷,也许是因为他能帮我改变现在的状况,也许,你爷爷能让我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李木易皱着眉头沉吟了一会儿开口到:“可是我根本什么都不记得了,我出生的地方已经变成了一片废墟,也许,也许我爷爷已经死了呢?”

  叶溪深深地叹了口气:“也许吧···”

  在这么沉重的气氛里,李木易的肚子却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最后,在两人翻箱倒柜进行地皮式搜索后,在床脚下的犄角疙瘩里翻出一枚一元的硬币!够买个蛋了!

  华灯初上,下班高峰期的车道是一定会堵车的,幸好他们俩都没车,要不就得跟那群傻逼似的堵在路中间焦急的按喇叭了!

  李木易内牛满面地从超市出来,后面跟着一脸幸灾乐祸的叶溪。

  “妈蛋!一个鸡蛋都要一块二!收银那个小妹子我记住你了!两毛钱都不肯少!等老子以后有钱了换十万个一毛的硬币砸死你!狗眼看人低!你!再笑!再笑给老子滚!”李木易悲愤地捏着那枚硬币!这世界真太特么现实了!他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就在李木易对这个世界快要绝望的时候,耳边响起了一个优美的声音----“盆友,鸡蛋要伐?”

  李木易激动地望着眼前这个身穿白衬衣,手捧一颗鸡蛋,面容俊秀,身材娇好,心地善良的小伙子,热泪盈眶地说到:“要!要!谢谢!你是好人!”

  小伙子灿烂一笑,伸出右手摊开手掌:“正宗土鸡蛋,两元一个!”

  李木易惊恐地望着眼前这个身穿白衬衣,手捧一颗鸡蛋,面目可憎,五短身材,蛇蝎心肠的小屁孩呲牙咧嘴地喊道:“人家卖黄牛票,你特么卖黄牛蛋!超市都才卖一块二!你要两块!”

  小伙子竖起食指摇动“NO!NO!NO!我这是正宗土鸡蛋,两元一个很便宜的啦!”

  李木易越看他那傻逼样越不顺眼!“土鸡蛋?公鸡蛋老子也不要!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说完转身便走,小伙子紧跟其后。“那,咱再商量商量?一块五你看怎么样?你看这蛋骨骼奇异,根骨奇佳,成色自然,珠圆玉润··”

  “不要!”

  “一块二!最低价!我这可是正宗土鸡蛋!一块儿也不贵,不用回家开个家庭会,”

  “不要!”

  “一块!挥泪大甩卖!不要两块更不要一块五!现在只要一块,正宗土鸡蛋你带回家!”

  “不要!”

  小伙子看李木易是铁了心不要了,要是蛋交不到他手上那他无论如何都不会原谅自己!一咬牙!一跺脚!一横心!

  “五毛!”

  “成交!”李木易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夺过蛋,将硬币放到小伙子手里,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抖着大腿看着小伙子。

  小伙子一脸气愤地指着李木易:“你!你!你你你!”

  “我?我?我我我?我怎么了?找我五毛!快点!”

  小伙子嘴一翘,头一偏,大有视死如归的味道说到:“没有!要钱没有,要命一条!”

  O,最1新章R☆节8,上r`酷S匠网~g

  李木易见他一脸稚气,最多不过十七岁也懒得和他计较。“没有就算了,那五毛当大爷赏的!”小伙子默默地在心里竖起中指,小声地嘀咕到;"反正这蛋本来就是你的,又不能吃,白赚一块钱~“李木易没有听清,但叶溪却听了个清清楚楚!他一把抓住小伙子的衣领,凶神恶煞地瞪着小伙子:”你说的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这个蛋本来就是他的?为什么不能吃?你是什么人!“小伙子被他突如其来的激动吓得脸色苍白,结结巴巴的说到:”那、那个蛋是我爷爷临死前叫我今天晚上站在这里,看到一个眉中有痣,右眼下方有泪痣的男人就交到他手里的!那个蛋摔不碎,煮不熟,根本就不能吃。“李木易咆哮了!”不能吃你还卖给我?!还钱!“叶溪并不理会李木易,只开口问小伙子:“你爷爷?你叫什么名字?你爷爷是不是叫杨恩成?你父母呢?”

  小伙子惊疑不定的望着叶溪:“你,你怎么知道我爷爷?我叫杨子蔚,我父母在我一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被我克死的。

  叶溪放下杨子蔚的衣领,颓然的抹了把脸。杨恩成也死了,自己的爷爷也死了,李木易的爷爷李天也祸福难测,三个老家伙都基本嗝屁了,自己,真的只能一辈子以这种样子活下去吗?活生生的看着自己的身体老死,发臭,腐烂,生蛆!最后变成森森白骨还行动自如?!呸!他到宁肯出生的时候爷爷没有救他!

  杨子蔚小心翼翼地问叶溪:“你怎么知道我爷爷的名字?”

  叶溪叹了口气娓娓道来。

  原来叶溪的爷爷叶剑,李木易的爷爷李天,杨子蔚的爷爷杨恩成是同们师兄弟,三人同生共死,情同手足。其中叶溪的爷爷年龄最大,便排行老大,李木易的爷爷小一岁排行老二,杨子蔚的爷爷最小排行老三。当时三人可谓是道法上的风云人物,风光无限。看过火影忍者的人可以将他们理解为三忍。后来文革,破四旧,三人各自隐姓埋名成家,从此几十年,念念不相见。本来叶溪以为找不到李木易的爷爷李天还可以去找杨恩成,可是现在连杨恩成都死翘翘了,也许再也没有人可以帮他了。

  李木易虽然想不起来关于爷爷的一切,但是听叶溪这么说却很羡慕爷爷能有这样的兄弟!

  他看了看一脸稚气的杨子蔚,一个十七岁的孩子,失去了唯一的亲人,一个人孤苦无依四处漂泊,自己太了解那种感受!便问杨子蔚:“那你有地方去吗?”

  杨子蔚神色黯淡的摇了摇头。

  李木易重重地叹了口气,看来他又得捡回一个拖油瓶了。今晚还是找老王借点钱吧,不然两张嘴只能饿死了!以后要控制叶溪的食量!反正饭对他来说只是零食,那就三天吃一顿好了!嗯······还是一个星期吃一顿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