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被王希妈气得险些吐血,她转身跑进王希的卧室里,趴在床上,眼泪忽然就止不住的流了下来,门外仍然是王希妈的大吵大闹声,还能隐隐听见王希也在叫嚷着,席恩和觉得自己的世界有一次天塌地陷了,她把枕头蒙在脑袋上,试图阻隔那喧嚣的吵闹声,可是心却怎么也安静踏实不下来,她咬着牙,忽然觉得王希自从认识自己以来,安静的生活就变得天翻地覆,他本来应该是众人瞩目的,他的岁月也应该宁静温馨,而她带给王希的除了累赘还是累赘。

  她从床上爬起来,拉过行李箱,从进门儿到现在还没有半天的功夫,行李都没来得及放好,金奎妈说的话果然没错,王希那么优秀,他妈又怎么可能接受自己这样一个女人呢,背负着家庭负担和一个女儿,还没有离异的身份,这样突如其来的要插进他们的家庭,成为不可或缺的一员,席恩和想想都觉得不可思议。

  她推开门,王希听见声音转过头,看到她拉着行李箱愣了一下,然后走过来,死死攥住她的手,语气有点急促惶恐。

  “这么晚了你去哪儿啊?浙江你都不熟,去大街上住么?”

  席恩和咬着嘴唇,忍住想哭的冲动,拂开王希的手,“来的路上你跟我说,你虽然在浙江,但是和你爸妈每个月也见不上一面,忙着工作忙着应酬,好不容易回来一趟,好好陪陪伯父伯母吧,我在这儿怪不讨人喜欢的,我还是走吧。”

  王希妈从鼻子里冷哼了一声,背过身去,王希爸觉得有点过分,就推了推她,站起来朝着席恩和点了下头,“姑娘你别往心里去,他妈就这样,刀子嘴豆腐,就是舍不得儿子,一眨眼都要成家立业了,还以为是小孩呢,你别难受,今天晚上就在家里住下来吧,明天你跟王希一起走,我们也不留着了,有什么事呢坐下来好好谈谈,其实我们还是比较尊重王希的想法,既然他能把你带回来,我想肯定你也有你的过人之处,王希很早就去外地读书工作,所以他的眼光我很相信,可能一时半会儿对于你的人生经历我们还无法接受,但是慢慢来吧,夫妻还需要时间磨合,何况咱们初次见面呢。”

  席恩和握着行李箱的拉手,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王希看在眼里紧紧握着拳,他特别心疼席恩和,从最初看见的那一眼,到沦陷下去的那一秒,他都希望如果自己可以永远不让她哭该有多好,当他现在看着席恩和因为他的缘故,他的家庭的缘故,再次伤心欲绝,他忽然觉得自己那么无能,即便拥有了全世界,仅仅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了的滋味儿,都足以让他撕心裂肺。

  “谢谢叔叔,我不待着了,给您添麻烦了。”

  席恩和说完扭头看了一眼王希,他紧张的要命,伸出手死死拉住席恩和的胳膊,“你去哪儿我跟你走。”

  酷{I匠v网L首u发

  “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王希母亲“腾”地站起来,目光死死盯着王希,四目相视的瞬间王希忽然颤了一下,孝顺如他,还真是第一次和母亲这样怒目相向。

  席恩和觉得自己在这儿再也呆不下去了,与其面对所有人的敌意不如选择干净潇洒的离去,最起码还不至于被人看得太低,她用力拂开王希死死攥着自己的手,头也不会的推门奔了出来,王希抬腿就要追出去,王希母亲忽然一拍桌子站起来,“你敢走出去试试!”

  他愕然愣住,握着拳头,一双眼眸猩红,“妈你一定要这么逼我么?”

  王希母亲也是愕然,“我不是逼你,是在把你往正途上拉回来!”

  “让我放弃我最爱的女人就是拉我么?”

  他怒吼回去,脑海中闪过的全都是十字路口席恩和瘦弱无助的背影如何彷徨失措,他再也顾不上什么,哪怕与全世界为敌反抗,他都不愿错过伤害席恩和,她已经被所谓的荆棘人生麻痹得快要毫无知觉了,最后的一丝希望,他怎么忍心给了之后再破灭。

  “你听不听我的话,一个有孩子有婆婆的女人,你娶回来怎么过日子,帮那个在监狱里的男人照顾孩子照顾妈?他们还没离婚,儿子你傻啊,等那个男人从里面出来了,你不是亲眼看着自己戴绿帽子么,席恩和真要是那么有情有义的人,她可能跟着你么?”

  王希低着头,紧紧抿着嘴唇,心里如波涛汹涌的滋味儿几乎将他整个人都要吞没,他看着大开的门,外面的脚步声再也听不见,也许席恩和已经走出去好远了,离开了这个小区,他还能找到她么,那么漫长的人生冰冷的岁月,如果只是擦肩而过,那么王希,你还是个男人么?

  他咬牙抬起头,默默的注视着自己的爸妈,忽然跪下磕了一个头,这个突如其来的举动把两个人吓得手足无措,王希妈默默的看着,想要过去扶起来,却发觉他僵硬的脊背挺得那么直,这是王希最固执的表现,只要他想做一件违背家人的事,他就会这样,这是无可挽回的表现。

  王希的母亲闭上眼,静静的把手垂下来,她能听见他站起来飞奔出去的风声,还有在门外渐行渐远的脚步音,她无力的坐下来,王希父亲俯身拍了拍她的肩膀,语重心长的叹息,“孩子们的事,我们老了,不要管了,让他们记恨我们,何必呢,你我都是过来人,不也一样好好的么,王希执着,从小就是,不撞南墙不回头,与其你让他和你破裂,不如就看着他走下去,到哪一步就算哪一步,实在不行,我们还在后头呢。”

  浙江的街头,凝重的烟雾朦胧,仿佛一沉进去,就再也找不到了一样,王希从来没有这么无助茫然过,就好像半条生命都被输了进去,他飞奔在每一条路口每一个角落,试图找到那个让他牵肠挂肚心疼不已的身影,车水马龙人来人往,山海连成一片,蜉蝣一般渺小的人烟,脆弱得如同一粒沙。

  那是一个天桥,残阳如醉,傍晚绚烂得令人痴迷,他不经意望上去,果然一缕浮烟般的她,在那里静静的伫立着,落寞孤单得如同一幅画,这一刻王希觉得所有喧哗都停止了,世界里唯有她才是真实存在的,他飞奔过去,每一级都走得踉跄仓促,好像下一刻那抹苍凉的身影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她听见叫喊声回过头,握着行李箱的手无声垂下,她愣住,以为自己看错了,直到下一秒身体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被包裹得死死的,她忽然哭了出来,不知道要说什么,把头埋首在他的肩窝,柔软得如同一只刚出生的猫。

  “怎么这么固执呢,说走就走,你让我怎么办,还好没走远,不然我们就散了,在人山人海中散开了你知道么?”

  王希的声音虽然那么急促责怪,却温柔得像水一样,一触即破的柔软,她点头,泪水肆意横流。

  “我不想让你为难,你爸妈不容易,最后满心欢喜盼来的儿媳妇儿,竟然是我这样的女人,我都害怕会把他们气着,对不起王希,你还是让我走吧,我怎么忍心让你因为我众叛亲离呢。”

  他听着她说,手却抱得越来越紧,心里哽咽住,她让人心疼得都会窒息,每一句话都戳中别人的死穴,善良得都不像是这个浑浊世界里的人,他拿什么保护她拯救她呢,只用这一辈子的爱么,或许都不够。

  他低下头,下巴轻轻摩挲着她的额头,酥痒的感觉她想要躲开,去被他用手指霸道的勾住。

  “只要你不离开我,众叛亲离我也在所不惜。”

  ——番外:

  2009年,从中国A城飞往法国巴黎的477航班坠落大西洋,机上乘客无一生还。

  在为期两年的打捞遗体中,苏锦年等待得望眼欲穿,几乎消瘦得不成样子,最终只等到了顾念琛口袋里遗落在海水里却漂浮上来的一枚钻戒,上面刻着一个锦字。

  回家之后打开邮箱,那封五年前停电的那个黄昏,她本来次年就该收到的邮件,却因为她的疏忽大意没有看到,那是顾念琛对她说的最长的一句话。

  ——锦年,我发现我爱你,如果还不晚的话,你等我。

  那一夜,哭的天翻地覆。

  次日凌晨,法国罗杰.詹姆斯夫妇向警务署报警,旁边的出租公寓里发现一具女尸,死亡时间大约在前一晚的午夜,警察赶到时,旁边唯有一枚钻戒,死者无人认识,断定为自杀,年仅二十九岁。

  ——我终是陪你葬身海底,尸骨无存。

  ——来生开出的最美的花,同生共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