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跟着王希回到浙江的这一天,出了火车站天都是昏黄的,傍晚的太阳挂在地平线上面,摇摇欲坠的,有一种垂死挣扎的意味,她紧了紧身上披着的风衣,王希拉着行李箱紧张的搂住她肩膀,“冷么?”

  她仰起头笑着,“不冷,我在北方呆惯了,其实南城比北方暖和得多,不知道今天怎么这么冷。”

  王希摘下自己的围巾给席恩和围上,白色的呵气在眼前铺天盖地的缭绕开来,席恩和莫名觉得特别心安,她笑着注视着王希,他长得真好看,清秀的眼眸,幽邃的目光,浓黑的眉毛还有挺拔的鼻梁,席恩和觉得自己特别幸运,每一段寂寞伤感的旅程都所幸能得到同行的知己,而王希对她而言已不仅仅是一个知己,更是救了她在海底挣扎的恩人,带着她露出海面呼吸,求得了新生。

  “我给你爸妈买的东西,他们能喜欢么?”

  席恩和站在小区门口,忽然紧张的停下脚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买的大包小包,各种营养品还有烟酒,她总共才三千块钱,全都搭进去了,如果不是离开A城时王希给小草和金奎妈留下了一万的生活费并承诺以后每个月都给他们打过去三千元,那么也许席恩和都不敢冒然把酒吧的工作辞了。

  她没告诉金奎自己做陪酒女,她知道男人都是如此,可以接受一个有过婚史生过孩子的女人,毕竟时间阴差阳错是他主宰不了的,但就是无法接受一个在烟花之地的女人,他觉得那是对自尊的亵渎和对颜面的侮辱,一个自尊自爱的女人不可能任由自己堕落风尘,但是席恩和也觉得不公平,他们看到的是表面的肤浅,却怎么忘记了一个女人在世间生活的艰辛和委屈呢。

  “喜欢,我能把女朋友带回来他们就高兴,你知道我这三十三年怎么过来的么,从我大学毕业开始到现在,我每天都能接到我妈逼婚的电话,所以我才跟他们分开住的,其实从我公司到家,开车的话也就一个小时,比我现在的租房都近。”

  席恩和稍稍松了口气,其实她清楚,王希不过就是安慰自己,他握着自己的手时掌心的热汗席恩和分明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份太特殊了,一个犯人的妻子,一个还带着女儿和婆婆的女人,如果席恩和自己有个儿子选择了这样的女人带回家,也许她都会疯的。

  果不其然,席恩和的顾虑真的成真了,当王希向他爸妈表明了自己要和席恩和结婚并愿意赡养她的婆婆和女儿时,他的母亲几乎疯了一样,席恩和看到了,如果不是王希的父亲在桌子底下死死按住她的手,或许他妈都会站起来甩自己一个嘴巴。

  勾引儿子的狐狸精。

  这是席恩和在苦笑中唯一能想到的他母亲眼里的自己的形象。

  王希一家和席恩和一起陷入了无边无际的沉默中,那种寂静的气氛让席恩和特别害怕,如同等待宣判的死刑犯人一样,命运掌握在一念之差,左边是天堂,右边就成了地狱。

  “我没想到,希儿,你真让我大失所望,你作为律师,我以为你的心智要比同龄人成熟得多,你已经三十三岁了,还能玩儿几年,你现在选择的对象,应该是能陪你走过一生的可以结婚女人,而不是你一时兴起选择的玩伴。”

  酷49匠网唯一正lY版:,W其:!他》都/是盗@版't

  “我从来没想过和席恩和在一起是为了找个玩伴。”

  王希皱着眉头,对于母亲的话他觉得特别难以理解。

  “妈您当初跟我爸也不是第一次吧,我爸说过,他娶您的时候您就是二婚,您第一任丈夫是死于非命的,妈您对有过婚史的女人就这么排斥,那您自己呢?”

  王希的话把他母亲的脸色瞬间说得难堪下来,王希的父亲也低下头,有些责怪的口吻,“恩和还在这儿呢,你说话注点意,那是你妈,有你这么开门见山的么,大人之间的事跟你没关系,现在说得是你们。”

  “我没觉得席恩和跟我妈相比有什么不一样的,都是追求幸福的女人,不能因为我没结过婚就觉得我们不合适,相反,一个没有婚姻经历的男人就是一个不完整不成熟的男人,席恩和能够包容我将就我,我觉得这太难得了,我不明白你们还想要什么!”

  王希妈也愤怒急了,拍着桌子和儿子僵持起来,席恩和特别茫然无措,她还没来得及向他爸妈表明自己和王希在一起的信念,他们就为此争执起来,这让她懊恼也自责,她站起来,轻轻的握住王希的手,“别闹,让我跟阿姨说。”

  王希张了张嘴还想说什么,也终是因为这句话咽了回去,他默默的坐下,静静的望着一桌子都没动筷子的饭菜愣神,王希妈也在怄气,铁青着一张脸沉默不语。

  “阿姨,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觉得我有过历史,向您这样好的家庭,我的确配不上,但是我对王希也是真心实意的,我什么都没有,也只有一颗坚决陪他到老的心了,我还没离婚,但是如果你们能接受我,我已经和我婆婆商量过了,我可以和金奎离婚,但是金奎妈永远都是我婆婆,好歹她以前照顾过我,我不能无情无义,她已经失去了儿子,不能再失去儿媳妇儿了,至于小草,她是我女儿,这点我和王希明明白白的讲过,我们达成了共识,我没打算图王希什么,也是一颗心换一颗心而已,阿姨您要是对我有成见的话,我可以和您解释,请您别动气,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到来,再把您的家庭搅得不可开交。”

  王希母亲默默的听她说完,还是带着怒气的冷哼了一身,“姑娘你要是真打算为了王希好为了我们家好,我就求求你放过他吧,他没接过婚,也没谈过恋爱,你别坑害他了行么,我真没想到他最后领回来的是你这样的女人,我不是对你有成见,既然你也听见了,我就不瞒着了,正因为我当初是二婚嫁给王希他爸,所以我们现在打起架来我没少落埋怨,我不希望我和我先生的悲剧在我儿子和他媳妇儿之间重演,当妈的我不能不拦着他迷途知返,你结过婚有了孩子带着累赘嫁给他,你不是害了他一辈子么?再说姑娘你自己觉得你配得上我儿子么,他可是法学系的高材生啊!我不想我儿子就这么不明不白的糟践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