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恩和跟着王希再次回到了A城,她之所以要回来,是为了去医院把自己的婆婆和小草一起接到浙江,苏锦年离开后请了一个保姆照看孩子和婆婆,婆婆也出院了,住在他们原先的家里,王希承诺,他愿意像对待席恩和这样,无私的接纳金奎的母亲。

  其实席恩和觉得金奎真的是个特别幸运的男人,她并不是因为自己在这样的条件下还愿意不离不弃才这样想,而是因为在他杀了傅吟一之后,竟然连刑警都愿意帮助他上诉求得减刑,而王希,也同样愿意为了席恩和,去接受一个和自己本来没有任何交集的家庭。

  但是席恩和没想到,婆婆对于王希的到来很排斥反感,她几乎是拍着大腿哭着要王希滚出去,王希也没想到这个在席恩和嘴里那么通情达理的老太太竟然这么愤怒,他有点茫然惶恐不知所措,站在门口的位置,默默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小草已经两岁了,出落得简直和金奎一模一样,同样白皙的皮肤精灵的大眼睛笔挺的鼻梁,只有嘴巴像席恩和,很小和很红,王希第一眼见到她,是她端着水杯走过来,高高举过头顶,递到王希的手中,甜甜的喊了一声“叔叔喝水。”

  他觉得这个女孩乖巧漂亮,有一种早熟的淡然和温静,他蹲下来伸手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脸蛋,小草只是微笑,谦卑而友好,这种笑容再次融化了王希的心,也坚定了他一定要照顾席恩和的意念,他站起来拉着小草的手,看着金奎妈,“阿姨,我和席恩和来,没别的意思,我也知道有点冒昧,但是恩和已经跟您提前说过了,我也不知道您为什么这么大敌意,我在浙江有房子,我是自己一个人住,我爸妈的确在那边,但是我们不在一起,所以恩和说把您和小草接过去,我就同意了,毕竟只有我一个人的房子,人多也热闹,而且恩和孝顺,这点我很看重,您自己这么大岁数了,在A城也没法过啊,我不是一时的新鲜,您跟我们回去了,以后要是我对恩和不好,您不是还能帮她撑腰么。”

  王希笑着,金奎妈只是低头沉默不语,席恩和站在旁边有点尴尬,她没想到老太太对王希这么排斥,而在她几乎又要动摇放弃的时候,王希那番话让她百感交集,如果一个女人在历经浮沉后还能保持最初的纯真,那么一定是背后有一个男人,给了她藐视一切的勇气。她庆幸自己兜兜转转总算遇到了这个人,如果当初早一点,在金奎出现在她生命中之前,也许席恩和的人生,就会和现在不一样了。

  “妈,跟我们回去吧,浙江那边气候好人情好,适合您生活,您不是说农村长起来的不适合大城市么,跟我们去南城吧,我和王希会孝顺您的。”

  金奎妈仍旧一言不发,却抬起头,伸手朝着小草摆了摆,小草听话的走过去,虽然靠在老太太怀里,眼睛却仍旧死死盯着王希,还挂着点笑容。

  王希觉得自己看见小草的那一刻就如同看见席恩和的瞬间,如沐春风身心荡漾,这个女孩子其实命很苦,才出生就没有了父亲,跟着身子不好的奶奶一起生活,妈妈四处漂泊,如果换做任何一个人,或许都承受不住,可这个小姑娘却用她特有的坚强和瘦弱的肩膀帮着一起撑起了这个家,王希觉得自己如果可以,他想给这对母女一个安稳幸福的家,至少遮风挡雨,至少没有人敢欺凌。

  但是这一次回来A城几乎到最后还是不欢而散,席恩和没有等到老太太点头,也没能如愿带走小草,临去机场的时候,他们吃了最后一顿饭,席间老太太喝了点酒,似乎有点借酒消愁的感慨,席恩和看出了她有话要对自己说,吃完饭后就让王希带着小草去外面玩会儿,自己则搀扶着老太太进了屋里,果不其然,刚刚坐在床上她就忍不住老泪纵横。

  “恩和妈知道,如果没有王希律师,金奎根本不可能判了有期,这就有个盼头呀,妈特别高兴,我再恨金奎,他终究是我的儿子,我不忍心他死,我现在觉得活下去都有个希望了,我想在死之前再看一眼他,所以妈撑着,撑着这口气再活个十几年,活到他出狱那天,妈知道为了金奎你做了不少事,你跟妈说句实话,是不是为了帮金奎,你才跟王希在一起的?”

  席恩和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老太太对王希总是耷拉着一张脸,敢情就是因为这点芥蒂,她笑着去搂老太太的肩膀,“妈您琢磨什么呢,我跟王希可不是因为这事儿,您以为我报答他才以身相许的呀,您想多了,再说了,您儿媳妇儿哪儿有那么值钱啊,都当妈的人了,人家王希可是单身未婚的青年俊杰,您倒是真高看我,不过不瞒您说,我也确实因为金奎这事儿才认识王希的,所以多少和金奎有点关系,他没收我钱,就直接做了金奎的辩护人,您知道没有个十万二十万的根本请不动他出山,所以我确实感激他,但是他也对我好,我是因为被感动才答应他的,而不是为了报恩。”

  老太太扬着眉毛看着席恩和,“真的?那他那么好么?”老太太说完忽然叹了口气,“妈知道,金奎伤你太深了,有个男人对你稍微好点,你就觉得感动,妈可得告诉你,你生过孩子,又没和金奎离婚呢,我听王希说,他爸妈就在浙江生活,虽然不住在一起,但是就挨着,一个城市里,那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打算跟着他回去以什么身份和他爸妈相处呢?要是打算结婚,就得和金奎断利索了再跟着王希走,不然你们也过不到一起去,不是妈咒你,这是事实,王希要是一般老百姓也就完了,还是个有本事的人,人家爹妈要求能不高么?”

  席恩和没说话,两只手握在一起,搅来搅去的,好像心里也没底,王希带着小草也回来了,买了不少的吃的,坐在客厅里不知道说了什么,逗得咯咯的笑着,金奎妈欠了欠身子往门外探头,推了席恩和一把,“你想好了就做决定吧,妈都支持你。”

  席恩和抿着嘴唇犹豫了一会儿,“妈,要是我为了追求幸福,真和金奎离婚了,您会怪我么?”

  老太太愣了一下,忽然眼圈红了,低下头唉声叹气的抹眼泪,“不怪,妈不怪。他再出来都十五年以后了,你总不能等他那么多年吧,再说了是他不会,当初他和傅吟一搞到一起也不管不顾咱们了,他想过你么,恩和你想离就离,妈也不跟着你们去,要是王希愿意,把小草带着,不愿意妈给你养着。”

  更H新{《最D快D)上酷《e匠=M网vR

  席恩和忽然掩面哭了,她心里那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儿把她紧紧的包裹起来,密不透风无处可逃。

  她不知道是不是岁数大了都喜欢多愁善感,转眼三十了,女人到了这个年龄都喜欢患得患失么,她看着金奎妈老泪纵横,也忍不住泪流满面,这种感觉让她很不习惯,这么多年面对什么风雨都咬牙挺过来了,怎么会在要看见幸福曙光的时候就缴械投降了呢。

  席恩和抱着金奎妈,轻轻的喊着她,王希站在门外目睹了这一幕,他拉着小草的手更加紧了紧,忽然在心里忍不住发誓,如果这辈子他和席恩和可以走到最后,无论几十年风雨兼程,他都愿意让她的脸上,再看不到一滴眼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