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希的柔情攻势是席恩和最害怕的,也是女人最容易沦陷的。

  带着点少年时代无所畏惧的冲动,还有成年人的那种百般温和的顺从,席恩和一直以为自己会是个幸福的女人,得到上苍眷顾的女人,可是现实残酷得一次又一次将她打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她只能垂死挣扎着,一点一点渴盼着活下去的希望,而王希便是一缕生的阳光,给了她把手伸上去攀住悬崖峭壁的力量。

  她于是死死的抓住,哪怕那根荆条刺手刺得血肉模糊,让她疼得龇牙咧嘴,但是只要还有力气,她都誓死不愿放开,一边是柳暗花明见到生的下一段旅程,一边是万劫不复的悬崖底,尸骨无存粉身碎骨。

  可是席恩和在答应和王希在一起的时候,却万万没想到他们的之后的人生会是这个样子。

  他对席恩和很好,好到她有时候都忍不住患得患失,害怕他终会有一天觉得累了,再悄无声息的离开,或者重复她和金奎的悲剧,在岁月的无声打击中,变成一汪冰冷刺骨的回忆。

  可是事实让她觉得自己苦尽甘来了,老天终于在剥夺了她的幸福给了另一个女人之后,以另一种方式还给了她。

  如果说金奎是一块宝石,他对爱情的执着和对生死的间接让席恩和望而胆怯,她想或许这辈子她都做不到如他那般忘乎生死的去爱一个人,尤其在经历了那么多的背叛,她更不会敞开心扉,因为一颗脆弱如玻璃般的心怎样经历下一段遍体鳞伤呢,而王希就像一块璞玉,经过人世间最沧桑的雕琢,浮现出他本身惊心动魄的美丽,还有竟岁月洗涤沉淀的动人心弦的优雅,以致于席恩和再次忍不住的沦陷进去,不同于对金奎,那种在浮沉中抓到的一根救命稻草,而是在人生跌跌撞撞的游荡中,终于不再是一个孤魂野鬼,而是有了生命赋予灵魂的肉身。

  离开浙江那一天,席恩和特意回到了男子监狱去看望金奎最后一眼,拿着王希递给她的一千块钱,交到了那个女警手上,嘱咐她每到逢年过节自己来不及赶过来的时候,买点营养品给金奎补补身子,他虽然也是普通老百姓家里长起来的,吃过苦受过罪,但是毕竟在监狱这种地方,一般人还是经受不住的,女警点头收下,看了一眼站在席恩和身后的王希,他笑容如初,温和浅淡,一看就是被爱情滋润着的样子,女警笑着指了指里面,“打算一起进去,给金奎看看?”

  席恩和抿着嘴唇没有说话,回头看了一眼王希,他点点头,“你自己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或许不方便,你也别提我,既然打算好好跟他最后见一面,何必弄得都不愉快呢,我毕竟对于你们而言,是个无关紧要的人,不属于他的故事里,就不再插进去了。”

  席恩和点头,沉重的步子终于迈出去,她有点害怕,下一刻一旦看见了他,会不会难过得泪流满面,自己到底也还是背叛了他,还没有离婚就已经开始了下一段爱情的旅程,这算不算一报还一报呢。

  女警站在门口吩咐另一个狱警去监狱提见金奎,然后回头看着王希,“真没想到你等了这么多年,终于等来了你的女主角,却是从别人的童话故事里走出来的,在你这儿演续集。”

  王希愣了一下,有点不解,“你这意思,我可以理解为,是对我选择了席恩和很惋惜么?”

  女警偏着头想了一会儿,“也不算,她其实还不错,特别坚韧执着,这在现在这个社会很少见了,毕竟女孩子越来越物质越来越拜金,对待感情特别淡漠,而席恩和还能够不计前嫌赡养金奎的妈,也就是她自己本可以推卸掉的婆婆,我觉得挺值得敬佩的,但是你这样的条件,还是有点不搭配,毕竟她都为人母了,你应该找一个完完全全属于你的才对啊,等了这么久最后的结局,让人很看不透。”

  王希笑着坐在门口的台阶上,沐浴着南城小镇最温柔的阳光,好在这是冬季,南城不冷,温和的风很舒适,,没有北城的凛冽刺骨,尤其在他得到了席恩和之后,他莫名觉得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很明媚,和从前看到的完全不一样,似乎到处是新的,而他对人生也格外充满了期待,这样的心情让他特别惊喜,于是每一天都是小心翼翼的对待,即使之前他特别看重在意别人的看法,但是现在即便全世界的人都站在他面前,对他说,席恩和这个女人并不适合你,她配不上你。王希想或许自己都不会放弃,生活终究还是要过给自己看,不能为了别人改变初衷,就好像你一辈子经历的爱恨情仇,最后在老了的时光下,还是要自己回味,对别人,仍旧无关痛痒。

  “我觉得她值得我爱,这就够了。”

  他忽然转过头来,眼眸深处有一抹心疼的神色,“你知道我最初看见她的时候,忽然就那么沉沦了,她安静怯弱得不像这个年岁的女人该有的,那种纯真不做作还很真实深刻,我以为她只是茫然拘谨,而之后的几次接触我发现这是她骨子里的东西,很美好很纯粹,我希望我可以保护她一直这样下去,你说岁月总共才几十年呢,如果我不把握住了我想要的,也许这辈子错过了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其实我还有个私心,我不希望金奎出来,我害怕席恩和这么单纯的女人,还是会回头选择他,我岂不是为了他人做嫁衣?但是你无法想象,即使再铁腕凌厉狠心的男人,面对她那么澄澈无助的目光,我想也狠不下心让他失望,于是我想尽了一切办法,把一个杀人要偿命的犯人从死刑变成了有期,我想这一定是我这辈子做的最漂亮的一场辩护。”

  女警听他说了这么多,忽然心里觉得空落落的,好像这么多年等待的都在这一刻尘埃落定,她淡淡的笑了一下,捂住胸口那个微微有些疼痛的地方,“这就是爱情的力量吧,王希,真的恭喜你了。”

  68更aX新D最"@快上kq酷匠网/{

  半个小时之后席恩和从监狱里面走出来,她的目光有点凝固,一抹忧伤的神色从脸上一闪而过,很快被遮掩下去,但是王希还是看了出来,他走上去紧紧握住她的手询问怎么了,席恩和没有说话,只是摇头勉强笑着,从后面跟出来的狱警走到女警旁边低声说了几句,女警脸色有点惊讶,摆手让他离开,然后稳步走过来,拍了拍席恩和的肩膀,“没关系,也许相见不如怀念呢,到底他对不住你,无颜罢了,你别多想,你有什么话告诉我,我帮你带到,他总不至于连我也不见吧。”

  席恩和转过头,张了张嘴,终究还是欲言又止咽了回去,“谢谢你了,不用了,也许相见不如怀念,你说的挺对的,就这样吧。”

  王希和席恩和从监狱的大门里走出来,午后的阳光慵懒随意带着点蓬松温和的感觉,打在人的脸上和身上,暖洋洋的,很舒适。

  她回头看着紧闭的铁门,肃穆庄重的气氛让她望而生畏,这里面有金奎,有他最美好的人生,也埋葬了席恩和最初的婚姻,最真的爱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