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锦年再次离开A城来到法国的时候,正是这一年烂漫的夏季。

  没有冬雪连绵阴沉的天空,没有布满藤蒂的欧式古宅,只有一片绿意盎然的法国梧桐,在绚丽的不似真实的阳光下尽情伸展着腰肢,那幅景象让苏锦年恍然大悟,也许她一直追随的不是生活了二十八年的A城,而是心底最隐秘的,属于佛罗伦萨最悠扬的古巷。

  苏锦年觉得自己最适合的城市就是这里,没有繁华和喧嚣让人无所遁形想要逃避,没有热闹的人山人海拥挤得不真实,没有A城的浮躁和虚伪,没有人心不古。

  倘若那条古巷最深处的路,已经被青苔蒙蔽,那么也许她来的刚好,还能看到最后的真面目。

  ——我愿为你奋不顾身漂洋过海翻山越岭,握紧手下个轮回都不曾离弃,若花开下一季,我还在等你,便同你沉沦葬身在海底。

  这是苏锦年在微博写的最后一句话,然后发誓不再登录,留下了一句永别,离开了那个有三十万粉丝的角落。

  她记载了她所有的青春和这十年的爱恨情仇,从最初的男主角何以轩,到程佳尚和顾念琛,他们都喜欢穿笔挺的白衬衣还有银灰色的西服,笑起来有酒窝,眼神明朗,背影风华动人。

  可惜他们都属于苏锦年过去的岁月,她得到过失去过,于是对顾念琛,选择了介于两者之间的位置。

  她不知道自己还能在法国待多久,也许就是几年,也许就是几天,这个国度的神秘和梦幻不属于千疮百孔的她,可是她却舍不得这里的每一步,最初的心跳,最后的记忆。

  在这里她认识了顾念琛,那个在她凉婚时代撕心裂肺甚至万念俱灰出现的男人,如同漫天大雨中打着伞的身影,那一份安心和宁静,让苏锦年此去经年都难以释怀,仿佛镌刻在脑海里,无法随着时光消逝抹去。

  ——如果那年,她没那么固执。

  ——如果那年,她还在A城坚持。

  ——如果那年,如果没有遇见他。

  是不是,一切都会不一样。

  佛罗伦萨的小镇尽处有一片茂盛得像是童话里的森林王国一样的梧桐海洋,碧天远影皆空尽,翻山越岭未见沉。

  苏锦年拿起相机,站在古镇旁边最高的那一弯木桥上,很难想像这样的一座城市还有像中国南城一样的温婉多情,她知道自己孤陋寡闻,如果没有佛罗伦萨赋予她的最初的美好,她也许对这儿的认知,只是浪漫的街头拥吻,还有丰乳肥臀的女人回眸一笑灿粲然的深眸薄唇。

  一个帅气的金发碧眼的男人忽然闯进她的相机画面,他笑得无比灿烂爽朗,她的手一抖,忽然就按下了拍摄,放下相机的时候,他仍旧笑着,近在咫尺的距离。

  ——中国女孩?

  她惊讶于他清晰的唇齿发出的声音,愕然愣在原地,他笑得更欢,不住的俯身弯腰,克制不住一样,“我学了五年中文,我懂你说什么。”

  他站在她面前,拍了拍自己的鼓起的书包,从里面拿出来一个红色的硬皮本,递到苏锦年手里,“我很感激遇到你,在这里,我最喜欢的地方,送你一个纪念,我叫皮特,你们中国学生的课本上都有我,我是个好人。”

  苏锦年忽然忍不住笑出来,果然,皮特和丽萨还有琳达,是所有小学生和初中生都难以忘记的三个人,今天她竟然见到真人版本了。

  她笑着点头,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却忽然自卑竟然还没有这个男人笑得好看,他只是礼貌的回敬,再跑着走开,背影被阳光洒下来朦胧的罩住,美得恍若一个异国最浪漫邂逅的梦。

  她掏出手机给席恩和打越洋电话,她那边呜呜的响着,听不清说话的声音,她一脸兴奋的讲述自己刚才的艳遇,那边只是静静的听着,然后和她一起笑。

  青春时代总在等候的就是这样一个人,陪着自己欢笑痛苦,陪着自己花痴疯狂,可能把年少岁月都赔了进去,但还是义无反顾好像占了全世界人的便宜。

  “我怎么忘了找他要联系方式啊。”

  苏锦年忽然如梦初醒,再去找那个男人的时候,早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站在原地叹气,碧绿色的裙子和碧色的梧桐树连在一起,就像一幅画。

  “你是为了逃避顾念琛,跑到法国疗伤去了吧?都是女人,我理解,我要不是为了多轻松两天不被现实束缚得太紧,我也早回A城了,能在浙江呆这么久么,要是没你支援我,我差点就沿街乞讨了,这不是把人丢到外地了么。”

  席恩和一语道破,这样的犀利和直白,是苏锦年最害怕的。

  “没有,就是来散散心,我工作那么累,我犒劳自己不行啊?你一个月万八千的还能往南城去假公济私玩儿一圈呢,我年薪六位数就不能挥霍一次么?”

  席恩和点头说好好,你犒劳自己,我也犒劳呢,我这次回到A城带了一个人回来,你都没来得及见一面就走了,是不是永远都不回来了?

  苏锦年抿着嘴唇仰起头,天空湛蓝澄澈,是在国内看不到的风景,她几乎沉醉了,闭着眼扬起手臂,“这么好的地方,也许吧,每年还是会回去看看你和我妈的。”

  她忽然回味过来什么,睁开眼,“你又带了个人回去,男人么?”

  席恩和咯咯的笑着,“女人我还有必要跟你说么,刺激你一下争取早点结婚啊?”

  “那你这么快就从上一段情伤里走出来,席恩和我感觉你的心都不是人肉做的。”

  席恩和莫名笑得更大声,好像要山崩地裂了一样。

  “第一,我承认我水性杨花红杏出墙,还没和金奎离婚呢就脚踏两只船,但是我是女人,生活的压力我不如男人更能担当得多,现在我要靠自己养活金奎妈和我女儿,这样辛苦我怕我坚持不了多久,如果我能嫁个好男人,而他也愿意帮助我赡养金奎的家人,我想我的一生都再没有比这个更幸福的时刻了,第二,我没打算和金奎马上提离婚,如果我们合适,如果我们能走到最后那一步,我也不是完全为了我自己,相信金奎会理解我,但是如果他以后有任何困难,第一个站出来帮助他的,甚至愿意把命都搭进去的那个人,一定是我席恩和。”

  苏锦年忽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席恩和这样的勇气,在追逐幸福的道路上从不肯停歇,其实她不是不羡慕。

  只是那样的义无反顾的时光,她忽然觉得拿不起力气,总是懒懒的,害怕付出也害怕失去,得到的会患得患失,得不到的会念念不忘,索性逃避,逃到天涯海角,没有得与失,就不会痛与笑。

  “他是做什么的啊,还是销售?”

  苏锦年说完就忍不住笑出来,她和席恩和不愧是好姐妹,一个输的体无完肤是因为何以轩,一个败得一败涂地是因为金奎,他们唯一的共同点是销售,也痴情得像个傻子,却还被人一而再再而三的误会。

  想起何以轩苏锦年胸口没忍住一阵心疼,她用力捂住,蹙眉呼吸,好半天才平复自己,都没能完全走出来上一段旧情,怎么能接受顾念琛那么火热的承诺,她要对自己负责,也对他公平。

  “律师,人家都说铁饭碗好,但是我不图这个,跟我没太大关系,挣多挣少能吃上饭养的起老婆孩子就是好男人,千万富翁那都不现实,真娶了你你也提心吊胆,何必让自己过得不愉快,至少律师通情达理见多识广,他能理解我的狼狈和无助,而且这辈子老娘都再也不碰销售了,靠嘴吃饭的男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靠谱的地儿。”

  苏锦年沉吟了一遍,“那恭喜你了,不过律师不靠嘴辩护难不成靠脚?一上法庭全都脱鞋脱袜子抠脚趾?算了我不和你争执了,一直说不过你,言归正传,你打算什么时候办喜酒,我一定回去参加,当不成你的伴娘,好歹做个证婚人。”

  席恩和忽然眼眸黯淡下去,咬着嘴唇看着自己的手指,“早着呢,人家单身,一次婚都没结过,更别提孩子了,我呢,带着闺女的大龄离异女,还有个婆婆,我不可能放下金奎妈不管的,人还是要有良心,虽然我前面说的那么好,但毕竟还没坐下来好好商量过,我哪儿知道他到底怎么想的呀,想得太好往往失望越大,老天爷最喜欢在寂寞的时候和人开玩笑,而且我觉得,我们也许长久不了。”

  苏锦年不明白,“那你为什么还耽误自己的功夫,明知道成不了。”

  0最,√新i章%\节上R酷;匠网“

  席恩和仰起头看着阳台外面王希忙碌的身影,忽然觉得很幸福,胸口一阵温暖的感觉流过,慵懒而舒适。

  “走一步看一步吧,为了遥不可及的未来,何必把自己的现在耽误呢,我才三十,到五十我才会消停,之前怎样折腾都不算过分,我只是想给我老了的时候留一份回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